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现代性哲学话语诸面向

核心提示: 本文则要探讨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其余三个层面如何围绕着主体性原则建构起来。我们将沿着以下轨迹来勾划现代性哲学的诸面向:主体性在科学领域(“真”的王国)的体现——客观性;主体性在实践领域(“善”的王国)的体现——道德自律;以及,主体性在审美领域(“美”的王国)的体现——艺术自主。

[内容提要]前文讨论了现代性哲学如何在主体性基础上确立自身——这可以视为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形而上学层面(“基始”)。本文则要探讨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其余三个层面如何围绕着主体性原则建构起来。我们将沿着以下轨迹来勾划现代性哲学的诸面向:主体性在科学领域(“真”的王国)的体现——客观性;主体性在实践领域(“善”的王国)的体现——道德自律;以及,主体性在审美领域(“美”的王国)的体现——艺术自主。

一  客观性:现代性的科学原则

主体性原则不仅奠定了现代性哲学的基础,而且也决定了现代文化的基本形式。这首先表现在客观化的科学中,科学在解魅自然的的同时也解放了认识主体:“因此,所有的神迹都不被准许:因为自然现在已成了一个被认识和认知的规律体系;人居住其中,并且只有这样他才能居住其中;他是通过他从自然那里获得的东西而拥有自由的。”1关于现代科学兴起的原因、史实及其与现代哲学的关系的文献汗牛充栋,现代科学对现代社会、经济、制度与文化的深远影响的论述同样也是一个太大的题目。我们在这里探讨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现代科学兴起与现代性的关系这一大题目,我们仅对现代科学的兴起与现代主体性原则的确立相关的若干主题进行必要的讨论。这样,我们就可以将主题限定在以下两个方面:1)科学及其科学世界观的兴起对自然的解魅;2)现代科学在主体的解放或自由主体原则的确立上所起的作用。

现代科学(通常又被称为近代科学)是何时兴起的?怀特海在《科学与近代世界》一书的开篇中认为起始于十六世纪——这恰恰是我们定义为“现代”的历史时期的开端。这就为我们对于现代科学与现代社会的关系问题的讨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点。怀特海是这么说的:

公元16世纪时,西方基督教发生了分裂,同时,现代科学也欣欣向荣地发展起来了。……在科学上,哥白尼和弗萨柳斯可以作为代表人物。他们典型地表现了当时的新宇宙观和强调直接观察的科学精神。乔尔丹诺·布鲁诺受难的原因虽然不是为了科学而是为了自由构思的玄想,但他却是当时的殉道者。严格地说来,近代科学的第一个世纪是由于他在1600年的死而开了先河。2

现代科学之兴起的过程亦即世界之脱魅的过程。直到文艺复兴时期,西方人还保持着活物论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一般而论是原始思维中万物有灵论的残余,3特别地讲则属于西方基督教正统之异端泛神论4——认为世界是一个自足的整体,规律不是上帝从外部强加于世界之上,而是世界本身的形式,上帝也不再是“不动的原动者”,上帝即世界本身。卡西尔认为,文艺复兴时期的自然观的基本原理可以用下述公式来表示:不应在被创造物的王国,而应在创造过程的王国寻求自然的真正本质。自然不仅仅是被创造物,它还分有原创的神的本质,这样一来造物主与被创造物的二元论就被抛弃了。被推动的自然不再与神圣的推动者相对立,它成了推动自身运动的原创的形成原则。自然有能力从自身内部展开和呈现形式,因而带有神的印迹。上帝本身进入了自然过程。正如布鲁诺所说:

上帝不是一种无所不在、无所不管的外在智力。运动便是他自身的性质、现象和灵魂,他的真正尊严,不在于使在他的胸怀里生存的诸多实体运动,而在于成为运动的内在原则。5

在谈到伽利略的发现的意义及其与教会的冲突时,卡西尔认为,教会一般地说并不攻击科学研究的个别成就,因为那些成就与教会学说本是可以调和的。伽利略本人就长期相信这种调和是可能的,并且忠实地为此目的而奋斗。然而,导致他的最终失败的悲剧性的误解在于,他在努力调和这种对立时是南其辕而北其辙,而且他本人低估了自己带来的方法论的根本创新。教会不能容忍的、威胁教会的真正基础的,乃是伽利略宣告的新的真理概念。与启示的真理一起,现在出现了一种独立的、新奇的自然真理。现在,唯有数学构图、图形和数学,才能恰当地表达自然真理。《圣经》中的启示决不可能这样鲜明、清晰和精确,因为字词本身总是多义的、含混的,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反之,在自然中,宇宙的整个计划是以其不可分割、不可移易的统一性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它显然是在等待人类理智去认识它、表述它。6

怀特海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从文艺复兴的自然观到现代自然观的转折,是一场从目的论自然观到动力因自然观的转变。他说,宗教改革和科学运动形成了历史性革命的两个方面,这一历史性革命就是文艺复兴后期的主要思潮。这一思潮中包含着两个方面,一个是复溯基督教之源,另一个是弗兰西斯·培根主张动力因而反对目的因。也正是这个缘故,伽利略才和他的对手不知不觉地陷于一种无法解脱的矛盾之中。伽利略所谈的一直是事物是如何发生的,而他的对手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说明事物为什么发生。7

