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从黄庭坚悟入“字中有笔”的媒介看他的“以禅入书”

内容提要:黄庭坚用“字中有笔”一词概括了他“以禅入书”的主张。黄庭坚“以禅入书” 的思想基础是北宋的“文字禅”。“字中有笔”泛指用笔的微妙,此“妙”乃“心之妙”,是不可言传的内在体验,这就是他书法中的“禅”。“字中有笔”是黄庭坚用“法眼”观照世间万象,从世间万象中发现“妙理”并熔铸于他书法中的结果。本文结合黄庭坚的自述与后人对他作品的感悟,从他悟入“字中有笔”的媒介入手,详细考证并描述了黄庭坚的“法眼”所关注和发现的东西,力求为欣赏者“悟”入黄庭坚书法中的“禅”提供某种机缘、某些方便。

关键词: 字中有笔 法眼 悟入 以禅入书 媒介

宋代禅宗对诗书画的深刻影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虽然禅与书法关系的探讨早已进入研究者的视野,但是禅宗对于书法的影响到底何在,仍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人们在探讨禅与书法的关系时往往把焦点放在唐代的怀素和五代善狂草的僧人身上,但是由于资料的缺乏,导致理论的探讨难以深入。本文之所以选取黄庭坚的书法与禅宗的关系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黄庭坚是他那个时代将书学和禅学结合得最好的人物。苏轼虽然也占据了时代的最高点,但他却意不在书,而且不善草书,这就妨碍了他对书法和禅的关系作更为深入的理论思考和富有成效的尝试。学术界对黄庭坚与禅宗的关系已有了充分的研究,但是对他的书法与禅学关系的揭示仍显不足。就对黄庭坚书法的研究而言,不理解他的禅学思想,就无法窥见他的书学思想的精髓。本文将从黄庭坚悟入“字中有笔”的媒介入手,对他“以禅入书”作详细的考察,并以此就教于诸位方家学者。


一、法眼

黄庭坚《与达监院二首》云:“学佛事,但写得字差净洁。” [1]这明确揭示了他的书法创作与参禅的直接关系。仅仅通过这一句话尚不能作出黄庭坚“以禅入书”的结论。黄庭坚的“以禅入书”的理论主张是“字中有笔”。黄庭坚云:

       余尝评书:“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直须具此眼者,乃能知之。[2]

禅宗的“眼”有两义,一指句中“眼”,指语言文字中的微妙处;二指具眼人,黄庭坚认为只有具此眼者才能知之。此眼又称“法眼”、“道眼”,华严宗称为“法界观”,禅宗称为“正法眼”,其根本精神就是视万法平等,从而圆融无碍。这两种含义的“眼”其实是统一的,只有具眼人才能明取句中眼。按照钱钟书先生的说法,禅家的“句中有眼”喻“要旨妙道”。[3]所谓“字中有笔”,也是泛指书法用笔的微妙之处。“字中有笔”之“笔”不能坐实为某一具体的字中有某一笔或具体的笔法,否则就是刻舟求剑,不符合禅的精神。在禅宗看来,禅如同电光石火,不属见闻觉知,更遑论形迹。因此,禅从根本上讲是无法入书的。之所以本文题目又标出“以禅入书”,这与宋代“文字禅”的思想有关。宋代“文字禅”的核心观点是“心之妙不可以语言传但可以语言见”。[4]禅宗的第一义谛在这里变成了“心之妙”,这表明禅宗已不再具备早期的超越精神;离于“文字”的“禅”也可以通过语言文字“显现”出来,这为“禅”与“文字”的结合提供了可能。禅宗的“文字”向来是广义的,这里同时包括诗书画(关于这一点,本人另有专题论述)。“文字禅”的出现使得“以笔墨作佛事”成为可能。所谓“以笔墨作佛事”是指以诗书画为“禅悦”的倾向。宋人“以笔墨作佛事”为以禅入诗、书、画打开了方便之门。对于诗歌创作,黄庭坚提出了“句中有眼” [5]的口号,他对书画创作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如他赞扬黄斌老的画“是中有目世不知,吾宗落笔风烟随”。[6] “目”即是“眼”,也就是“心之妙”,也就是“文字”中的“禅”。因此本文先从黄庭坚所提到的“眼”说起。

黄庭坚常以“法眼”来观照万物。他说“若以法眼观,无俗不真。若以世眼观,无真不俗。”[7]所谓“无俗不真”,是就事物的本体性空而言,禅宗认为世间万法都虚空不实,在本来的意义上是真实平等的。在禅悟的境界里“无俗不真”,没有真假的分别。黄庭坚云:

    明窗净几,散发解衣,而纵观之,亦是幻法中无真假。[8]

“幻法中无真假”是用 “法眼”观照的结果。《楞严经》曰:“非幻成幻法。”《传灯录·七佛偈》曰:“身从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形像。”禅宗认为世间万物本性虚空不实,是假而非真。黄庭坚将世间万法皆看成“幻”,书画创作也是如此:

    小鸭看从笔下生,幻法生机全得妙。[9]

  晚学长沙小三昧,幻出万物真成狂。[10]

杨歧宗袁觉禅师赞黄庭坚“惠崇烟雨芦雁,坐我潇湘洞庭。欲唤扁舟归去,故人言是丹青”为深得“禅髓”之作。[11]黄庭坚把画境看成真实,这是视假为真;但在更多的时候是视真为假,黄庭坚常把真山川看成意想中的画境:

       江东湖北行画图,鄂州南楼天下无。[12]

       李成六幅骤雨笔,挂在东南楼阁前。[13]

       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14]

黄庭坚有时又将自然的物象想象成字迹或是书字,这同样是以假为真:

       江形篆平沙,分派回劲笔。[15]

       看云飞翰墨。[16]

“幻法中无真假”观照方法体现了“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华严法界观,黄庭坚运用这一观法不仅打通了各种不同艺术之间的媒体界限,而且将艺术视角伸到自然万物,从自然物象中悟入书法。黄庭坚云:

       乃知世间法,非有悟处,亦不能妙。[17]

黄庭坚悟入的方式是“触目菩提”。黄庭坚云:

       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18]

日出云散、水流花开、碧天环月、翠竹黄花无一不呈露着自性的奥秘,显现着祖师的禅心。

黄庭坚的悟道经历体现了黄龙宗“触目菩提”的宗风。“触处领略,鼻秽馨香,都不碍此鼻尖头也。” [19]黄庭坚将闻桂花而悟道的经验运用于书法修证的过程,“山山皆画本,处处是诗才”,诗画和自然物的势、象成了黄庭坚悟入书法的媒介。

黄庭坚用“法眼”去关注自然万象,然后又把他的观照所得熔铸成他书法中的“眼”。这就是黄庭坚“字中有笔”的具体含义。从“文字禅”的观点看,禅可“示”可“悟”,但不可言传。因此,从创作与鉴赏两方面看,黄庭坚的“以禅入书”和我们从黄庭坚书法中悟到的“禅”(妙处)都涉及个人的内在体验,是无法形诸语言文字的。本文并不想去说那不可说的“禅”,而只是从研究黄庭坚悟入“字中有笔”的媒介入手,为欣赏者悟入黄庭坚书法中的“禅”设置某种机缘、提供某些方便而已。

“字中有笔”侧重于用笔的微妙,从过程和结果看,又可分为挥运之妙和形质之妙。以下结合黄庭坚的自述与后人对他作品的感悟,从他悟入“字中有笔”的媒介入手,详细考证并描述黄庭坚的“法眼”所关注和发现的东西。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本文导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