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和守望:中国画廊业在严冬中继续降温文博集藏

艺术国际 / 2013-02-27 10:11

作者按:不独是艺术界,中国社会一直以来有一种言论不断蔓延,一遇到问题就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寻求有关部门来管理。比如艺术市场有赝品了就要求政府设立部门来统一鉴定,价格出现泡沫了就呼吁找个权威机构来统一定价……这是个极端错误的逻辑。我也在呼吁,但我呼吁政府别什么都管,管的越少越好。最好把文化部也撤了,全世界没几个国家设立文化部的(至于宣传部和铁道部在人类历史上就是个笑话,算是幽默的小品)。在欧洲只有法国设立了文化部,管的事可多了,主要是为整理、研究、光大法兰西伟大的经典文化传统服务,所以法国人总是带有不可理喻的骄傲,法国人认为全世界的人都应该欣赏这种法兰西式的骄傲。太缅怀过去的伟大历史就会在现实中停滞不前,以至于法国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成绩乏善可陈,我一时都想不起来哪个法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上有影响力。所以不好的制度是可以毁掉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在中国也同样,文化部关心的不是发展文化,而是通过对文化的管制达到政治上的“和谐”。这种行为不仅是一个国家的悲哀,更是人类的不幸。如果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那么对人类思想的强行管制则是对自由人性的灭绝。这个极端地行为已经延续半个多世纪了,今天中国人出现的种种不端和匪夷所思的行为,正是这一毒素得以延续和蔓延的结果。

画廊业是呵护人类思想史发生的重要行业,在自由市场经济下,甚至是人类思想史发生的温床。从这个角度,对画廊业的呵护不独是商业行为,更是对人类思想史发生、发展的温存。

2012年,“中国画廊只有7%赢利”的消息在微博上被不停的转发,这样的消息刺痛了众多画廊业主的心。当时我对这个数据来源和采样表示疑问,首先我们无法界定什么样的经营标准能被称之为画廊,至少在工商管理局注册时没有画廊这一经营类别;其二是对经营业绩的调研通道,是通过业主询问还是纳税查询不得而知。因为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真正能做到按实际缴税的企业非常少,多数的私人购藏也不需要开具发票,而需要开具发票的装饰工程实际运作实体通常并不是我们所指的画廊。

但即使如此,这个7%的数据也足以凉透了大家的心,因为假如这个数据是真实的,那么这个所谓的“画廊业”应该瞬间消失,至少它缺乏存活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抛开那些形形色色的画店不谈,多数的画廊业主依靠的是对艺术的热爱和痴迷,而回报他们的却是行业性的整体亏损,那么这个国家只能是文化弱国乃至文化盲国。

我在研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时候,最幽默的是市场数据的采样和统计。不同来源的数据可谓天壤之别,比如2011年中国艺术品交易总额,我统计的结果是1400亿,而西沐口吐莲花报了3600亿。于是看起来我像“微博”,西沐则更像“新闻联播”。(注:为了让数据相对统一,下面我使用2012年6月《芭莎艺术》针对全国200家画廊的调研,其中收回有效问卷130份,问卷是对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期间画廊动向的调查。这个数据的价值在于被调查的对象基本符合我们对画廊的基本要求,同时达到调查采样的有效数量。)

在调查的200家画廊中,超过70%是在2006年以后成立的,即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逐渐走向高潮的时候才进入市场的。而2000年以前成立并活下来的当代艺术画廊不到15%。从2008年开始,因金融海啸导致艺术品市场由盛而衰,北京许多画廊停业倒闭,为了降低成本一些画廊开始撤离798,画廊的坚守者开始寻找更便宜的地方继续自己的未尽事业。到了2012年,798里的画廊几乎都是新面孔。然而798的租金并不因为艺术品市场的衰退而降价,价格反而越来越高。能承受较高租金的业态是时尚商店、餐饮娱乐。这些和艺术无关的业态大举入侵昔日的艺术区,此时的798已经沦为商业区和旅游观光区。

中国画廊业在规模上处于初级阶段,属于微型企业。根据调查,62%的画廊职员数为5-10名;4%的画廊职员数为20名以上。这与大多数画廊成立时间短,在团队建设和运营管理上尚处于摸索阶段。

画廊最大的经营成本来自对空间的租赁,展线是画廊的生命线。通过调研,15%的画廊面积在200平米以下;40%的画廊面积在200-499平米;20%的画廊面积为500-999平米;25%的画廊面积达到1000平米以上;7%的画廊面积达到2000平米以上。这个数据令人吃惊,而在画廊业历史比中国大陆长的多的香港、台湾和日本,小面积经营的画廊比重偏高,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仍然是中国画廊处于粗狂式的初级阶段。展示空间的高昂租金成为画廊生存的巨大压力,所以如何在严冬进行开源节流既是重要的生存策略,也是画廊走向成熟的表现。

我一直以来不遗余力地呼吁社会各界要尊重艺术品一级市场,支持举步维艰的画廊业,原因在于中国的画廊业不仅是一个卖艺术品的商业机构,更是一个对公众进行美学和艺术普及教育的“非盈利组织”,这一点非常可贵,事实上这一工作应该由基金会支持的艺术中心和美术馆系统担当。同样,中国画廊还肩负起将中国当代艺术向国际输出、展示、文化交流的重要工作。造成这种职能错位的局面不是画廊主动抢位,而是的严重缺位。国家政府在向海外输出文化的过程中,国家资源被类似范增这类国粹派、表面顺从听话的文联美协画院学院把持和忽悠,花钱无数却丢尽中国人的脸。比如范增之流几十年来霸占文化部海外文化交流中心的资源,频频在海外展出,每次画展只是邀请社区老人和华人学生拼凑参观人数,而在海外版中文报纸上却老脸皮厚地吹嘘展览取得轰动效应等等。实际上直到今天,中国官方的文化输出仍然未能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仍然是自个抱着自个的臭脚丫啃的津津有味,真是让纳税人痛心不已。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