孔令海:那人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谢小毛 / 2013-01-03 15:24
路上,有不错的景致,朗月清风、茂林修竹、远岫寒沙;当然,也有疾风骤雨、荆棘密布、绝壑幽岩;甚至,也会有充满温情与诱惑的陷阱。

那人,在路上。

路上,有不错的景致,朗月清风、茂林修竹、远岫寒沙;当然,也有疾风骤雨、荆棘密布、绝壑幽岩;甚至,也会有充满温情与诱惑的陷阱。

那人一路走来,经历的多了,自然见识也多了,所以他比他的同龄人更睿智,也源于他的天资与勤奋,他比和他一起出发的人走得更远,更坚实。40岁,是男人收获的季节。因此,他的疲惫与孤独,也在丰收的喜悦里慢慢淡去了。

那人是农民的儿子,骨子里割不断农民的血脉。他具有吃苦耐劳等农民应该具有的品质,当然,也继承着农民的狡黠与谨慎。好在,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在我谈到农民这个词汇时,没有时下城里人谈到农民的鄙夷与不屑。

他生于60年代,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一个背过砖卖过菜种过地扛过枪裱过画的孩子,在一个苦难与动荡的年代里摸爬滚打杀出一条路,便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过更多的人尊重他,却来源于他的作品本身,及作品里透出的率真与纯粹。

那人就是我的朋友——中原谢小毛君。

这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的大染缸里,几乎每个人都把自己涂得花花绿绿,出演着一个个欺骗自己或者欺骗他人的角色。在这一片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喧嚣中,大家都学会容忍学会习惯学会纵容学会参与那“三岁小儿朝学艺暮已自夸其能”的沿街叫卖了。

这很容易的让我想起大棚菜和转基因。科学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刚习惯在冬天里吃上西瓜吃上新鲜的蔬菜,便又得学会欣赏那鸽子蛋似的西红柿和蓝洼洼儿的圆白菜。在这满世界都是大棚扣出来或基因转出来的书画家堆里,纯粹便显得更加必要。柴鸡蛋比“鸡蛋”更贵一些,这也许正是小毛存在的理由吧!

说小毛纯粹,是因为他没有走捷径,诗书画印均有涉猎。诗书画印,这是古人对文人画家综合修养的评判标尺。但纵观书画史上,能书画者众,能书画印并重者寥寥,四艺俱佳者凤毛麟角。至近现代,惟白石老人一人矣。

白石老人的成功,在于他的率真、纯朴、大智慧及超常的勤奋。为了不干农活儿,去做雕花木匠;因为画画比木匠多赚钱,便去学画画;为了更像一个文人画家,便去研习诗文。动机单纯,办法简单。认准了一头扎进去,触类旁通,渐入佳境。

所以对于小毛,我有更大的希翼。天资聪慧,勤奋有加,处京华贤达会集之地,用寻师访友之便利,勇猛精进,背后有发妻麦香打理家庭琐细之事,如此净思虑,绝尘俗,假以时日,前途岂可限量?

观其诗文,无俗韵之失,可与知者道,不与俗人言;语句清新,遣词造句不生僻,自得天趣。其中常有类“淡泡粗茶养太平”之惊人诗句,惊之在以小毛年纪,有如此老成之气象,看似语出平常,信手拈来,实则格高韵古,暗藏机锋。就算有点野气,也终瑕不掩瑜。况诗词不惧野而惧俗,平仄格律等技术层面的东西,对小毛这样的聪明人,不算难事。其书评印评,均有独到见解,洋洋洒洒数十万字,把自己多年的学养积累和艺术感受融会贯通,对同辈学人,尚有启迪,对初入此门者,不失为一笔财富。

观其书风,直觉清风拂面,有山僧野叟悠游自得之气象。真草隶篆均不失法度,尤其行草书,点画舒畅自由,纵横恣肆;用笔行云流水,毫无阻滞。书卷气浓厚无孱弱之弊,仪态万千无俗韵之失,大不易也。若把小毛行草书以十分计,窃以为五分才气,三分豪气,两分油气。才气纵横,本不为过,但恃才必傲物,优于此恐失于彼,或可收敛一二?言豪气者,因书风先声夺人,山风袭人。小毛乃性情中人,待人接物,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打诳语,字如其人,是其特点所在。也许随着岁月流逝,人书俱老,那应是另一种境界。言油气者,惟过在手熟,在近年作品里日显。生后熟是书法的一个必然阶段,弟有一愿,那就是愿小毛的熟后生、劫后生来得更快一些吧!

观其篆刻,法宗秦汉,多参入明清印风之多变,刀法内敛,线条瘦硬挺拔。朱、白文印,肖形印各有千秋,边款放逸,多用行草或篆书,气势酣然,痛快淋漓,俨然自成一体。我个人尤喜其白文印,或洪厚,或轻快,或温淳沉毅,或利落秀颖,皆如高士之行走坐卧,有脱尽凡胎之象。方寸之间,上可演乾坤之大,下可绎人心之微,实在令人生羡。

观其绘画,花鸟、山水俱佳,花鸟有八大气象,山水得宾老风致。小毛近年多作山水,有深厚的书法功底做后盾,他成熟得很快。加之综合修养到位,眼高手不应低,短短几年,已然有规有矩,不落凡人窠臼。所谓笔墨不欺人,山水画是中国画的主流,学人之秉赋性情,审美趋向,品格高低,一望便知。黄宾虹先生笔墨华滋,一改清人画作柔靡之风,当今画坛趋之者众,时人得其皮毛,便已沾沾自喜,自诩大师再世。小毛得其风骨,为己所用,加入自己的理解,画面很厚,是其长处。书道画道无二致,当其时,正应收临宋元名迹,悉心研习,取古法可医大病啊。古有笔精墨妙之词,笔不精失格,墨不妙失韵,墨妙其用大矣。

2000年小毛在中央美术学院这个美术界最高学府里“薰了薰”,算是了却了小毛一个初中生的遗憾。这一年,或许把小毛对美院科班的一点神秘感给揭破了,但在我看来,或许不是坏事。美院老师所讲,皆至常画理,没有什么秘籍,但画理同事理,“三岁小孩皆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期间又有崔先生等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或可受用终身。况事若分子丑寅卯,有迹可循,或已坠入小道,亦未可知。

小毛事业初成,声名鹊起,弟有一言送君:却早誉以求行远,那人注意噢!对于小毛的作品,我算是门外人看门里人,自然有看不清楚的地方,难免有辞不达意,立论未周处。探讨多于溢美,权做酒后狂言。不过那人知我不善酒,托词酒后者,也算我农民的狡诘吧!

                                   丙戌春夜再读小毛作品于醉山庐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