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对自己的美学标准负责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沈语冰 / 2013-03-11 16:46

沈语冰: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

记者:99艺术网 北京特邀记者 林善文

时间:2007年11月10日

地点:月亮河度假村

记者:在年会上,我听到您说希望批评界能够再多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比如对西方的一些批评著作的引进,而且您长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请您谈一下,在今天艺术那么火的年代,您对批评是怎么看的?

沈语冰:是这样的,我认为批评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工作,它有它自身的价值。批评有两个侧面,一面直接面对现场,另外,批评话语本身又具有相对自律的一面,从一种艺术批评话语推向另外一种话语,它是有延续性的,比如说从罗杰·弗莱到格林伯格,他们之间就有延续性。所以批评有两个侧面,一个是直接面向艺术现场,一个是它自身的建设。因此不管现在的艺术市场是多么火爆,艺术事件又有多么热闹,也不防碍艺术批评自身的建设,而这个建设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它的基础性工作。

基础性工作又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在我们自身传统的一边,对传统中那些批评资源、批评理论、批评术语、批评话语系统进行挖掘整理开发,因为我们中国传统的艺术批评是很发达的,书论和画论当中有大量的书法批评和绘画批评的资源。西方的一些批评家都对我们的书论和画论赞不绝口。比方说巴克森德尔,他写过一本书叫《意图的模式》,他就说他非常羡慕中国古代批评语汇的丰富、细腻,是西方的语汇和术语远远比不上的,所以说传统这一块需要挖掘、整理和开发。

另外一块就是西方艺术批评的理论、历史和方法的引进,这作为批评自身建设的一个基础工作也具有相当大的意义。最基本的意义就是参照,因为西方进入到现代的语境,市场的语境,进入到当代艺术的语境,都比我们国家要早,他们都曾经经历过那些事情,批评家都介入了那一段历史,已经有了很丰富的批评资源。对这一块资源,我们可以引进、吸收、消化,成为我们当下从事艺术批评很好的参照系。其中有一些方法具有普世性和普世价值,也可以拿来运用;它的批评历史本身对我们也有参照意义,所以说这一块工作的意义也是很大的。现在艺术市场很火爆,艺术实践很热闹,批评家对看得到当下效应的工作做的比较多一些,相对来说,做基础性理论工作的批评家或学者少一些。我正在做的就是一个非常基础性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对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的引进、介绍、述评和消化吸收。

记者:可能大家不是太了解您对中国传统文化那一块的了解,很多人可能都把您看做是“崇洋”的那些人来理解,西方理论的一种……

沈语冰:完全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知道我的一些写作背景的话,就不会有这么一种错觉。因为我是花了大量时间来研究中国的书法和绘画的,而且我的第一本书就是研究书法方面的书,我98年就在中国美院出了一本关于中国书法方面的书,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我对中国古代传统有着相当认同,我自己也从事书法和国画方面的实践,不仅是研究,自己也写字、画画,这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批评家没有实践方面的亲身经历——或者再往上讲,批评家上升到更高的程度就是理论家或美学家——如果说对任何艺术媒介都一窍不通的话,那他就是空头美学家,他的艺术感觉肯定是不会好的。所以说批评家也好美学家也好,都必须对某一种媒介比较熟悉。比如书法,比如国画,或者是油画,或者是雕塑或者是其他媒介的艺术,对某一种媒介的实践要有一定的了解,他的批评感觉才会出来,对艺术的感觉才会出来,然后再加上他的长处,——批评家的长处就是他对理论的训练可能要比一般画家,乃至史学家,功底要深一些。所以说要将这两方面结合起来,一方面是理论,一方面是实践。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2013/0416/1366100172362.jpg

沈语冰

沈语冰,1965年生,法学硕士、文艺学博士。现为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博士...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