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谢麦香:我爱我家

核心提示: 我和小毛是一块儿长大的,他比我大一岁,住的是前后院。从小学到初中我们都在一个班里读书。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小伙伴们也都知道他画得像、画得好。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全县有一个儿童画展,我们学校只有他一个人的三幅画去参加了展览,同学们都去“公社”看了展览,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着其中的一幅画:画面上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抽水机抽出清清的水,头戴毛巾的老伯高兴地在给麦田浇水。我当时看过以后觉得小毛真有本事,能画出这么好的画。

我和小毛是一块儿长大的,他比我大一岁,住的是前后院。从小学到初中我们都在一个班里读书。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小伙伴们也都知道他画得像、画得好。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全县有一个儿童画展,我们学校只有他一个人的三幅画去参加了展览,同学们都去“公社”看了展览,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着其中的一幅画:画面上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抽水机抽出清清的水,头戴毛巾的老伯高兴地在给麦田浇水。我当时看过以后觉得小毛真有本事,能画出这么好的画。

小毛十一岁时母亲就去世了,他没能上高中。十七岁时,爸爸分给他五元钱,一斗麦子,几个锅碗和不足十平米的小屋,于是他便开始了他的独立生活。他种过地,喂过牲口,唱过戏,在砖瓦窑干过苦力等,一切都得靠自己努力,自己照顾自己。他说有一次从地里干活回家已经很饿了,赶紧和面、烧火做了一锅面条,慌慌张张准备吃时却弄翻了少一只腿的小锅,面条全都洒在了地上,他又气又恨,只能自己看着地上的面条抹眼泪……

后来他去了部队,我读高中,俺俩断了联系。毕业后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别人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条件都很好,可我一个也没见,我很自信,我已经有对象了,那就是小毛,尽管我没有向他表示过什么,但在我心里已经没有了别人的位置,尽管他家里很穷,我相信他会有出息的。后来,我在表哥那里知道了他的地址,就给他写了一封信,直截了当地向他表明了心思,就这样,我们偷偷地信来信往差不多有一年,一直到他探家时,我才向家里人说明了我们的关系,由于他的家庭条件实在太差,跟个孤儿差不多,我给父母做了很多思想工作,他们才勉强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可由于种种原因,三年后,我们还是分手了。之后,我们虽然各自又在家庭的“关心”下找了对象,但彼此都感到离不开对方,在分手不到一年后,我们又各自不顾家人的反对,不顾种种压力,终于走到了一起。

1988年2月25日,农历正月初九早上八点,天下着大雪,我们没有举行婚礼,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向我们祝贺,没有任何仪式,我带着几件平时穿的衣服,坐着他的自行车,顺着沁河大堤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我结婚了,无数次想象过的出嫁场面成了我永远的梦想;眼前翻飞的雪花成了我新婚的礼花;耳边呼啸的风声成了我新婚的进行曲……

爸爸不忍心看着自己疼爱了24年的惟一的女儿就这样出门,无奈地躲到了朋友家中,他作为村里的一名老干部,协调、处理过无数的大事小事,可他不知到该如何面对自己女儿的婚事,不知该如何面对亲戚朋友疑惑的眼神,他只有自己承受无奈的叹息和难以言说的伤感。妈妈也只能躲到房后,隔着土墙,偷偷地流着眼泪,默默地看着我模糊的背影一步一步离开了她。她不敢哭出声来,怕街坊邻居知道闺女就这样出门了,她不能哭出声来,怕闺女听到了会更难受,她不知道从小到大没有刷过碗的闺女会不会过日子,她不知道远离家乡、缺吃少穿的两个孩子怎么去过日子,她真想大哭一场……

我跟着小毛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郑州,让我们至今不能忘记的,是王兰老师送给我们的一个当中夹了张双喜字的被面,这可是我们收到的惟一一件新婚贺礼啊。

新婚之夜是他在西郊租的民房里度过的,窗户上没有玻璃,床是用几块木板支起来的,上面放着他在部队用过的被子,一个冰冷的煤球炉默默地站在地上,纸箱里放着油盐酱醋和两包挂面,墙角堆了一堆书,旁边是房东的一张桌子和一把椅,雪花时不时顺着窗户飞进屋里……他生着了煤球火,煮了两碗清汤面……这就是我和小毛的洞房花烛夜,我们的“新生活”也就这样开始了。几天后,他在一个小饭店给我找了份端盘洗菜的工作,一个月后我们搬出了我们曾经的“洞房”,没有留恋,没有惋惜,有的只是我们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

