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同昌:潇洒地行走——张良书法艺术析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良 / 2013-03-27 15:44

初遇张良,是在一次书法展览上,平和中夹著一些矜持,再识张良,是在其供职的单位办公室,张良拿出新近创作的数十张书法,展卷品评,谦逊之情、自信之心溢于言表,其对书法传统艺术的执著,对当代书法创作的变化与发展,对流行书风走向独到的把握,对艺术与本职工作的关系摆布,都让笔者感到,面前的张良,是一个沉稳于事、执着于艺、有思想见地的青年书法家。之后,与张良多有茗茶谈艺,乐于翰墨,书事相通。时有张良在各种比赛中获奖的信息不断传来,而让人欣喜的是,张良今年进入中国书协举办的国字号展览的竟达五次之多。由作品探源书法家的艺术轨迹,从口碑关照书家的为人为艺,立体的张良及其艺术风格日臻清晰。

中国书法在新时期的振兴与飞速发展,既有千千万万书法爱好者以雄厚的群众基础铺垫与推动,又有各种报刊、出版以及网络的广泛传播与互动,更有各种地方性、团体性以及国字号展览的聚焦与引领,盛世盛事,热潮不减。当今信息时代的书法爱好者,远比过去的书写者或书法家幸运,古人靠手札交流、访问观摩,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心追手摹凤毛麟角的名家,而现在我们已经能够饱览从古到今的各种法帖碑版,在各种频繁的展览中游走品评,从众多的风格流派中遴选自己的所爱。当代书法的变化与发展,其款式的新颖多样、笔墨技巧的丰富多变,个性风格的争奇斗艳,实远超前人。各种名目皆备的展览,应征者如云的残酷竞争,投稿万件、入选千件、获奖数十件的无情淘汰,在这样的“竞技场”出类拔萃、站稳脚跟并能有一席之地,其作品必须有深厚的传统,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强烈的个性,在历史、时代、个体三方面的融会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支点。由此来看张良,其无疑是一个成功者。

张良出生于山东莱西一个教师家庭,书香门第的熏染,循序善诱的启蒙,凭着其聪颖、灵性和勤奋,十几岁便能执笔书写春联,在学校办板报小有名气。及入大学,由于其已经临摹兰亭多年的功底,在郑州轻工学院渐露头角,担任了校书法协会副主席。此间,中原深厚的文化底蕴、省城书法名家云集、各种展览频举的便利机会,使张良从儿时就打下基础的书法爱好,在这片沃土里得以膨胀,而且学业之余能够更多的结交河南书法界的老师,耳提面命,近水得月,杆头更进,为书法艺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和开端。他开始广泛的涉猎,临写、创作均以行、草、隶为主,间写楷、篆,由对大家的追随膜拜到理性顿悟,写出了自家面目。

张良的书法作品,字里行间透着一种端庄峻拔之气和俊秀潇洒之美,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书法风格深得赵体之韵,于刚劲中寓绵密,在法度里展性灵,特别是赵子昂形聚而神逸,秀美潇洒,婉若魏晋名士,风流倜傥,直入右军之室,深得其精髓。其楷书苍劲有力,点画隽秀,章法严谨,尽显作者的书法功力之神韵;其草书笔力遒劲,虚实呼应,飘逸中又显儒雅洒脱;其行书跃宕起伏,气韵生动,如行云流水;少有的隶书也洋溢着浓厚的书卷味,显得气息高古而有别趣。

中国书法就审美风格而言,有雄强、秀逸、朴茂等类别,张良的行草书无疑属于秀逸。他的书法创作是用现代审美思维对传统艺术的内涵进行新的阐释,借汉字的造型美和线条的丰富表现力,来表达他对生活的感受。无论斗方,还是条幅、对联,都写的气格饱满、神采飞扬。“书道之妙,神采为上,行质次之”,中国书法中,从来都是气息比技法重要。张良是比较好的把握了行书的气。在他的四尺、六尺大幅作品里,犹有表达。张良认为“行草书要强调‘气满’,只有‘气满’,作品才‘整’,才‘畅’,昂扬之生气和生机则显现;气不满,作品则碎、断、板、滞,不足观。”目睹张良创作其实也是一种享受,他持笔在手,意由心发,气自腕流,笔酣墨饱,一气呵成,行笔急、徐、轻、重、跳荡一任自然。赵孟頫的形聚神逸,王铎的奇肆不羁,米元章的潇洒从容,徐渭的奇拗刚劲,傅山的连绵雍容都在他的笔下显现出来。他对笔力的把握有较强的自我意识,在笔与纸的接触与运动中,中锋为主取“力”,侧锋为辅取“妍”,左盘右带,或驻或行,或聚或散,或简或繁,书法作品将自己对天地万物的感悟溶铸于笔端,“笔挟风雨意纵横”,直抵人书合一的理想追求。

张良的行草作品,几乎每件都有新面孔,而且十分注重旋律、节奏的变化,抑扬顿挫、起承转合协调自然。其转笔纯厚而流畅,灵动而不诡异,沉实而不呆板,如行云流水,常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应该说,行书的书法创作,止是一种功力。运笔倜傥纵横,并不等于草率信笔、一味求快,而是沉稳于振迅、中锋与侧锋的辩证统一。以中锋为主穿插使用侧锋,使字的姿态变化万千,将左右顾盼、前呼后应以及正侧、俯仰、疏密、肥瘦等因素统一在全篇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枢,使作品天真放达,毫无刻意做作之嫌,方是上乘之作。张良的作品,狂而不燥,放中有收,张中有驰,“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与当下流行的行草在笔法、字法、章法、墨法上“反正统、尚奇异”,偏重于强烈形式感的倾向相比,张良的行书倒显得温尔文雅,彰显了深厚的功底。黄庭坚曾说过:“心能转婉,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古人工书无他异,但能用笔耳。”张良的行草写出了痛快又沉着、放纵又有分寸的独特风格,写出了笔势疾速、浪漫纵横的才思。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