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走向深入的书法史研究

陈献章书迹研究(自序)

核心提示: 继《黄庭坚书学研究》由中华书局出版之后,暨南大学陈志平教授新著《陈献章书迹研究》由文物出版社隆重出版!该著作是目前关于明代岭南著名大儒、书家陈献章书法的最为翔实和深入的研究成果。

陈献章书迹研究书影

走向深入的书法史研究(自序)

陈志平

作为现代意义的艺术史学科的重要分支之一的书法史研究,它的起步虽然比较晚,但是近三十年来,伴随着书法热的兴起和书法高等教育的推动,从事书法史研究的人数日渐增多,有分量、有创见的专著和论文也不在少数。2001年,江苏教育出版社隆重推出七卷本《中国书法史》,这是迄今为止书法史研究方面最为重要的收获;另外,刘正成主编的数十册《中国书法全集》显示了当代中国书法史研究的实绩和蕴藏的巨大潜力。综观三十年来书法史研究的成果,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书法史研究在当代学术平台上日受重视的事实。然而,也应该看到,当前书法史研究领域存在着零散、无序、缺乏学科高度和忽视学术规范的种种不足。

傅斯年先生说过:史学便是史料学。书法史研究无疑也是这样。近现代以来,书法史料的发掘整理工作可谓突飞猛进,特别是大量图象资料的出版、网络资源和电子古籍的应用,为书法史研究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条件,查找资料变得相对容易。书法史研究的难点落到如何辨析、处理和提炼史料上来。原来一向被视为畏途的考证之学在当代青年学子手中颇受追捧。近几年全国范围内的书学讨论会上考证文章所占比重的居高不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史料在书法史研究中的重要性以及研究者求真务实的学术品格。史料学虽然在书法史研究中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但是书法史研究决不满足于罗列史料,那种“录鬼簿”似的书法史著作在当代学术视野之下只能保留它作为初级工具书的基本功能。而那种沉湎于“E(电子)考证”的浅尝辄止者同样为有识者所唾弃。书法史研究的起点应该是一些书法现象,其中尤其是书家个案更是学者无法绕开的基本出发点和重要课题。

毫无疑问,当代从事书法史研究的学者在进行书家个案研究方面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结成专著的如方爱龙《弘一大师书法传论》(西泠印社2001年12月版)、白谦慎《傅山的世界》(三联书店2006年4月版)、祁小春《迈世之风——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石头出版社2007年8月版)、薛龙春《郑簠研究》(荣宝斋出版社2007年12月版)及笔者《黄庭坚书学研究》(中华书局2006年10月版)等等,这些著作虽然切入的角度和研究的视野各有不同,但是相同点都在于十分注重史料的扒梳和考证,而且基本上是采取“人物+作品”的结撰模式。积数年或者十数年之力专攻某一书家的研究,在当代书法史研究领域已经不是绝无仅有了。以上著作都出现于新千年之初,这是否可以表明,书家个案研究正在成为新世纪书法史研究领域的“新的学术增长点”?

当代的书法史研究,准确地说是书法史论的结合,不存在所谓单纯的书法史。在对书家个案的研究中,考证和阐释依然是研究者倚重的主要方法,虽然研究者在具体的研究中对这两点各有偏好,但最终都不约而同地会将两者结合起来。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那些偏爱考据的学者因为害怕被戴上“为了考据而考据”的“帽子”(或者说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多能”)而一再辩解考证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有不少人甚至抛弃了原本擅长的考据工夫而勉为其难地转向自己不太擅长的对于“意义”的研究。在笔者看来,这似乎大可不必。“目的”和“手段”其实很难区分,在自己是“目的”,在他人则是“手段”;在此时是“目的”,在异日是“手段”;“目的”和“手段”也没有高下之分,这乃是不易之理。研究者的精力有限,学有专攻,尤其在当今信息爆炸的时代,扬长避短不仅体现出一种人生智慧,无疑也是学术研究的内在要求。我们不能不承认,实证在学术研究中永远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本文导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