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上的鉴宝 书画动态

东方早报 / 2013-02-26 11:44

日本光明皇后临写东传唐摹《乐毅论》行序、行字与“千载一遇”重句四点

 《宝晋斋法帖》之《乐毅论》“千载一遇”复句四点

文/ 陶喻之

南宋帖学家、著有《法帖谱系》的曹士冕点评《乐毅论》古本面目指出,重文“千载一遇”四字加点,是原石真本的重要特征,后世翻刻本多将此笔尖上四点重文标识忽略不计而使文句不再通顺,这也恰恰是看似面貌大同小异的“黑老虎”版本优劣甄别的考据要点所在。现藏于上海图书馆的宋刻宋拓《宝晋斋法帖》,它堪称传世《乐毅论》刻帖最善本,因为它在行次、行字上最为接近光明皇后临书《乐毅论》。

继十年之前的2003年上海博物馆举行《淳化阁帖》最善本大展、大赛、大论坛系列活动,和去年底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兰亭文化大展暨国际学术研讨会之后,今年元月下旬,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又推出王羲之特别展览,陈列日本公私藏家弆藏与王羲之相关法书碑帖,并开设《书圣王羲之对日本的影响》等讲座,王羲之传世法帖名迹,再度挑动起海内外藏家与书法爱好者的艺术神经。尽管在东京亮相、据称为新发现的王羲之《大报帖》系出唐摹说,一些学者尚有仁智互现的不同解读,但王羲之法书确曾有唐摹本早年经遣唐使等渠道流播、传递到日本,应当是无可辩商的不争事实,这有日本皇室宫内厅珍藏唐内府双钩廓填王羲之《丧乱得示二谢帖》墨迹本为证,它是日本奈良时期遣唐使不懈努力罗致的结果。因为当初唐王朝就王羲之法书摹本亦珍爱有加,奉若至宝,绝非等闲之辈能够请求便轻易获准恩赐的。此间我们再提供一重证据,同样来自曾经东传的王羲之楷书法帖《乐毅论》唐摹本。

《乐毅论》是三国曹魏时期善谈名理而开一时风气的早期玄学领袖、正始名士夏侯玄撰写有关战国名将乐毅事迹的政论文章,此后博得王羲之欣赏并于永和四年(348)十二月以正楷抄录交付小名官奴的儿子王献之学习领会。其书法开合纵横,柔中带刚;唐代书家褚遂良称之:“笔势精妙,备尽楷则”,列为王羲之正书第一。大抵南朝梁代,《乐毅论》被刻诸石,后唐太宗将其与《兰亭序》书帖真迹等量齐观随葬昭陵以垂不朽,足见推崇之剧。也因此史上摹刻、翻刻拓本甚夥,有所谓“梁摹本”、“‘海’字本”等系统,惟传世善本了了。北京琉璃厂庆云堂碑帖行家张彦生先生撰著校碑理帖结晶——《善本碑帖录》,曾总结善本《乐毅论》鉴选心得曰:“传唐摹本‘千’、‘载’、‘一’、‘遇’,四字,每字下有复点,宋刻《宝晋斋帖》四字下有复点,明刻《戏鸿堂帖》刻本‘载’、‘一’字下有复点。又,文彭跋唐石本‘载’、‘一’二字下有复点。又,《快雪堂帖·〈乐毅论〉帖》四字下无复点,末刻‘贞观六年褚遂良奉敕审定’款。此真迹有印本,字似褚书体,所传刻本多‘千载一遇’下无点本。”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