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毅:碑帖文化价值高出字画百倍文化传真

/ 2013-03-27 10:19

 

连毅,字开石,号祥峰,又号逍遥天子,北京大兴人。幼随大收藏家杨鲁安习字,20世纪八十年代又向著名书法家李鹤年、著名篆刻家蓝云等问艺,已故津门女书法家王千曾指点他对碑帖的收藏与鉴赏。其目前在天津市书法家协会工作,现为天津市印社办公室副主任、天津市政协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天津北斗画院院长、天津收藏家协会书画碑帖研究会会长。

天津书画碑帖研究会会长、碑帖收藏家连毅: 碑帖文化价值高出字画百倍

作为一个古老的收藏品种,具有上千年历史的碑帖过去一直属于“雅藏”,因为它既能体现收藏者的品位,也包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以及艺术价值。然而,在当下的收藏市场上,碑帖并不像书画、瓷器、家具那样受人关注,估价也与字画相差甚远。

天津收藏家协会书画碑帖研究会会长、碑刻收藏家连毅认为,目前碑帖的价值被大大低估,按常理来说其文化价值应该比字画高出百倍,“因为碑帖是字画的‘祖宗’,也是历史文化的延续,两者不能本末倒置”。

藏碑帖先提升个人修养

连毅痴迷收藏碑帖与他长期从事书法创作有关,因为爱好书法之人绝大多数都有研究、鉴赏、临摹碑刻拓本的习惯。自幼随著名书法家杨鲁安习字的连毅在20世纪八十年代曾向著名书法家李鹤年、著名篆刻家蓝云等问艺,还曾经在碑帖的收藏与鉴赏方面得到过已故津门女书法家王千的指点。

在连毅看来,想收藏碑刻拓本必须博学多识,不仅要懂得书法,更要了解古文字学、碑版学和历史。“碑帖对收藏者的国学水平要求很高,收藏者必须博古通今,方能在潜心钻研后披沙拣金。当初我和老师学习古文字学时,先生把每个字的来历都讲得特别透彻、清晰,只有了解字的来历,才能从碑帖上获得关于书法的感悟。每个字都可以产生变化,既能变小也可以延伸,大大开阔了视野。有些人不论写哪种字体,楷书也好隶书也罢,都是千篇一律,这样的人多半不清楚字的演变和来历。”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是一幅广为人知的名联,在连毅创作的书法作品中,5个“声”字、5个“事”字写法无一相同,有的从汉砖演变而来,有的源自大篆,有的与小篆颇有渊源,还有的与金文有关。种种精妙的变化都是连毅从碑帖中感悟所得,“碑帖是书法的根基,但收藏碑帖并非简单地只学习字的写法,而是要读帖。写书法需要融会贯通,读的碑帖越多、领会的知识越多,自我发挥得越好。每当在碑帖里遇到同一个字的不同写法,我都会把它背下来、写下来,逐个反复研究、论证。”连毅说。

修复明拓孤本《山河堰落成记碑》

除了废寝忘食地研究碑帖外,连毅还自觉承担起了保护这项古老收藏的责任。为了尽可能地搜集碑帖避免其流失,连毅把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买藏品上,而且还呕心沥血地复原了多张已经被判了“死刑”的碑帖。

被连毅花两个月修复好的《山河堰落成记碑》是汉中地区分布在褒斜古栈道南端的石门隧道及其南北山崖的104种摩崖石刻中的最大一块碑刻,里面同一个字有十几种写法。摩崖刻晏袤书,隶书十六行,行书九字,字大六寸许,碑文书法飘逸自然,显示出宋代晏袤的隶书深厚功底。

这幅《山河堰落成记碑》当初已呈碎片状,上千片巴掌大的纸凌乱无序地放在包袱里,看到如此破损的情况,不少人都劝连毅别干这种受累不出彩的活儿。可连毅知道这是孤本,如果自己放弃的话世界上又将失去一件精品,哪怕再困难也要试试看。

于是,连毅和朋友们开始了修复工作。幸运的是,这幅碑帖采用棉纸印成,有些地方可以用最轻的力道一点点搓开。每清理好一张碎片,连毅都用图钉钉在墙上,最后工作室整面墙都被钉满了,一共用了1000多枚图钉。后来,这幅“痊愈”的《山河堰落成记碑》参加了天津“首届中国历代碑刻拓本收藏展”,是其中拓片尺寸最大的一幅,引起了现场观众的浓厚兴趣,成为普及碑刻拓本知识难得的实物。

碑帖文化应得到完整传承

虽然碑帖具有极大的历史文化价值,但其在收藏市场上却是冷门。“尽管通过各种拍卖会、展览的宣传,碑帖现在的价格有所回升,人们也开始逐渐认识它,但是真正懂碑帖文化的人仍旧太少。有句俗话叫‘家财万贯不如宋纸一片’,碑帖不能再生,所以它的价值远远超出字画百倍。以前懂碑帖的人多为大学教授、学者、书法家等具有一定文化修养的人,现在很多收藏碑帖的人都看重它今后的升值潜力,不屑于研究其文化,这种收藏理念是错误的,更是可怕的。”连毅忧心忡忡地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振兴碑刻拓本收藏,将这项文化完整地传承下去。

连毅认为,年代久远且涉及名家作品的孤本、善本升值潜力最大,比如唐拓、宋拓等早期的拓本,这些拓片存世量少,市场价格较高。但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市面上出现的旧拓片都存在造假现象,藏家出手须三思而行。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