不过,在16世纪与目的论自然观相应的活物论世界观向与动力论自然观相应的机械论世界观(18世纪)转变之前,科学史与哲学史都还必须经历一个17世纪的数学自然观。帕斯卡在他的《论几何精神》一书中进行了严肃的尝试,试图在数学与哲学之间划出清楚明确的界限。他把“几何精神”与“玄妙精神”对立起来,并力图阐明两者在结构和功用上的差别。但这条鲜明的界限不久就湮灭了。例如,封德奈尔在他的《论数学和物理学的用途》一书的前言中说:“几何精神不是只限于几何学领域,以致不能脱离几何学,不能运用于其他领域。伦理学、政治学、文艺批评甚至雄辩术等方面的作品,如果是以几何学精神撰写的,就会完美得多。”8可以认为,数学自然观由伽利略、笛卡尔开创,在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得到最终确立。

当然,正如卡西尔所说的那样,要评价自然科学在人们提出并形成现代宇宙图景的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我们就不能只限于考察科学发展给我们周围的世界所添加的某些个别的特征,虽然这些特征决定性地改变了世界的形象。科学的真正成就并不在这儿;与其说科学的真正成就在于使人类理智得以探究新的客观内容,不如说它归于人类理智以新的功能。对自然的认识不仅引导我们进入对象世界,而且起着帮助理智发展自我认识的媒介的作用。理智的最高力量,它的最深刻的真理性不在于超出自身而进入无限,而在于它能独立于无限,在于证明尽管存在是无限的,但理智自有其纯正的统一性。乔尔丹诺·布鲁诺率先提出了这种新见解,在上述意义上确定了自我与世界、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人及其已经一劳永逸地从启示的仆从地位当中摆脱出来,成为自己乃至整个世界的主人。那这样一种现代景观中,人经由把世界确立为对象,而将自身确立为主体。9

一种崭新的世界观诞生了。在这种世界观中,现代科学与其说是现代性的本质,还不如说现代性乃是现代科学的本质。只有在现代性中,也就是在现代性的主体性原则中(人上升为主体),现代科学的客观性要求才得以提出(世界由此沦为客体或对象)。关于这一命题,没有哪位思想家像海德格尔那样深刻地揭示了现代性的本质:现代性的本质在现代科学中得到了最后的体现,而现代科学则是现代性的完成状态。在《现代科学、形而上学和数学》中,海德格尔驳斥了现代科学的本质在于其实证性(或事实性)、实验性和量化(数学化)的说法,认为这些说法固然不错,也仍不足以揭示现代科学的根本。海德格尔认为,“凭上面在种对现代科学的特征的刻划——即所谓现代科学是事实科学,是实验科学,是测量科学——我们并没有涉及到现代的认识态度的基本特征。这个基本特征必定在于根本上决定地支配和规定着科学本身的基本运动的东西:这就是与物的交道方式和对物之物性的形而上学筹划。”10

海德格尔表明,以事实科学、实验科学和量化科学或精确科学来界定现代科学的本  质,充其量只是对现代科学征象的一般性描绘,尚未把捉到现代科学的真正本质。现代科学的真正本质在于现代的认识态度:一种形而上学地先行筹划、把握世界的方式。海氏天才地说明了以下这点:不是数学,使得现代科学成为可能,相反,是现代人对世界的先行筹划——将世界把握为对象、把握为客体——才使得世界(物)被数学地加以把握成为可能:“对于数学因素之本质的这一番简短思考是由我们下面这个主张引发的,即:现代科学的基本特征是数学因素。按上面所说,这并不意味着现代科学是用数学进行工作的;而倒是在某种程度上探讨了,狭义上讲的数学只有根据现代科学才得以发生作用。”11海德格尔以牛顿第一定律和伽利略在1638年发表的谈话为例,令人信服了说明了,现代世界观是如何将无限丰富性的物还原为在均质的时间与有序的空间中均匀分布的节点,从而将世界数学化的。海德格尔分析道:“在这一心灵设想中预先就包涵了对于每个物体本身也即物体因素来说都应是决定性的东西。所有物体都是相同的。没有任何运动是优越的。任何位置对于任何物体都是相同的;每一时间点对于每个物体都是相同的时间点。任何力只是根据它的运动变化——这一运动变化被理解为位移——中引起的东西来加以规定。对物体的一切规定都有一个基本轮廓,据此轮廓,自然过程无非是质点运动的时空规定。这一关于自然的基本轮廓同时也限定着自然的普遍同一的领域。”12

因此,数学所涉远不止是现代科学的方法,相反,它关涉现代人对世界的整体性把握。现代人将世界整体把握为可以用数学加以处理的纯粹物、客体、对象。“所有这一切发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在其中,数学因素早已从一个世纪以来日益涌现出来,成为思想的基本特征并趋向于明朗;按照这一对世界的自由筹划,这个时代开始走向一种新的对现实的进攻。……这意味着:数学因素在其本己的内在需要意义上要自我论证;它要明确地把自身展现为一切思想的尺度,建立由此出现的法则。根本上,笛卡尔也参与了这一对数学因素的基本涵义的思考工作。由于它关涉存在者和对存在者的知识的整体,这种思考就必然成为一种形而上学的思考。这一在对数学的奠基的维度上和在对形而上学的沉思的维度上同样原始的推进工作,首先标征出笛卡尔哲学的基本立场的特点。”13海德格尔的这一思想把对现代科学的本质的论述一下子提升到这样的高度:不是通常认为的现代科学决定了现代性的本质,相反,倒是现代性对世界的筹划方式(现代人与物的交道方式)决定了现代科学的本质。正是现代性的这种将世界把握为纯粹对象与客体的方式,使得世界被简化为主-客体对立的世界。现代性的本质在于:人上升为主体,世界则沦为客体。14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