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刘涛:简约的书法史观

核心提示: “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现在几乎成了书家的常识。但是知道这则名言出自清朝乾隆时代学者书家梁的人并不多,即使当今的书家,也很少知道梁其人。我“认识”梁是在一九八○年夏,暑假期间天天到武汉市图书馆看书,读马宗霍《书林纪事》才知道梁,是他指引邓石如走上学习篆隶书法的正轨。梁的书学修养极高,比较有名的著作是《承晋斋积闻录》,一直有抄本在民间流传,民国初年才刊行。一九八四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了此书的点校本。梁的这部著作是笔记体,其中不乏真知卓见,大概因为流传未广,不大为人所知。

“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现在几乎成了书家的常识。但是知道这则名言出自清朝乾隆时代学者书家梁的人并不多,即使当今的书家,也很少知道梁其人。我“认识”梁是在一九八○年夏,暑假期间天天到武汉市图书馆看书,读马宗霍《书林纪事》才知道梁,是他指引邓石如走上学习篆隶书法的正轨。梁的书学修养极高,比较有名的著作是《承晋斋积闻录》,一直有抄本在民间流传,民国初年才刊行。一九八四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了此书的点校本。梁的这部著作是笔记体,其中不乏真知卓见,大概因为流传未广,不大为人所知。

梁的那则名言是对古代书风的评价,也是书法史观的表达。但这一思路是承袭晚明大书家董其昌而来。董氏《容台别集》(卷四)有这样一句话:

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

清朝许多书家都知道董其昌这一说法,道光年间的书家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说:“晋人取韵,唐人取法,宋人取意,人皆知之。”但是梁表述时把董其昌所说的“取”换成了“尚”,并且把历史时段延伸到元、明两朝,句式更为简洁,朗朗上口。所以今人大多引用梁的话,竟忘记了原创者是董其昌。

董、梁的归纳,仿佛把晋朝到明朝一千多年的书法史作了“总结”,颇有“宏观叙事”的气派。认真分析起来,董、梁表达的史观多少有一些差异。董其昌说“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似乎当时书家的主观意愿就是如此,有如“历史的同情”。梁“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的表达,更像是后人的体认和判断。

梁对董氏这一史观的发挥,不止增加了“元明尚态”这一条,他还有一则笔记与此说有关,道董其昌所未道:

晋书神韵潇洒,而流弊则清散。唐贤矫之以法,整齐严谨,而流弊则拘苦。宋人思脱唐习,造意运笔,纵横有余,而韵不及晋,法不逮唐。元、明厌宋之放佚,尚慕晋轨,然世代既降,风骨少弱。(《评书帖》)

这段话也可以看作梁对“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所作的注解。按梁的意思,每一朝代的书法都是利弊相生,后朝为矫正前朝书法之弊而成就当朝书法之特点。这段话很有辩证分析的风采。周星莲对董其昌之说也有一番发挥,则是从学书的角度立言:“吾谓晋书如仙,唐书如圣,宋书如豪杰。学书者从此分门别户,落笔时方有宗旨。”(《临池管见》)

董、梁之说是当时精英阶层对书法史的一种概括。他们精通书法技法,又熟悉历代的书法作品,更有学问和智慧,才能这样简练地表述。虽然董其昌并没有充分的论述,梁的解释尚欠深掘,在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他们表达的书法史观在那个时代可谓精辟之论,所以能够得到隔世的呼应。直到现在,书家仍然津津乐道,不少论者撰写书法简史皆以“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作为叙述书法史的构架,都证明董、梁的史观已经转化为大众熟悉的书法常识。

董、梁的史观性表达,固然简明而概括,但是面对具体而复杂的历史情状,用一个意象模糊的单音词来概括一个朝代的书风,很难完全吻合纷繁的历史实况。

因为,就一个延绵几百年的朝代来说,各种书体的盛衰并不一样,大的书风也在变迁。例如唐朝,欧、虞、褚、颜、柳的楷书,孙过庭的草书,唐玄宗、韩择木、徐浩、史惟则等人的隶书,李阳冰的篆书,无不讲究法度。但是玄宗开元、天宝时期流行的狂草也是唐朝书史上的奇葩,引得李白、韩愈这样的文豪写诗夸赞。张旭、怀素写狂草,挥笔之际是一副癫狂之态,逞一笔书的笔势,点画恣肆纵横,米芾曾斥为“变乱古法”。那么,用一个“法”字还不能囊括唐朝的书风。

晋朝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我们知道,隶书在西晋还相当兴盛,而且碑志上的隶书写得非常严整,这是“尚韵”还是“尚法”?东晋王羲之擅长草、行、楷三体,其行、草书又有多种面貌,南朝人称“王羲之书如谢家子弟,纵复不端正,爽爽有一种风气”,由此来看,王书属于“尚韵”还是“尚意”还是一个有待证明的问题。我们还发现,王羲之在书信中时常用“意”这个概念评论书法“飞白不能乃佳,意乃独好”(《全晋文》卷二六);“复与君,斯真草所得,极为不少,而笔至恶,殊不称意”(《全晋文》卷二二);夸奖“子敬飞白大有意”(虞龢《论书表》)。如果“晋人书取韵”或者“晋尚韵”是历史的本然,王羲之为什么不用“韵”这个概念评论书法呢?

再看宋朝的书风,人们习惯称苏、黄、米三家为尚意书风的代表,且不说他们都生活在北宋后期,三家之间也大有分别,苏轼自称“我书意造本无法”,而黄庭坚写字却是“理性”十足,米芾则以功夫胜,如何能用“尚意”把他们归为一派。

由于历史情状的复杂,某一时期的书家各自的志趣与指向又有不同,而董、梁的书法史表达得又如此简约,它的概括力就受到限制,至多点明某个朝代的主流现象,或者是这个朝代某一时期的成就,甚至只能是书风的某个侧面。当我们利用的时候,一定要加以审视或检查。从书学史的角度看,这种以简驭繁的表述方式可以看作明清书家书学家对书法史的发明和贡献,仍然是一份值得注意和借鉴的书学遗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二天 喝斥 男子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