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举:海派书画五十家书画动态

新浪收藏 / 2013-03-08 15:58

过去一百年开始的时候,中国画的景色已经十分迷蒙。中国画和其他所有的艺术一样,一开始便具有了所有的美。古往今来的所有的中国画家,都只是以一己之力去发现和开采其中的一些美。晋唐和宋代的杰出的中国画家,握着笔面对生活、面对山河,中国画与生俱来的美感,为他们画出属于晋唐、属于宋代的杰出的中国画,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元明清的中国画家大都忘却了中国画原本十分开阔的本相,他们只是在前人已有的笔墨里寻找自己,他们只是满足于把前人已经发现和开采的中国画的一些美,表现得淋漓精微,在这淋漓精微的表现中,他们最终迷失了自己。少数出色的人,譬如八大、石涛,他们的画忘不了自己,然而他们只是寻找了自己,却改变不了江河日下的中国画的前程。而扬州八怪那样的缺乏才能、缺乏对中国画的真正领悟,只仅仅表现一颗对中国画现状愤世嫉俗之心的画家的作品,则从另一面把中国画引向了末路。

过去一百年开始的时候,是“海上画派”(即“海派”)出生的时候。因为海禁大开,晋唐以来千百年不变的中国人的社会形态和生命状态发生了剧变。上海这个中国年轻而最具生气的城市,这个中国画坛的中心,最深刻又最明了地展开着这种剧变。在这个城市流泻自己的生命的中国画家,天然地要用笔墨去讲述这崭新的一百年,要用笔墨去倾诉这一百年间中国人崭新的审美心情。而中国画与生俱来的无限可能性,让他们能随心所欲地画出属于这一百年的杰出的中国画。这些画家被称之为“海上画派”。对于“海上画派”,评论家都感觉到是一个存在,然而各自所表述的,又不是同一个存在。我认为“海上画派”这个存在,应该是这个画派囊括的画家,都在上海开始或确立自己的成就,而不管这些画家的画风如何。譬如说直接借鉴晋唐,而展开了现代的中国人审美理想的张大千、吴湖帆、谢稚柳,譬如中西融合派的林风眠,譬如另一样式的文人画的丰子恺,譬如取明清的水墨写意直接表达现代人审美心情的虚谷、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和以后的唐云、程十发,应该都属于“海上画派”。有意味的是,“海上画派”的“海上”二字,正好表达了过去的一百年的文化和艺术的精神和本质。晋唐以来的千百年,它的精神的本质其实是黄土文化。而过去一百年的精神和本质则是海洋文化。“海上”二字,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这个画派的载负和底色。就此而言,在画中不竭地吞吐着现代中国人的意气豪情的刘海粟,天然地属于“海上画派”。再推而言之,京华的齐白石,乃至徐悲鸿,岭南的“二高一陈”,无不直接或间接地为海风所及。

“海上画派”凝集着过去一百年中国画的几乎所有的光荣。在一百年过去的时候,把“海上画派”中一些画家的名字和他们的功业收录下来,是为过去一百年的中国画所作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历史性记载。《海派五十家》收录了这一百年来出现的中国画的大师,这些令人敬仰的大师,把中国画引导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海派五十家》还收录了这一百年来在各自的寻觅中消耗着性命,发现和开采着中国画的潜在的一些美的一批具有大成就、大力量的人物。诚然《海派五十家》中的“五十”,不是一个序数,而只是一个“数”。古今中外,画家的艺术成就的高下,从来不用序数来排列。况且“五十”之内也好,“五十”之外也罢,画家的宿命,都是一个人很孤独地面对艺术、面对历史。面对艺术和历史,所有的群体都必然一一瓦解,所有的扶持都会成为挽歌,只有一个人才能争夺光荣,也只有一个人才能享受光荣。当然《海派五十家》所收录的,都是可以一个人争夺光荣,享受光荣的画家。他们各自的才情、成就、壮志和梦想,无疑是海派画家的真实代表。同时要说明的是,本书撰写者徐建融、卢辅圣、江宏、毛时安、周阳高,都是目前国内一流的美术理论家,而且他们都居住在上海,都在“海上画派”的浸淫中,展开着自己的非凡思绪和灼见。因此,这本《海派五十家》,称之为刚刚过去的一百年中国画的第一份世纪小结,当不为过。作为中国画的一个伟大的时段,“海上画派”将留下精神,留下声息,也留下光荣。

  2000.11.3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