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闲话小毛书法

核心提示: 作品集快要付梓了,却苦于没有文章,便请王忠勇、陈晓宇、杨权国等几位同道到二谢堂看看作品,喝茶聊天,以便动笔。几位都是好朋友,来了以后都很高兴,我想,以谈话的形式写篇文章也不错,这样可能会更生动、有趣,把谈话录下来,整理一下就行,和几位商量后,便坐在电脑前看作品,于是便有了这篇“闲话小毛书法”的录音整理稿。

时间:2004.6.19

地点:二谢堂

作品集快要付梓了,却苦于没有文章,便请王忠勇、陈晓宇、杨权国等几位同道到二谢堂看看作品,喝茶聊天,以便动笔。几位都是好朋友,来了以后都很高兴,我想,以谈话的形式写篇文章也不错,这样可能会更生动、有趣,把谈话录下来,整理一下就行,和几位商量后,便坐在电脑前看作品,于是便有了这篇“闲话小毛书法”的录音整理稿。

谢小毛:晓宇,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但真正聊天的时间不多,我从朋友那里知道你对我的字有这样的感觉,好象说是很随意很放松,我听了很高兴,觉得你挺理解我的。

我自己是这样想的,写字没有必要非得正襟危坐,也没有必要处处都到,故意拿个什么架子,很拘谨地去写是写不好字的,如果心思都在某种“法”中,自然也就到不了无法之法的大法中,我讨厌那种装腔作势的字,而这种字是不可能有真性灵、真性情在的。这可能和我本人的脾气性格有关,我写字大多是跟着感觉走,跟着情绪走,到哪儿算哪儿,很情绪化,不去要求自己非要写成个什么样,这一段时间这样写得多一点,又一段时间那样写得多一点,所以就难免会给人一种不太统一的感觉,而我又不是十分在意这一点,总是在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得意的那种方法去学习,去创作。再一个,作品应该让人初看不怎么样,而越看越有味道才行,我觉得功夫不应该仅仅表现在表面上,而更多地应该是暗含的,深层次的。有时想想,能很放松地去写字其实也是一种功夫,一种境界,这种功夫有些人一辈子可能也做不到。很多人在写字的时候动作太具体,太实在,使得线条很机械、刻板,了无生趣。我们写字的时候当然应该按照某种法度去写,但不能有过多的顾虑,更不能有过多的算计,写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看法,或者说是对书法艺术的一种认识吧,对不对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这可能更多地和自己的知识结构以及性格有关。我说这些算是在你们没有说前的简单说明吧。

王忠勇:你的这一番话算是你对自己的评价,或者说是分析,或者说是你写字时的状态吧,你所想的、所追求的就是你所流露的,其实你不用介绍我们也很清楚,我还是比较了解你的。再一个,字里面也能说明很多问题。你老兄的行草书这几年给我的印象、感觉还是文人的那种书卷气多于我们河南的那种大氛围的所谓的金石气。你的字在很多不经意的地方带有一些闲散的感觉,很超脱,很文气。其实这种字给人的感觉就是再工不显得死,再粗不显得野,它能很好地体现文人的这种情怀,就像你刚才说的,自己的情绪到哪它到哪,没有过多的机械地安排,你看你的这几件隶书也有你追求的东西,线条还有简书的那种抒情达意的那种感觉,而并不是用明清人和现在大部分人写隶书所追求的那种苍老呀、稚拙呀那种感觉,还是比较生动、自然的。其实代表你行草书面目、水平的还是条幅,也是我这几年所关注的,你的有些条幅写得很精彩,大的基调感觉是明清人里边比较畅达一路的,有傅山、徐青藤等他们那种传统的语汇在里边,但如果仔细地从每个字的造型以及用笔习惯上来说,你和他们拉得是很远的,对他们的理解、认识、取法可以说是遗貌取神吧。

谢小毛:这里有一批东西,是前年写的,你们看看。当时临了一段时间祝枝山,也看了一段黄庭坚,写了有一百多张,这是选的一部分。

王忠勇:但我看你的字里祝枝山、黄庭坚的东西并不多。

谢小毛:是,不多,还是积习难改呀,但临一段时间还是有体会、有收获的,也拿了一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这一批东西我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我感觉相对于我自己的其他作品,讲究了点法度,用笔、线条的变化好像也多一点,你们感觉呢?

王忠勇:我看未必,我觉得整体感觉并不一定比你的其他作品更感人,我印象很深的是你的那几件作品,就是左下方留有一大片空白的那种,这里有没有?

陈晓宇:对,这好象已经成为你的一种模式了,字很洒脱,但有些地方还有些生拙味。你的《中原星座》里有,《大河风》那个集子上也有。

王忠勇:你这几件作品很能代表你的水平,就是让人一想就能知道你谢小毛是个啥面目。你看《陶博吾诗轴》这一件就很漂亮,变化也多,自然,没有顾忌,你写得时侯可能没有那么多想法,可偏偏这里边有很多东西,比如把碑的这种感觉加到里边也很协调,也有傅山的那种缠绵,在里边也很协调,时不时还冒出点隶书的东西,比如有些地方就有石门的感觉,这都很不错,能把这些东西有机地揉到一块,说明肚里有这些东西,而且是随机取用的,我感觉不错。反正你的这种字让人看起来是一种才情的流露,是玩才情的,观众会立刻去从才情等方面来衡量你、要求你,而你的另一部分作品观众会自然地从法度这方面去衡量你、要求你,可你的字偏偏又不是以法度取胜的。你的这两种作品给人的感觉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你应该让观众,让评判者从才情这方面去要求、衡量你,因为你不是以所谓的功夫、法度取胜的,而你平常又不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所以我觉得你应该避虚就实,把弱的一面藏起来。

陈晓宇:你要尽量地从你的才情这方面去努力,去开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