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年书法创作的正视与反思书画动态

山东商报 / 魏翰邦 / 2013-02-27 10:37

如果否定当代中青年书法家特别是优秀中青年书法家创作取得的成就肯定是信口雌黄,但当代书法创作的确与我们时代丰富的物质工具、活跃的思想文化、全面而多彩的传统资料不相称。按理说应该创作出更加灿烂辉煌的书法艺术作品,取法的资源多,反而迷惑了眼睛。中国书法灵魂何处安放?中国书法艺术精神何以延续?如果我们不重塑对书法艺术的真诚和虔诚,不坐下来静静悟对书法艺术,进行深刻反思,书法作品全部物质化,那所谓的书法艺术创作也许就走到头了。

展览引领下的跟风长盛

对于书法展览,自己有切身的体会,还是在二十年前,为了能够挤进国展,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都是围绕如何写才能入展这一主题进行,勤奋、紧张、兴奋,如愿入选,满足了虚荣心,也了了一桩心事。后来仔细想来,发现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为一件事的结果忙碌着,慌慌的,急急的,发现从小书写毛笔字的乐趣少了许多,心态变得焦躁、急迫、嫉妒、偏激,有种得不偿失的感觉。经过长时间的反思,毅然决定放弃所有为入选入展而进行的书法活动,不再刻意关心展览赛事,不再患得患失,人一下子轻松了,书写重新进入自然悠闲的状态,书写逐渐回到非常快乐的轨道。

作为个体的书法家,面对展览大赛的选择大概有三种:一是要不断调整创作的方式、方法,抓住评委的眼球;二是坚持自己的创作方式独行;三是在尽力争取能入选、入展、获奖的同时,树立自己的风格和坚持自己的创作主张。在现在的展览机制下,要进行独立风格创作是需要能力、毅力和眼光的,必须有所放弃,甚至孤独的坚守。要想创作出真正的原创作品,必须远离名声,远离繁华,向偏远处掘进,在市场经济下注定孤独和清贫。坚守什么,何去何从,考验着每一个人。

市场环境下的趋利兴隆

市场经济让书法作品能够很容易变成钱,这个时代对书法家真的很不薄。书法能够卖钱,而且应该卖大价钱,是书法家非常开心的事,前提是卖出的必须是真正的书法艺术品。你可以说,艺术作品没有固定的标准,没有好坏之分。但艺术作品有水平高下之分,而且艺术是有严格标准的,有基本艺术底线的。你也可以说我又不想进入书法史,我只想用书法挣钱。问题在于许多人就想进入书法史,还想挣足钱,什么都想要。你还可以说,市场的规则是愿打愿挨。但扪心自问,问心有愧否?一追问就必定牵扯到书法艺术家的品性、道德和文化,如果问心有愧,还能算书法艺术家吗?大大小小的各种艺术品拍卖会,考验着书法艺术家的艺术道德和责任,丰富的多渠道书法市场,敲击着书法艺术家的艺术良心和灵魂。

市场加大了书法家卖钱的动力,因为名声所在、市场操作,粗制滥造的书法作品在市场大行其道,严重伤害了书法艺术的严肃性,削弱了书法艺术的文化品格,浸蚀了书法家的创作能力和创作才华,书法家成了不断复制作品的机器,市场本身青睐定型化脸谱化的作品,这都是缓慢而悄然蔓延的,但对书法原创性的打击是很大的。

文化幌子下的技术缺失

对书法文化的曲解,对书法技法的故意误解,对其他相关文化知识在书法中无限度的强行植入,都严重伤害着书法的本体,妨碍书法创作的深度和高度。

说技法在衰退,许多有见识的人都不会同意,普遍认为当代书法的技法超越了古人。不用举很实际的例子,那样又有很多人不高兴。随便拿出当代大家公认的优秀中青年书法家的代表作品,放到米芾、王铎,甚至不被当代人看好的董其昌的作品中,做一比较,作品技法的幼稚和浅显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们现在的作品技法太不讲究太不精到了。看看我们今天的书法家如何起笔、如何收笔、如何使转、如何穿插,再看看古代杰作,我们只有惭愧的份。随便飞舞的笔墨点画,不讲究空间的任意穿插。没有技法上的继承,如何创新?何以超越?

稍稍留意一下古代传下来的经典作品,哪一件作品点画笔墨含糊过,不是笔笔精妙至少也是笔笔不含糊,张旭、怀素、傅山、徐渭这些狂人疯子笔下的点画笔墨何曾有过含糊?有的是纯粹、畅达和无碍。技法的细节决定作品的精微和深度。知耻而自重应当是文化人应该具备的品性,不能因为读过很多书就指点江山,就狂妄自大,自信必须是有基础的。书法家必须用作品说话,而不是用虚无的文化谈玄论道。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