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申:张大千以画易画成就一生传奇书画动态

雅昌艺术网 / 2013-02-22 09:49

傅申

编者语:今年是近现代著名书画家张大千先生辞世30周年,2013年2月2日,“张大千纪念展”在三亚开幕,展览为期一个月,展出张大千各个时期精品60件,国内知名拍卖公司和张大千的研究专家悉数到场,并开展“张大千研讨会”。2月6日,雅昌艺术网专访了张大千顶级研究专家傅申先生,了解他缘何与张大千结缘,几十年的研究之后,他又如何评价这位时代天才,对于张大千的“造假”能力和水平,傅申先生又给予怎样的评价?

郑晓芬

研究张大千源于对假画的求证

雅昌艺术网:您从什么时间开始研究张大千?为什么研究张大千?

傅申:我个人是学画出身,除了我师大的老师溥心畬、黄君璧之外,我也很喜欢张大千先生的画。后来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第一篇论文是《巨然存世画迹之比较研究》,写五代宋初的 “董巨派”:董源和巨然。我把台北故宫巨然名下的作品、海外收藏的巨然作品都整理了一遍,厘清了很多假画,同时也有我认为是元代吴镇画的。海外有假的巨然,其中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一幅巨然名作,经研究我认为是张大千的摹本(有的学者之前也已经提出过这个观点)。我到普林斯顿的时候,写了一本大书叫“Studies in Connoisseurship”,那里面有很多石涛的画,要研究它,非遇到张大千不可。研究历代古画时经常会遇到假画的问题,但是谁在作假就很难知道,我想趁张大千还在世,他的作品在世界上流传还很多的时候,甚至于有机会可以求证的时候尽快对张大千一生的画作进行研究,同时他一生模仿过哪些古人都做一个综合的了解。中国历代都有假画,但是张大千作假的性质有点不一样,很多画家为了经济价值和生存作假画来卖,一个人一生只能做一两个画家的假,但是张大千的假画实际上是他研究学习古人的副产品,不是故意要做一个伪作家,他是要成就自己,他的作伪是在研究古人、学习古人而产生的游戏之作,但是有朋友、古董商愿意拿去卖,古董商也不一定知道是张大千画的,而且张大千不是自己推销他的假画,有时候挂在家里,有人看到就要了去。比如张大千第一次作假是什么时候呢?黄宾虹比张大千大30几岁,张大千二十几岁的时候,黄宾虹已经是收藏、鉴赏的权威了,张大千很喜欢黄宾虹收藏的一张石涛的作品,想借来学习,可黄宾虹看他个子不高,又很年轻,没有理睬,不借给他。张大千想“你不借给我,我也可以学习。”他到别的地方学习,然后画了一张游戏之作,并签上石涛的名字,盖石涛的印章,然后摆在他老师家里。张大千的老师李瑞清与黄宾虹是同时代人,也是朋友,黄宾虹有一次去拜访李瑞清,看到这张石涛的作品很喜欢,并让李瑞清让给自己。李瑞清知道是自己的学生画的,不让,但是黄宾虹执意要,因而李瑞清就提出与黄宾虹收藏的那张石涛作品交换,黄宾虹同意了,很高兴地将这件新的石涛作品挂在家里。有一次张大千故意去拜访黄宾虹,东看、西看,看到这张石涛,他对黄宾虹说“这张石涛是假的。”黄宾虹问:“你怎么知道是假的,这是我新得到的石涛精品。”张大千说:“这张是我画的,图章我都带来了。”从此黄宾虹对张大千另眼相看,后来张大千开始留胡子,大家对他都很尊敬,很多人给他让座。

后来我开始研究敦煌的作品,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一张维摩诘也是张大千仿的,因此我决定办一个张大千的回顾展。1991年,我在美国华盛顿的国家沙可乐美术馆举行了名为“向古人挑战”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让我们了解张大千学习历代古人,同时也挑战当代的鉴赏家、权威学者、博物馆专家等,因为我在欧美各大博物馆看馆藏品的时候,古画方面常会碰到张大千作假的作品,所以定了这样一个题目。同时把假画也从大英博物馆借来展出,我去借的时候就告诉大英博物馆这张画不是当作巨然的作品展出,而是当作张大千的作品展出,另外还有一个私人收藏家藏的一幅唐朝张勋的仕女手卷,因此那个展览中有很多张大千仿古代的伪作,是很特别的一个展览。1994年回到台湾,台北的一家古董店“希之堂”要和故宫博物院合办一个展览“张大千的世界”,与毕加索同时展出,西方是毕加索,东方是张大千,我也因此撰写了《张大千的世界》一书。我对张大千的研究过程是去张大千曾经居住过的每一个地方,游览过的每一个名胜,包括巴西的“巴德园”。

雅昌艺术网:你研究张大千是源于他的摹古?

傅申:我1965年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与江兆申先生一起负责展览,故宫虽然有很多国宝,但是也有很多假画,所以我对鉴赏很感兴趣,因为60年代在中国大陆也是鉴赏家在整理各大博物馆的收藏,如徐邦达、谢稚柳、刘九庵等等,他们都在整理历代的古画,做各种研究,我个人对这方面特别有兴趣,所以在鉴别的时候时常遇到张大千,我就想历代都有作假的人,但是都搞不清楚是谁在作假,而近代有这么一个全能的张大千先生研究古画,同时做了一些副产品,我始终说张大千不是一个专业做假画的人,如果这样,他在美术史上就没有地位,他的地位在于他的创作,但是没有一个人像他对中国美术史有这么全面的研究与学习。张大千的两个老师,一个喜欢石涛,一个喜欢八大,所以张大千就从这里学起,后来又上推到徐渭、王蒙、董巨,最后离开中国两大绘画中心北京和上海,在抗战时期到敦煌学习唐朝绘画,他一直是往上追寻,目的不是为了作假,而是要成就他个人的事业。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