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中国近现代名家人物画的辨伪要素文博集藏

美术报 / 赵幼强 / 2013-03-05 09:28

 

目前在中国书画艺术品市场拍卖中,近现代名家作品的数量最多,也最为抢手。拍卖成交价在亿元以上的作品也时有耳闻,如齐白石、李可染等,特别是2011年7月16日西泠印社春拍任伯年的重彩人物之作《华祝三多图》以1.45亿的价格成交(加上佣金1.67亿元)。有的拍卖行还专设“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

分析这些作品好卖又价高的原因,一是时间上离我们较近,人们比较熟悉;二是作品的数量相对古画来说,较为充足;三是其中一些名家的后辈加入宣传炒作。所谓“古画炒不过今画,活人比已故名家的作品好卖”等传言,似也不是空穴来风,实在与当下社会人们普遍存在的浮躁心理和急功近利的风气有关。现在参与书画艺术品市场买卖双方的人员结构都比较复杂,市场上名家作品供小于求“粥少僧多”、收藏者惜售“只进不出”的状况下,使书画艺术市场出现“货源”不足与大众收藏之间的矛盾。

从1993年上海朵云轩首开艺术品拍卖,至今已有20个年头,好的书画和可供拍卖的书画也日趋减少。因此,仿造和冒充近现代书画名家作品的情况也层出不穷,甚至愈演愈烈。如1995年10月28日,在浙江国际商品拍卖中心举办的杭州秋季书画拍卖会上,浙江绍兴中澳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定林以110万元拍下了张大千的画作《仿石溪山水图》。因当时台湾也有相同的一幅,因而出现了中国书画市场一桩著名的“真假之争”——谢稚柳与徐邦达关于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真伪之争。虽然该幅作品在谢稚柳去世后的1998年将其定为伪作,但是谢稚柳的夫人陈佩秋仍坚持认为此画不仅是张大千的真迹,而且是真迹中的精品。不仅仅是已去逝的名人书画被冒假上拍屡见不鲜,而且就连当时还在世的名家,如启功和吴冠中的书画也被仿造,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拍卖场上,无奈之下启功先生常说:“你们不要找那麻烦,造假字是历来禁不了的,何况人家也要吃饭。”吴冠中也痛斥说:“画家的画被人仿冒了,居然好多年打不赢官司,以至于一些画家在拍卖现场,眼睁睁地看着冒自己之名的劣画被拍卖,也只能怒目而视,或拂袖而去,拍卖者径自拍,假冒者兀自干着假冒的营生,购买者心甘情愿地花小钱买赝品,明目张胆到了如此地步。”这些状况说明,中国近现代名人书画假冒泛滥,其原因来自多方面:既有卖方(拍卖行等)把关不严、道德缺失、明知故犯之原,又有购买者素质不高而贪便宜之因,更有中介书画制假贩假者危害之故。因此,当前中国近代名家书画真伪鉴定,似已关乎到中国书画市场能否健康、有序发展的一个重要课题。

鉴于以上现实情况和解决这些问题的迫切性,笔者根据自己多年在博物馆工作中的经验体会,就中国近现代名家人物画的辨伪的相关要素,作一个简单的论述,不当之处,请方家批评指正。

一直以来中国近现代名家的山水、花鸟画在拍卖场等艺术市场上充当主要角色,真伪的辨别和争论时有耳闻,购买者也多喜欢这类题材,如吴昌硕和张大千的花卉、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宾虹的山水等,意在使人陶冶情操,所以一直受人青睐。随着人们艺术鉴赏水平的不断提升,表现较为单一而技法甚高的人物画开始引人注目,尤其海派人物画家任伯年及任氏家族的人物画,以及周昌谷、方增先等为代表的“新浙派”以人物画家的作品,在艺术拍卖市场上逐渐成为新宠,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状况。人物画较山水和花鸟创作,对造型的把握要求更为准确,点线的运用要求更加干净利落,重复添笔和多次修改较少,因此其艺术表现和技法应用要求更高。

下面谈几点近现代名家人物画辨伪的相关要素:

一是比较法。俗话说有比较才有鉴别,即要做到“知真识假”和“知假识真”,这是辨真伪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方法。就“知真识假”而言,现在一些国有收藏单位如博物馆和艺术馆,对近现代名人书画真迹都有出版过的图录,有些名人书画还经常展出,是我们“知真识假”的一个很好的信息获取渠道;“知假识真”也是有相应渠道,如网络和各种艺术拍卖等交易场所,只要勤看勤对比,自然会识别其中奥秘。

二是艺术鉴定。从作品的艺术风格和艺术特色来鉴别分析,侧重的是具体作品创作的艺术水准,对画家个案而言,即从其笔墨、个性、流派诸方面来认识作品的体貌和风格。

三是技术鉴定。此条是相对于艺术鉴定而言的,即在艺术鉴定之外特别注重考订,诸如题款、题跋、印章、纸绢绫、装潢形制、著录等来精心审察分析。随着现代高科技的不断发展,仿造技术也达到了现代化水平,仿造假书画也变得精准之极,使传统的目鉴面临巨大的挑战,所以美国和西欧一些发达国家研制的高科技仪器来测试古代的书画纸张成分及年代,以弥补目鉴的缺陷,对古画应该有一定的辅助鉴定效果。但对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因为纸张的时间差距不大而无法分辨,所以难以发挥作用。在此,笔者以为利用信息化手段来鉴定书画真伪的方法值得人们重视。人类进入信息化时代,信息的利用和共享已经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同样在文化发展中,信息的作用和价值也十分明显,如上述张大千画作《仿石溪山水图》,信息很快反馈台湾也发现有一幅相同的作品,还有最近人们在网上揭露的范曾所画人物画有作坊式的操作嫌疑。通过互联网等信息传播渠道,确实让人们有可能及时发现一些名人书画作假的动向和手法,以便使人在第一时间掌握作假的特点,更好地来打假,维护艺术品市场的纯净和健康发展。

但实际的情况是,由于人们享受和获取信息的机会并不均等,且相差很大,由于信息(或说是一种真品资料)获取的滞后,给大量伪作的泛滥以及商人利用人们获取书画信息的不对称来蒙骗钱财等提供了方便,过去常言“时间就是金钱”,而今“信息更是金钱”。所以,当前开辟和设置一个全国性的近现代名人书画真伪信息数据库十分必要,使收藏和购买者共享可靠的名人书画信息资源,这才是从根本上遏制名人书画赝品泛滥的有效途径之一。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