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弓: “字组”的概念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09 15:48

【内容提要】 “字组”是概括书法作品中艺术形象特性的一个新概念。本文着重阐述提出“字组”概念的历史渊源、现代学术背景,基本研究思路、基本内涵以及需要进一步深入探讨的问题。

【关键词】    字组   艺术形象

经过多年思索,笔者以为概括书法作品中艺术形象的基本概念应有两个,一是“字”,二是“字组”。这里主要谈“字组”。

先从唐代书论家张怀瓘一个“疑惑”说起。他在《书议》(公元758年)中说:“然草与真有异,真则字终意亦终,草则行尽势未尽。或烟收雾合,或电激星流,以风骨为体,以变化为用。”(1)意思是正书以“字”为核心,一“字”的笔画写完了,其“意”也就完结了,但草书不一样,一“字”的笔画写完了,笔势却没有完,其“意”当然也没有完。张氏确实从理论上看到了正书与草书在形态上的区别。他在这里虽然使用传统的“体用论”,把正书与草书统一于神韵“风骨”,但仍留下了理论上的疑问,无法解答二者在形态上的巨大差异,形态上的巨大差异当然会影响到“风骨”的表现。

我们知道,篆、隶、楷这些“正书”均以单“字”为核心,自我封闭,传统书论家也都是以“字”为基础进行理论思考的。例如孙过庭,他在《书谱序》中(687年)说:“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2)这在古代书论史上是首次揭示了书法作品形态的整体构成及其内部关系。可是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书作中“积点(画)成字”与“积字成篇”的性质是不同的。严格地说,“点(画)”不是欣赏的对象,欣赏的对象是“点(画)”所构成的“字”;“点(画)”与“字”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而“字”与“篇”则不是这种关系,“篇”是多“字”的松散集合。(3)《书谱序》没有讲这二者的区别。是不是张怀瓘意识到孙过庭的这个缺憾,看到了“积点(画)成字”与“积字成篇”的不同性质,才提出了“一字已见其心”的重要命题?从逻辑上看,应该是这样的。  

张怀瓘在唐玄宗开元年间撰作《书断》的同时,模仿西晋陆机《文赋》而创作《书赋》,专门探究书法理论,遗憾的是《书赋》已亡佚,其主要观点似保存在他的《文字论》中。《文字论》(727年)说:“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同“现”)其心,可谓得简易之道。”(4)意思是说书面语(文学)须“数言”才能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这近似于现代语言学的句子理论,即句子是表达完整意义的最小单位,但书法则是“得简易之道”,一个“字”就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形象(他又称作“意象”),能独立地表现书者的精神世界。《文字论》还提出“从心者为上,从眼者为下”,“惟观神彩,不见字形”等重要论断。在古代书论史上,张怀瓘首次揭示了书法作品中的艺术形象的特性。他的这些重要命题,至今仍然是我们书法美学认识书法作品的理论基石。(5)

可问题是怎样理解行草书中的“行(字)尽势(意)未尽”这种特殊的现象呢?“一字”的理论显然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张怀瓘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没有解答这个问题。这当然不是他个人的原因,而是时代的限制,古代知识系统中没有能够解答这个问题的思维方式及概念术语。
从今存魏晋时期的书迹史料中,能粗略看出便捷书写中形成的突破单字限制而寻求上下字紧密联系的过程,东晋二王的今草是其代表。在某种意义说,古代书家的艺术追求总趋向,就是探寻字行中上下字的紧密联系以及整幅字的紧密联系。盛唐出现的狂草,在追求这种紧密联系上达到了极致。张怀瓘也擅长草书,自许其草书“筋骨立形”、“神情润色”,独步数百年间。可见他能从理论上提出草书“行(字)尽势(意)未尽”问题,也不是偶然的。

上世纪80年代书法美学热兴起时,“线条说”比较流行,至今仍有影响。简单地说,它就是借用西方现代抽象绘画理论来解释中国书法。它确实在某些方面增进了我们对于行草作品中的笔势的认识,但遗憾的是,它的基本思路与结论却偏离了中国书法的本质。对于一种新理论观点的正确认识,往往需要一定的时间。当它所涉及的客观现象的诸多方面,或者说相关问题都充分呈现以后,才有可能比较全面、客观地评估它,犹如黑格尔所言“猫头鹰在黄昏时才起飞”。对“线条说”的认识正是如此。笔者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写作《书法学习心理学》时,仅只是用“字组”这个新概念去描述行草作品中多字组合的造型整体,说明自己对“线条说”还缺乏清醒的认识。(6)

近年在探索书法作品理论的过程中,重新思考一千多年前的张怀瓘提出的“行(字)尽势(意)未尽”的问题,觉得可以用“字组”概念来解释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扩展“字组”概念的内涵,既包括造型整体,又包括多字的笔势连接整体。所以笔者给“字组”下了一个新定义:书法作品中相邻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字构成的完整的艺术形象的整体,即是“字组”。所谓“完整”,是指字与字之间点线运动的连接,或者是字与字之间点线造型的关联,二者必居其一。
“字组”概念原本是从现代汉语语法的“词组”概念转换过来的。“词”、“词组”和“句子”是现代汉语语法最基本的分析手段,书法理论中的“字”、“字组”、“字行”与“词”、“词组”、“句子”有点相似。现代汉语语法的学理根源,主要是西方现代结构语言学。随着中华文化研究的逐渐深入,我们更加关注汉语言的民族文化特点。近些年研究者开始质疑现代汉语语法的“词本位”及其西方语言学的学术背景,提出了“字本位”的研究思路与“字组”的新概念。随着“字本位”研究的深入,“字组”概念,不仅是讲语法,还涉及汉语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中文信息处理的“汉语形式化”探索。(7)这些新动向、新成果对我们书法理论多有启迪。实际上,汉语研究与书法研究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前年笔者专门撰写了《论“字组”》的长文,从书法作品理论的整体框架去阐述这个问题。(8)不用说,书法的“字组”与汉语的“字组”是有区别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