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代鉴定大师兼画家徐邦达书画动态

中国商报网 / 2013-03-15 09:53

2012年初,一代书画鉴赏大师徐邦达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闻此噩耗,收藏界、鉴定界等业内人士纷纷缅怀这位书画鉴赏大家。徐邦达的逝世,无论对文化界,还是书画鉴定界无疑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徐邦达1911年生于上海。家中富收藏,幼年即接触大量古今字画。稍后,又入当时海上著名书画家、鉴赏家吴湖帆先生之门,书画与鉴赏能力日进,年不及三十,即以擅鉴古书画闻名于江南。1949年,被聘为上海市文管会顾问。1953年后,转至北京故宫博物院一直从事古代书画鉴定研究工作。

作为鉴定大师的徐邦达,其实还是一位学者、书法家和画家。他出身于书画收藏之家,自幼受环境的熏陶,喜爱诗词书画。他对书法鉴定的学习,固然不忽视文献记载的传记与流派,而尤其重视书画作品的风格与形式。对风格形式的把握,除去视觉记忆之外,主要靠认真临摹。他曾说:“因为要临得像,非一点二回的看,细捉摸不可。临摹一遍,真比欣赏一百遍还要记得清楚,搞得明白。”先生的书法最早从柳公权入手,但稍后为了锻炼鉴别能力的临摹,使他学习的范围十分广泛,从早年临画的款题考察,其晋唐小楷、汉隶八分与宋元行书,均颇得古人神韵。40岁以后,因为他投入了新中国的书画鉴定工作,书画便成了业余爱好。但因自书诗词和鉴画题跋的需要,行书一直不曾间断,终于在六七十岁时,形成了清润娴雅、韵味独具的面貌,卓然自成一家。

这幅录唐王之焕《登鹳雀楼》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行草条幅,可谓是徐邦达行草的代表作。通篇酣畅淋漓,一气呵成,行中带草,极尽笔法变态,又饶于字外情韵。先生取苏轼之态浓意远,米芾之尽秀极妍,上溯李北海而厚其气,下参董其昌以畅其韵。再以数万件书法名迹陶融滋养,于是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自家风貌。不过,在广取博收集其大成的过程中,影响先生书法体貌最大的一家是米芾。这可能因为,米氏不但是宋代享有盛名的文人书画家,而且更是别具卓识的书画鉴定家。

徐邦达历经七十多年的探索,积多年的体悟和实践,其书体以行为主而略杂草法,结字取法米芾,又汰去米氏夸张、故作姿态的习气,务求圆润婉转,又加之画家的优势,使他的作品墨色清新秀润,线条富有弹性而质感强,观之大有“方寸天地见宇宙,笔走龙蛇写春秋”之气势。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