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沈语冰:在剑桥听音乐

乔·考伯(Joe Coper)先生矮小、精明,退休前曾长期担任教会房产Link House的管理员。他满头银发,但一对明亮的眼睛使他看上去年轻许多。很少人知道他是一位热衷于慈善事业的爱乐者。

当我听说他年轻时曾在圣约翰学院合唱团唱歌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位活生生的圣约翰学院合唱团的成员就在你眼前,这让人太感意外了。我听过这个赫赫大名的合唱团的许多录音,他们在纳索斯(Naxos)灌制的《英国艺术歌曲》CD是爱乐者的必藏品,有《企鹅唱片评鉴》的“三星带花”之美誉。你怎么也不能把举世闻名的圣约翰学院合唱团与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头儿联系在一起。

“告诉我,”我迫不及待地说,“告诉我一些圣约翰学院合唱团的事。”

乔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对往事的缅想使他的神情仿佛笼罩在一层年轻圣洁的光辉里。

“每一个晚上,在剑桥的某个地方,都有一场音乐会,”乔说。 

此言不假。如果你到过格林街(Green Street)的音乐书店,就会发现排得满满的音乐会日程表正在等着你的选择。节目单简洁的说明似乎也在向你发出邀请。每学期一开学,各个学院整个学期的音乐会活动就已排定,只等着你的光临。大到大型的宗教音乐与交响乐,小到独奏或独唱音乐会;昂贵至数十镑一场的大型音乐会,便宜到免费入场的小型演出(但结束时一般有募捐活动,通常一镑足矣),剑桥的音乐活动之频繁多样,令人有不知所措之感。

莫德琳学院(Magdalene College)音乐协会的小型音乐会就颇有特色。罗宾逊厅(Robinson Hall)并非专为举办音乐会而设,但只需搬来一些座椅,演员往那儿一站,就俨然一个音乐沙龙。我在那里听过柯尔博士及夫人(Dr. and Madame Cole)的“钢琴与声乐”音乐会。柯尔博士演奏的肖邦《前奏曲》是大多数爱乐者耳熟能详的曲目,因此十分讨巧。柯尔博士居然只穿家常毛衣,裸着前臂,上下挥动,全然不觉自己是在听众面前,倒像是在自家客厅,兴致所至,在键盘上快速走一阵,过过手瘾。

柯尔博士的重头戏是萨蒂的《三首吉诺佩蒂》(Trios Gymnopedres)。柯尔博士在演出前觉得有必要稍作解释。其实,对老牌的爱乐者来说,萨蒂的这部作品并不陌生。作为对瓦格纳繁絮滥情的后期浪漫主义的反动,萨蒂开创了一种处心积虑的简洁内敛的风格。他的《三首吉诺佩蒂》,其简约精确处直接巴赫神髓。柯尔弹得有滋有味。与先生不同,柯尔夫人的英文歌曲不好唱,但夫人演绎的科普兰名曲《河上的鸭子》和《过分依赖你》,惟妙惟肖,细致入微,博得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这样的小型演奏与演唱,更像是一次圣诞聚会。与音乐沙龙不同的是,剑桥人的音乐社交多了一些流动性。你不知道听众会是什么人,也无法预测究竟会有多少人光临。如果做一个简单的分类,人们不妨将剑桥人的音乐生活视为介于传统沙龙的音乐社交与现代都市的商业演出之间的某个中间类型。

在著名的国王学院教堂(King’s College Chapel)听一场高水准的音乐会,是你在剑桥的少数几个must之一。所以,当你得知那里将上演复活节学期(Easter Full Term)的压轴戏——贝多芬的《庄严弥撒曲》时,你根本不必有任何犹豫,尽管票价在中国学者与留学生眼里可能贵得惊人(普通座位票26英镑)。贝多芬的这部巨作当然已不用多作解释了。“来自灵魂,诉诸灵魂”曾是贝多芬写在这部弥撒曲扉页上的题词。再没有比在国王学院教堂这样的场所演出大师的这部杰作更合适的地方了。

国王学院管弦乐团与合唱团的成员都来自剑桥。他们或许是从学院外招聘的乐手,大部分则是学院的学生歌手。演出前二十分钟,他们才在学院大门口三三两两地出现。如果不是他们平常的外套里穿着严整的晚礼服或是肩背着提琴盒,你根本无法断定他们就是将为你演奏与演唱的人。演员从你身边的过道经过,然后调试琴弦,没有高出一般座椅的舞台,更没有后台。剑桥音乐生活的这种“解神秘化”(de-mystification),使你更加感到音乐并不遥远,它就在你身边,仿佛触手可及。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