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沈语冰:光影四重奏:《犹在镜中》

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第二首,D小调,作品第1008号。这是伯格曼黑白片时代最伟大的电影之一《犹在镜中》的主题音乐。这首组曲的第四部分“萨拉班德”在影片中出现了四次:片头作为引子出现;第二部分,女主角偷看父亲日记,发现自己患有不治之症,而父亲却能冷静地记下她的病情发展时;最后一部分,也是全片高潮,当女主角与她弟弟在搁浅的破船上发生越界悲剧,走向沉沦与毁灭时;以及全片结束时作为尾声的重现。这个主题表明,任何试图用言语来分析伯格曼的这部伟大之作的举动都是徒劳的。对于巴赫,人们只有聆听。对于伯格曼,人们虽然可以说许多,但他的伟大处,却正如巴赫的这首“萨拉班德”一样,我们除了远远地一望其令人颤栗的渊深外,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犹在镜中》1960年7月开拍,9月封镜,次年10月发行。伯格曼称“这是我的第一部真正的小型合唱剧”。有两个事实对影片产生了决定性影响:一是伯格曼将斯特林堡的几部戏剧刚刚搬上电视;二是他与钢琴家凯比·拉莱蒂的婚姻。它们共同促成了伯格曼的“室内剧”(Chamber drama)概念。斯特林堡在严格的时间框架内将非理性与现实强迫性混合,并只准有极少量演员参与的戏剧,是伯格曼所说的“室内剧”形式的主要特征。斯特林堡的戏剧还有一种音乐内涵,即它更适合像室内乐那样,在一个亲密的小范围内,而不是在一个人头簇动的大堂里演出。伯格曼在谈到妻子的影响时则说:“《犹在镜中》的最好的东西来自凯比与我的关系。通过凯比,我懂得了许多音乐的东西。她帮我找到了‘室内剧’的形式。室内剧与室内乐之间的界线并不存在,正如电影表现与音乐表现之间并不存在界线一样。 

故事很简单:一个精神分裂的女人卡琳(哈丽叶·安德森饰)成了她身边的三个男人的中心:她丈夫马丁(麦克斯·冯·席多饰),一个只能无助地看着她疯去的医生;她父亲大卫(冈纳尔·约翰斯特朗饰),一个作家,正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能完全漫不经心地观察并记录女儿的病情发展;他弟弟米诺斯(拉斯·巴斯加德饰),对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来说,她是他渴望得到又竭力反抗的神秘异性的代表。

你可以说,这不就是一个歇斯底里的个案吗?或者,不就是一个带有严重宗教倾向的精神分裂症的病例?确实,这是伯格曼最表层的意图。但是,根本用不着看到影片最后,你就会感叹这岂止一个医学发现!

伯格曼在其工作手记里以极其精确的语言记录了这部作品的构思: 

一个神灵对她说话。她卑微地顺从这个她膜拜的神。神是黑暗也是光。有时他给她难以理解的指示,唆使她喝海水,杀死动物等等。但有时他又充满了爱,并给她最重要的体验,甚至是在性事方面。他以米诺斯,她弟弟的面目降临。与此同时,神又迫使她戒绝婚姻。她是一个正在等待新郎的新娘;她决不能被别人玷污。她把米诺斯拖入她的世界。而他则情愿地、急切地跟随着她,因为他仍生活在青春期的边缘。神却不信任马丁与大卫,为了警告她,他使人们对他俩产生错误的印象。 

接着,他使自己越来越多地为她所了解,而这个人也开始探测神的力量,学着爱他,为他作出牺牲,并发现她被迫进入最投入的状态,然后又进入彻底的虚空。当这一虚空被完成时,神攫取了这个人,并通过她的双手完成了他的作品。然后,他遗弃她,使她不再有任何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这就是发生在卡琳身上的事。而她所跨越的边界正是墙纸上那怪异的图案。卡琳想要她丈夫马丁跪倒在神面前;否则神就会变得很危险。她试图迫使马丁这样做。而他最后却得到了大卫的帮助,给了她一针注射。立刻,她消失在墙纸背后她自己的世界里。 

伯格曼在手记里这样告戒自己:“不要对卡琳的病情多愁善感,要把它的全部恐怖的荣耀显现出来。”而在他的回忆录里,伯格曼又说:“我正在触摸一个现实的神明概念。但是那时我却在这一切之上涂抹了一层爱的伪装。事实上我是在保护自己,不受在我的生活中威胁着我的东西的摧毁。”因此,相信伯格曼的“病例说”与“个案说”的观众,是让了他一个小小的当。他称,其实这只是“魔术师的诡计”。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