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书学研究的结构(2)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陈志平 / 2013-04-11 16:12

在所有的文献基础工作中,张天弓先生的辨伪成就给人的印象最为深刻,尤其是对于赵壹《非草书》和蔡邕、王羲之、羊欣、王僧虔系列论著的辨伪,让人叹服他的精勤与睿智。20世纪以来,受到疑古辨伪思潮的影响,书学疑辨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有30年代余绍宋《书画书录解题》中之书法文献辨伪,40年代唐耕余《〈笔阵图〉真伪及时代之辨》,80年代李天马编述《余氏书录辨伪》及徐邦达辨王愔《文字志》,90年代以后张天弓先生疑辨先唐书法文献,在范围和深度上远超前人,从而成为书学文献辨伪的集大成者。根据张天弓先生自制的《秦汉魏六朝隋主要书学文献一览表》统计,总数约有百篇的先唐书学文献中,明确为“伪”的有29篇,此外尚有经过窜改的不可信的书论10篇。张天弓先生继承了传统考据学、辨伪学的方法,以内证为主、外证为辅,综合考察文献的可信度。徐清博士曾经撰文对张天弓先生在书学辨伪方面的成就进行过精当的评论,她在全面研读张天弓先生辨伪著作的基础上,总结出张天弓先生的辨伪在观点和方法上“其有改进之处和自身特点”的三个方面:第一,疑辨较前人更为深入细致;第二,不仅扩大了可供利用的文献范围,还增强了对文献性质和可信度的认知判断;第三,更注重对伪书的时代性研究,确认其史料价值、积极加以利用。洵为知言。

辨伪的目的不在于将伪书一棍子打死,而在于对伪书的使用获得一种清醒的认识。另一方面,那些非伪的书学文献也存在一个价值判定的问题。张天弓先生认为,研究先唐书学文献,除了考辨其真伪外,还应判别其性质。他从文学发展史的角度去研究先唐咏书辞赋,认为不应该将它们的价值估计过高,他将这些辞赋置之于当时具体的历史背景中去考察,指出崔瑗《草书势》、蔡邕《篆势》的旨趣和性质是文学创作题材扩大的产物,从而有力地驳斥了一些据崔、蔡之文而得出的所谓“东汉书法理论自觉”说。这充分体现了张天弓先生所具有的博洽审辨的眼光和客观求实的精神。

其次,张天弓先生在文献考辨基础上廓清了先唐书学思想发展的基本脉络,为当代书学研究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近三十年来的汉唐书学史研究,成果不可谓不多,但是这些成果大多缺少基本的文献甄别过程,使得他们所得出的结论可信性大打折扣。张天弓先生并非有什么考据癖,他的全部考证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都在于为了廓清汉唐书学发展的轮廓。他坚持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原则,一反当代书学研究主观肤泛的积弊,在全面考察先唐书学文献的基础上,得出了一系列颇具卓识的新结论。不仅如此,张先生还积点成线,由线到面,将他对于先唐书学的新结论编制成一幅完整、系统的图卷,从而为当代书坛卓然树立起一块丰碑。

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有关古代文艺理论自觉的探讨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其中尤其是中国古代文论的自觉,研究最为充分深入。如果以文论自觉为参照并结合书论发展的实际,在东汉后期到魏晋时期,书论远远没有达到“自觉”的水平。然而,研究者凭借一些未经过甄别的史料,贸然得出书法理论的“东汉后期自觉说”。张天弓先生的研究重点就是围绕此一问题而展开。2000年,张天弓先生在他撰写的《先唐咏书辞赋研究》中首次拿出自己关于这一时期书论史的宏观粗线条的构想:东汉崔瑗(公元78—143年)《草书势》是中国古代书法理论的滥觞,西晋卫恒(公元252—291年)《四体书势并序》是古代书法理论的初步自觉,南朝齐王僧虔(公元426—485年)《书赋》是真正自觉的标志。随后在《“永明书学”研究》中着重对南朝齐武帝永明年间(公元483—493年)的八种书学论著进行钩稽、考订、辨析,通过对以王僧虔《书赋》为重点的横截面的实证,明确将中国古代书法理论批评的自觉定位于萧齐永明年间。

“永明年间自觉说”比“东汉后期自觉说”推迟了三百年,虽然表面上看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它却是合乎实际的,这个结论其实有着坚实的文献支撑和科学的论证逻辑。文献的支撑自不必说,有关“自觉”标准的提出更能显示张先生论证的严密和谨慎。张天弓先生指出:“作为理论自觉的标准,或者说与‘自发’相区别的尺度,是对该艺术的本体及其基本规律有所认识并作出理论上的概括。”他更倾向于将理论自觉作为相对独立的问题来进行处理。

张天弓先生对于古代书论自觉问题的寻绎是从文献的考证辨别开始的。当代一些流行的书学史论著,在完全忽视文献真伪的情况下,通过托名蔡邕的一些伪文把蔡邕塑造成中国古代第一位伟大的书法理论家。张天弓先生指出,东汉末理论的高峰是今人虚构出来的。其一,放大崔瑗《草书势》、蔡邕《篆势》的理论价值;其二,把伪托蔡邕的《九势》、《笔论》视为基本可信;其三,把无涉书艺的《笔赋》当作书论专著。张天弓先生进一步认为,今存所有东汉书学文献,都不能说明崔瑗、蔡邕时代已达到了书法理论的自觉。稍早于崔瑗的许慎(约58年生,据清?陶方琦说)《说文解字序》,虽然论述了文字的起源、功用及“六书”,与书法有一定关联,但未直接涉及书艺。约与蔡邕同时的赵壹《非草书》,经后人改窜,也无法作为参照。至于蔡邕《上封七事》言及鸿都门学时谈到书艺,可以作为参照,但此篇明言“书画辞赋,才之小者”,“虽有可观,……致远恐泥”,这恐怕不能说明蔡邕已具有书法理论的自觉,而只能是相反。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