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傅抱石慧眼谁来识文博集藏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3-03-02 10:01

 

特约记者 方翔

不曾想,傅抱石外孙女傅蕾蕾在微博上对自己的爷爷傅抱石作品的打假,成了蛇年春节期间的一顿丰富的“文化大餐”。

近日,傅抱石外孙女傅蕾蕾连发3条微博,称正在香港某广场展出的15幅号称傅抱石作品的画作,均不是出自傅抱石之笔,而是劣质的赝品。

对此,有消息称,这些画作的藏家赵泰来发表声明澄清,其借予荷里活广场展出的傅抱石画作实属真迹。

藏家表示其藏品是1978年在荣宝斋、北京饭店、燕京饭店由史树青等人鉴定后买的,对于傅蕾蕾的指控,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行动。

拍卖市场“龙头股”,假作屡屡得逞

作为中国书画市场上的“龙头股”,傅抱石的作品早在上世纪40年代便开始进入流通领域。1984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的一套傅抱石《唐人诗意》册页,成交价达160万元港币,创当时近代中国画拍卖最高纪录。1996年,他的人物画力作《丽人行》,以1078万元人民币在中国嘉德拍出,创造了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2003年,他的作品《毛主席诗意》册页(八开),以1980万元缔造了当时的天价,仅仅8年之后,当这幅作品出现在北京翰海秋拍的时候,其成交价已经达到了2.3亿元。

而前些日新疆首富孙广信字画收藏中,70幅字画估值高达35亿元,并被计入公司资产,平均每幅字画价值5000万元。其中估价最高的是傅抱石的《雨花台颂》,这幅作品曾被业界认为是傅抱石最大的作品之一,是傅抱石晚期山水画风的代表作。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分别对这幅画给出3.5亿元及5亿元的鉴定价。这幅作品在2006年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为4620万元。

巨大的市场价值以及市场潜力,无疑使得傅抱石作品成为了众多造假者看中的对象。特别是在1999年12月10日至2000年1月2日,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题为《金刚神韵——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由于作品真伪问题在当时曾引起巨大轰动,一位傅抱石的入室弟子表示,“这批绘画的仿造作者比我以前看到的赝品要高明些,仿得较像。最早我发现假画总是先从书法看的,为此写过一些文章,不料这次作伪者专在书法上下功夫,有些画上写了长篇小楷,初看像真的。作伪做到这程度真是匪夷所思,连我都上当了。”

而时任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徐善表示,金刚坡时期的作品一共有多少,画都卖给谁了,都有记录。一般来说,名家作品的时代风格、作品演变,都应是流传有序的,因此傅画的流向也是很清楚的。这样一大批傅家全然不知的巨幅作品突然面世,令人不可思议。现在有些大书画家,为经济利益所驱使,不负责任地将假画堂而皇之题上真迹的字样,这是近几年来一些中国著名书画大师的作品被人频繁造假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此次在香港展览的傅抱石作品,傅蕾蕾表示,“这些画假得特别离谱,一眼就能看出不是真的。任何人只要有最基本的艺术收藏鉴赏知识,就能判定这些画的真假。首先它们的大小都一样,装裱风格也一模一样,更不用说蹩脚的绘画技法。这15件作品无论从画纸、款识、皴法、人物造型、笔墨皆不符合原作。”

先展览、后出售已成为造假者的惯用伎俩,不仅是在中国,在海外也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英国博尔顿地区有个三口之家,专造赝品,从1989年开始作案,十几年里骗过了多家博物馆和拍卖行的文物鉴定专家。他们向英国各博物馆兜售最成功的赝品是一件“古埃及”雕像——《阿尔玛纳公主》,大英博物馆专家出具了真品鉴定意见,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埃及文物专家给出了100万美元的估价,最后被博尔顿博物馆购买并公开展出了很长时间。

造假已趋专业化,微博打假成潮流

不过,十多年前的艺术品市场还远没有今天这么繁荣,因为这批画作的赝品问题也仅仅在业界掀起了波澜,然而,在近年来的艺术品市场上,有关傅抱石画作的真伪之争却越来越引起公众的关注。无傅抱石不成拍卖会。几乎没有哪一次上规模上档次的拍卖会,是没有傅抱石的画作。但也因此,注定了其中相当多的“傅抱石”是假的——试想想,一个人毕生的创作毕竟有限,傅抱石的画作,除掉收藏在南京博物院、江苏省国画院以及自己家人手上的,其余流散在市场上的应该十分有限。又怎么可能在拍卖市场上常见常新?藏家收之,当十分宝贝之,又怎么可能轻易流到市场上去?

造假者把傅抱石的画中的各种面貌进行拼凑,他没有画过的东西是不可能出现的。有些造假者甚至将一些酷似傅抱石风格的画作改款之后送入拍卖行,2005年,在京城的一场大型拍卖会上,一幅标明为“傅抱石”的作品估价数百万元,而其真正的作者为时任傅抱石纪念馆馆长的徐善,为其十多年前临摹的一幅傅抱石画,当年以一千元一尺的价格卖出去的。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制假造假“具有更强的隐蔽性、欺骗性”,所以,凡写上某某权威鉴定的画都要慎重,要多打几个问号。

目前,拍卖行里看到的傅抱石伪作呈这样的趋势:低仿品逐渐减少,高仿品陡然增多;个人作假渐成支流,集团作假变成主流。造假集团中有人专门制作印鉴,有人负责把纸张染色作旧,还有人负责装裱。作好后,尽量在大型的展览中露面,然后上正规的书画出版物骗取藏家信任。最后,由老板手下养着的一批马仔负责向国内外拍卖行送货,赚取超高额的利润。这些人制作伪品的周期较长,花个把月制作一幅傅抱石假画很正常。制作的特点是数量少,质量精,相当具有欺骗性。

法律上没有规定谁才有最终鉴定权,只有对著作权的相关规定,但目前还没有听说哪位艺术家或艺术家家属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对赝品进行起诉的。随着近年来微博的兴趣,众多名家纷纷通过这一工具来表达自己对于某件艺术品的看法。

微博开拓了鉴定真伪的思路,但是无法解决“谁说了算”的老问题。一方面,通过“粉丝”的相互交流,戳穿造假骗局变得比以往更容易,微博监督也让造假成本陡然上升。另一方面,鉴定艺术品真伪的最终话语权却无法通过微博平台解决。业界认为,鉴定权不应归艺术家及其家属,或者经纪人、专家等任何一方,因为这些人和艺术品之间都有利益关系。鉴定权的归属不会因为有微博的参与而迎刃而解,因为在收藏圈子里,总有人认为真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或许是那个裹上鉴定权外衣的“定价权”。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