十几年了,小毛至今不愿参加别人的婚礼,他怕想起自己。而从那天起,我也不再愿意听到唢呐声,那声音在我听来很凄凉。

在充满热情和希望的两年中,我们还清了1000多元的债务,可新的希望和“债务”远远没完。孩子就要出生了,我得回家去,可家里连张床也没有,爸爸让弟弟赶做了一张,还没来得及油漆,孩子就出生了,那是个大伏天,住的又是平顶房,没有电扇,又不敢出门,浑身上下都生了痱子……一年多后,小毛在焦作有了个裱画的临时工,第一个月他就给俺儿娘俩买了台小电扇,这样,我和孩子算是能在屋里睡个安生觉了。

他在焦作文联裱画,我在家里带孩子种地。两年多后他让我到焦作跟他学装裱,目的是为了他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孩子也只好丢给妈妈。

有了一点点积蓄后,他心疼我,就买了一台600元的洗衣机,这是我们结婚四年多后的第二件家电,至今用着。

除了装裱,小毛都在不停地努力学习,总是十分忙碌,干什么事都是快节奏。他身体不好,经常感冒,我替他担心,又没有办法,心想家里要是有个电视的话他可能会多休息一会儿,就跟他商量,可他舍不得。后来他得了一场病,住进了医院,病床上的他好像想通了,说出院了就买电视,可出院后他还是舍不得。一年多后,我们把四岁多的女儿接到了焦作,孩子好奇,又好像十分懂事,总是站在邻居家的门口隔着竹帘悄悄看人家的电视,有一次回家后就拉着他的手问:“爸爸,咱啥时候也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女儿天真的问话,看着她那企盼的眼神,他不知该怎样回答,一咬牙,拉着女儿就去商场买了一台电视机,那是93年秋天的事了。

1993年,小毛有了一份图书馆的正式工作,条件是不管住房,暂不开工资。我们借款买了一套73平米的住房,结婚六年了,总算有了自己的家。

女儿六岁半时,活泼可爱的儿子出生了,我们虽然高兴,但一家四口的开销并不算小,还得攒钱还账,一切都得靠裱画来维持。房子太小,裱画又占去了一间,小毛写字画画的地方只好放在了不足三平米的阳台上,就这样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四年。

1997年,我们把原来的房子卖掉,换了一套120平米带小院的房子,这时,孩子的户口也都转到了焦作,一切都算有了着落。我想,他上班,我裱画,这样总该安安生生过日子了,谁知道他为了提高自己,又准备离开家了。1998年9月,他停薪留职,孤身来到了郑州,开始了新的奔波。

有人说小毛傲气,其实他很谦虚,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文化水平又不高,所以平常是十分努力的,干什么事情也很塌实,每天除了看书都是写写画画的,从没有放松过自己,2000年还到中央美院进修了一年,正因为他这样不停地努力进取,他的事业也有了一点成绩,他的作品也有了一定的价值,生活条件也慢慢地有了好转,2001年8月,他把我和孩子接到了郑州,我们一家又团聚了,我也结束了近十年的裱画工作。近200平米的复式楼宽敞明亮,一切家电也都有了,他也真正拥有了自己的书房和画室,而照顾他们父子生活,操心孩子上学,成了我的全部工作。

结婚十六年了,我和孩子们总是跟着他东奔西跑的,光在女儿上小学的六年中就被迫转了四次学,直到今天,我们才算过上了比较安定的生活,两个孩子也都长大了。正因为有了小毛的不断努力,才有了我们这个从零开始的家,我会好好珍惜我们的感情,珍惜我们的家。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嫁给小毛我不后悔,我爱我的家,爱我的丈夫。作为妻子,我感谢他的努力,更感谢帮助、支持、鼓励、关心过他的所有老师和朋友们,在这里,我真诚地向你们说声“谢谢”。
                                                                                                                                     2004.5.18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我爱我家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