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马龙:谢小毛印象

核心提示: 十多年前知道他,是在书上、报纸上。书画大赛的获奖名单上总是赫然印着一个叫小毛的大号。

十多年前知道他,是在书上、报纸上。书画大赛的获奖名单上总是赫然印着一个叫小毛的大号。

十年后知道他,是在一本叫《国画研究》的杂志上。书上有他的照片、作品,他是主编。噫,这斯来北京了???

与他相逢,是在一个画家的画展上。别人介绍他就是谢小毛,我小吃一惊,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那天一高兴,被他劝喝了很多酒。

与他的前五次见面,共喝了五次酒,其中两次喝大,两次夜不归宿,我都担心有一天会被他带“坏”了。

去过他的办公室,简单宽敞,现在三个人做一个杂志,忙得不亦乐乎。

去过他家,一个人的三居,除了架上的图书按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分门别类之外,其他就稍显凌乱。呵呵,不禁感叹,这哥们儿有点像我。

他经历坎坷,十七岁怀揣五块钱与老爸分家,烧过砖,唱过戏,当过兵,裱过画。后来弄把小刀刻石头,拿起秃毫写行草、涂家山。

他乐观,看着生活条件一步步一点点提高,他相信自己的未来,说这样下去是能过好日子的。

他知足,他觉得过去的挫折和苦难如今都成了宝贵的财富,并为此感到无比的幸福。

他朴实,说自己只是个画画的,别的叫咱弄,咱也不会呀,弟儿们。

他实在,别人叫他艺术家,他却说,其实艺术也没那么神圣,我做这个只不过是为了混饭罢了。整天吃不饱饭,谈个求艺术!

他自省,他说:“我现在的问题也是很多啊,别人给提了很多意见,我还一直在想办法改呢。”

他风趣,说话时挤眉弄眼,眉飞色舞。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第一次见面的美女,他双手捂着脸,却从指缝里偷看人家,还说:“都怪你长得太好看,我要是不看,心里怪难受,要是老看,又怕人家笑话。”

他亲切,跟人说话,总是咱咱的,刚见一次面,咱们都是弟儿们了。

他执着,他说他会一直弄下去,不管最后弄成啥样子,弄成啥样是啥样吧。

他洒脱,犹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行乎所当行,止乎所当止。他说:“有时候你得弄,有时候可是不能弄。”

他自嘲,他会给你讲他掉链子的事情,然后笑笑说,谢小毛有时候也不中。

他抱怨,有头脑的朋友如日中天,会钻营的人飞黄腾达,他说他看不惯。

他转文,虽没上过几天学,古体诗写得也支棱支棱的,《二谢堂艺丛》里的诗文都是他的手笔。

他粗俗,跟人熟了,他同样出口成脏,可这脏却使他显得干净。

他健忘,尤其是喝完酒的时候更严重。一次给他看作品,没说一句好,害得我半个月没再画过画。后来见面了他问我,你是不是也画画啊,哪天拿作品来弟儿们给你看看啊!

他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他还在路上跋涉,

他说话了,先弄着再说,

……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