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书学研究的结构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陈志平 / 2013-04-11 16:12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古代书学史研究逐渐步入学科建设的轨道。在这一发展过中,书法美学一度受到研究者的特别关注,有关书法本质和意义的探讨一时成为显学。受当时主流学术的影响,从大文化背景来讨论书法理论的文章层出不穷,西学大擅其宠,而传统的重视史料甄别和考证的实学则很少有人问津,志大者不屑此道,才疏者力所不能。众所周知,学术研究必需以史料为基本出发点,阐释不排除实证,乾嘉以来的朴学传统为我们昭示了这一学术旨趣的科学性和强大生命力。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张天弓先生便敏锐地注意到当时学术发展的偏向,凭着一股自信与执着的精神,全身心投入到汉唐书学文献的考辨清理工作中。二十多年来,他先后发表相关研究文章70余篇,首次系统地对先唐120种书学文献进行了全面、系统、深入的考辨。其代表性论文有《先唐咏书辞赋研究》(2000年)、《永明书学研究》(2002年)、《论梁武帝与陶弘景相互论书启及其相关问题》(2004年)、《论“字组”》(2005年)等。《张天弓先唐书学考辨文集》即是张天弓先生二十余年来在这一领域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该书收录先唐书学考论文章40篇,附录相关的唐代书学考论文章5篇。2009年12月由荣宝斋出版社梓行。

张天弓先生的研究无疑是特别值得关注和重视的当代书学研究领域最为重要的成果之一。他承续乾嘉学脉,力挽书界狂澜,他的研究不仅系统地清理了数百年书学文献的真伪存亡,而且清晰地揭示了先唐数百年书学发展的脉络流变,不仅如此,他在方法论上的新创也为当代书学研究领域树立了不可多得的典范。

首先,张天弓先生对于先唐120篇书学文献的集中清理是当代书学研究领域最为重要的收获。《中国书法》2000年第12期刊载了张天弓先生《略论先唐书学文献》一文,并附录《秦汉魏六朝隋主要书学文献一览表》,此表收录先唐书学文献114篇,分朝代、姓名、生卒年、撰述、成书年代、最早辑录著录存佚、可信性、作伪年代等栏目,虽然只是结论性的描述,但是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幅完整的先唐书学文献的全貌图。在收入文集时,又作补充和修订,更臻完备。这份看似简单的表格背后,凝聚了张天弓先生十多年的智慧与心血。考证书学文献,最难的是对于文献性质的辨证和作伪年代的断定,这要求研究者有相当全面的历史文献知识和熟练科学的研究方法,张天弓先生于此均能游刃有余。他在文献的版本、校勘、辑佚、辨伪等方面用力至勤,收获也最夥。

张天弓先生十分重视书学古籍的版本研究,藉此发现问题并逐渐将研究引向深入。唐代张彦远《法书要录》收先唐书学文献多达二卷,凡十六篇,沾溉后世甚大。然而,研究者一般不曾留意《法书要录》的传本问题,而且推崇倍至,对其不足也多是回护。张天弓先生在考证《采古来能书人名》时偶然发现,今存明人毛晋刊《津逮秘书》本与宋人所见本颇有出入。北宋朱长文《墨池编》卷四收该篇“陈遵”条下有张彦远随文按语,长达127字,而明刊本则无。据张彦远按语,该篇原题王僧虔撰,与羊欣无关。另,宋初所编《太平广记》卷二0九收该篇亦题为王僧虔《名书录》。所以,该篇“王羲之”条有引用“羊欣云:‘古今莫二。’”就容易理解了。张天弓先生在钩稽出《法书要录》北宋传本的同时,又指出《法书要录》存在“不辨真伪的滥收伪文”、“漏辑前代重要的书学文章”、“收录明显错舛的文献”等严重不足,这为我们正确使用《法书要录》敲响了警钟。

古代的书学丛辑著作大多是相互转抄,存在大量的错讹、脱误现象,特别是稍晚于《法书要录》的《墨薮》,就非常芜杂,由此问津者鲜。论者援引史料往往从《法书要录》一下子就跳到《墨池编》,忽视《墨薮》在记录文献流传过程中的作用,最终无法了解诸多伪造先唐笔法篇目的真相。张天弓先生慧眼识珠,发现《墨薮》在整理先唐书学文献中具有特殊的重要价值。该书保存了伪托王羲之论笔法文字的最初文本,如《笔势图》(即卫夫人《笔阵图》),《用笔阵图法》(即《题卫夫人〈笔阵图〉后》)等。张天弓先生据此并结合初唐孙过庭《书谱》所言,推断在唐代是先有王羲之《笔阵图》,后演变成卫夫人《笔阵图》,同时还派生出其他诸多伪作王羲之论笔法篇目。不仅如此,《用笔法并口诀》篇首所述李斯《用笔法》,也就是卫夫人《笔阵图》所言李斯《笔妙》,于是将《法书要录》与《墨薮》对照起来考察,由此发现中唐以后伪造“笔法传授谱系”的诸多线索与材料。

古代书学古籍散佚严重,通过辑佚可以还原和补充书学史缺失和断裂的环节。张天弓先生十分注重佚文,这为他解决一系列问题提供了文献依据。例如他从南朝、唐代书学文献中检索到若干羊欣论书的佚文,从而发现羊欣的书论初步提出了“字形”与“自然”的品评标准,这是古代书法品评肇兴的标志。又如对王愔《文字志》和萧子良《古今篆隶文体》的辑佚,重新发现了二书在书学史上的重要价值,均是书学史研究中填补空缺的重要工作。在校勘和辑佚的过程中,张天弓先生十分注重使用唐宋以来大型类书。宋初太平兴国年间(976 —984)编纂的《太平御览》和《太平广记》两部类书,在考证先唐书学文献中具有重要作用,张天弓先生常常渔猎其中。他发现《太平御览》卷七四九引王羲之《自叙草书势》,实为《墨池编》卷二王羲之《草书势》之序文,篇尾朱长文按语直斥伪托,明言“张彦远以《草书势》为右军自叙”。《太平御览》所引篇目多取自《法书要录》,《自叙草书势》极可能亦取自该书,朱长文所见本即为明证,但明刊本则无。这为解决《法书要录》的传本问题提供了新的证据。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