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与《兰亭序》:彭殇可齐书画动态

东方早报 / 刘涛 / 2013-02-26 15:50

■ 王羲之与《兰亭序》

刘涛

人们心目中,王羲之与“书圣”是一对一的关系。翻开书法史,王羲之是最晚获得“书圣”称号的书家,此后,“书圣”成了他的专称。王羲之生活在偏安江左的东晋,保存下来的书迹多,历经宋齐梁陈,而且传到北朝,书家传摹临写,化身千百,他的书迹繁衍之多,就是影响力强大的表征。以至取代“钟张”的地位,成为主流书法的中心,长久不衰。

王羲之与《兰亭序》,因著名而为世人熟悉,在“著名-熟悉”的轮回中,成为中国书法的标志性符号。故而,虽其文有云“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虽围绕此话题的争辩之声不绝,然千古之下,似乎已然进入“不朽”之序列。

人们心目中,王羲之与“书圣”是一对一的关系。翻开书法史,王羲之是最晚获得“书圣”称号的书家,此后,“书圣”成了他的专称。

古代书家的影响力,官位很重要,却不绝对,书迹也是影响力,一传十,十传百,像扬声器。书家身后的影响力,只能靠他们的传世书迹。

汉魏“钟张”的书迹,经历汉末大动荡、三国纷争、西晋永嘉之乱,士族藏家自顾不暇,“钟张”之迹大多毁佚,实际的影响力,渐渐萎缩。

王羲之生活在偏安江左的东晋,保存下来的书迹多,历经宋齐梁陈,而且传到北朝,书家传摹临写,化身千百,他的书迹繁衍之多,就是影响力强大的表征。以至取代“钟张”的地位,成为主流书法的中心,长久不衰。

历代收藏王羲之书迹的数量

王羲之的书迹,在他生前已流传于士族官僚阶层,收藏者,要么是王羲之的亲属或朋友,要么是桓玄那样贪佞的权臣。御府收藏王书,晚于私家,大约始于南朝刘宋。

皇家从私家收罗王羲之书迹,主要手段是授官和赏钱,也是一种交易。内府聚敛的数量,远远超过私家。量大了,就要整理,像对待文献书籍那样,遴选归类,拼接单帖,装裱成卷,以便展阅收藏。南朝内府有“鉴识艺人”,专司整理藏品的事务。他们鉴别藏品,汰粗取精,去伪存真,然后要在帖尾署名,叫做“押署”,这是责任制度。刘宋时代,出现了伪造王书的活动,内府所藏王书,也有一些伪迹,梁朝时,鉴定真伪的活动相应而生。

文献记载的大宗王书的统计数字,都是内府藏品。南朝170年间,梁武帝收藏最富,“二王书大凡一万五千纸”,对半折,王羲之约有7000余纸,数量多,当然包括摹本和伪作。为了鉴定、整理数量巨多的藏品,梁朝内府的鉴识艺人有14人之多(刘宋内府3人,齐、陈两朝都是2人)。有段时间,梁武帝时常派人把王羲之书迹或者内府制作的“出装书”(重要藏品的复制品)送到茅山,请隐居山中的陶弘景鉴定裁判。“侯景之乱”,梁内府所藏图书名迹散失一些,平乱之后,图书运到梁元帝所在的江陵(今湖北荆州),西魏攻陷江陵的前夜,梁元帝放火烧了宫中的图书名迹,此前聚敛的右军书迹,多毁于此。

一百多年后的贞观年间,唐太宗又锐意蒐罗王羲之书迹,这是唐朝内府收藏羲之书迹的全盛期。褚遂良曾为太宗鉴定王书,录有一册《右军书目》,正书,5卷40帖;行书,58卷252帖。帖数相加,292帖。后来张怀瓘《二王等书录》、韦述《叙书录》记载的数量也是分书体列出,所谓“文皇帝尽价购求,天下毕至,大王真书,惟得五十纸,行书二百四十纸,草书二千纸”,合有2290纸。其中,正书与行书,共290纸,与褚遂良所记数量相当。

世间的王书,唐太宗并未收罗净尽。《唐朝叙书录》记载:武则天“神功元年(697年)五月,上谓凤阁侍郎王方庆曰:‘卿家多书,合有右军遗迹。’方庆奏曰:‘臣十代再从伯祖羲之书,先有四十余纸,贞观十二年太宗购求,先臣并以进迄,惟有一卷现在,今进。’”王方庆献进的王氏一门书迹,“二十八人书共十卷”。现藏辽宁博物馆的《王氏一门书翰》(亦称《万岁通天帖》)是当年宫廷摹本的残零,其中就有王羲之行书《姨母帖》、草书《初月帖》。

唐高宗以后,内府收藏的王羲之书迹时散时聚,数量渐少。北宋徽宗时期,《宣和书谱》著录内府所藏王羲之书迹,锐减到243帖,这批墨迹在“靖康之乱”中散佚。南宋高宗赵构曾经感叹:“余自渡江,无复钟、王真迹,间有一二,以重赏得之。”

每当兵革动乱之际,内府所聚王书归于星散,世间所存,总量越来越少,南宋以后,连一纸真迹也见不到了。现在所见的羲之书迹,多是刻本。墨迹近四十种(包括重出的《兰亭序》),都是临本或者摹本,以唐摹本为贵。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