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王羲之《尚想黄绮帖》及其相关问题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1 16:25

唐宋书学丛集收录的东晋·王羲之书论文章,全都是假托。其中《自论书》一篇比较特殊,首见于晚唐张彦远《法书要录》卷一,部分文字与前代书学著作所引王羲之言论略同,于是今论者推断其可信或比较可信。1993年笔者曾撰文《王羲之书学论著考辨》考证斯篇是伪托,以为“实唐人杂抄他书改饰而成,至于他书所引王右军语,或有所本”。(1)所谓“所本”,当然只是一种推测,不敢奢望它能重见天日。不料敦煌遗书中竟有王羲之《尚想黄绮帖》的抄本,正是原来推测的“所本”。

敦煌遗书中的《尚想黄绮帖》,在编号斯214、斯3287、伯2378、伯2671、伯3368等卷子上有多种写本。其中斯3287卷子上的文本较好。它的前面抄有“千字文”,后面抄有“十五愿礼佛赞”、“甲子五行歌诀”、“早出缠”等,大概是学生的习字。这些习字的背面,日本学者池田温先生《关于敦煌遗书中王羲之书论》一文考证,是晚唐吐蕃占领时期的户口手实,可推论这些习字也应是同一时期,即公元九世纪上半叶。这也是此《尚想黄绮帖》抄写的时限。(2)

斯3287写本(见附图一)为小楷,笔迹粗劣,文字共三行半,无作者及篇名。此照录如下:

尚想黄绮,意想疾于繇,年在襄。吾(斯214本有“书”)比之钟、张,钟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然张精熟,池水尽墨,假令寡人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后之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也。临池学书,池水尽黑,好之绝伦,吾弗及也。

该篇是今存王羲之最可靠、最重要的书学文献,对于研究王羲之书论及创作具有特殊价值。

一、《尚想黄绮帖》之流传

最早言及《尚想黄绮帖》内容的是南朝刘宋中书侍郎虞龢《论书表》。该篇成于泰始六年(470)九月,是受宋明帝刘彧诏令整理秘藏书迹三年后的一个总结报告。开篇首次提出书法史上的钟、张、二王“四贤说”,引用了王羲之两段论书语作为重要依据:

羲之书云:“顷寻诸名书,钟、张信为绝伦,其余不足存。”又云:“吾书比之钟、张,(脱“钟”)当抗行;张草犹当雁行。”

所谓“羲之书”,是指羲之与人书启。这两段话联系起来看,隐含着兼擅钟、张之长而超越前贤的意思,所以虞氏对王羲之的评价是“终古之独绝,百代之楷式”。后一段话,即见于《尚想黄绮帖》。“抗行”句后缺“或谓过之”四字,可能是省略,或者是传抄中脱漏。

那时虞龢见到的秘藏二王书作,多达七百卷。据此,虞龢编写了《二王新装镇书定目》十二卷,即王羲之六卷,王献之六卷。此时与羲之相去不远,而宋明帝又钟爱二王,泰始三年开始清理秘府旧迹后,又下诏征求前代散逸,还派使者到三吴、荆湘等地征寻民间所藏,“数月之内,奇迹云萃”。 (3)这样看来,虞龢所引“王羲之书”应是秘藏书迹,说不定还被纳入新编的《镇书定目》之中;既然称作书启,《尚想黄绮帖》当为其中的一节。

宋末战乱,秘藏书迹多有散逸。齐初,高帝萧道成雅好艺文,搜访图书,但史料缺乏,不详内府所藏。至武帝永明后期,南郡王侍书马澄编写《逸少正(应为“镇”)书目录》,仅只一卷,(4)远不足与宋明帝时相比。梁武帝萧衍尤好图书,天监中搜访天下,大有所获,又命朱异、徐僧权等人整理书迹,此时秘藏二王书作多达六六七卷。(5)当然其中也杂有一些临摹本、他人书迹,甚至是伪迹。

中大通元年(529),梁武帝与茅山道教领袖陶弘景频繁往来书信,评帖论书,今存九封,萧四封,陶五封。其中涉及编号为“第二十三卷”、“第二十四卷”的王羲之书作,是秘阁中的原本。梁武帝把这二卷遣送到茅山,可能是请陶鉴定。陶启之三,是将原本、摹本及“疏注如别”一并送还。关于“第二十四卷”的鉴定结论是:“今见有二十一条在。按此卷是右军书者惟有十一条。”一条,即一件书作。其余“十条”中有《尚想黄绮帖》:

《五月十一日》一纸,是摹王珉书,被油。

《尚想黄绮》一纸,《遂结滞》一纸,凡二篇,并后人所学,甚拙恶。

《不复展》一纸,是子敬书。(6)

 陶弘景精于鉴赏,这些评语是可信的。此“第二十三卷”、“第二十四卷”题为羲之的书作,陶弘景推测“似是宋元嘉(424—453)中撰集,当繇自后多致散失”,很可能是天监中或南齐时又收入内府。《尚想黄绮帖》写本没有篇名,仅记录篇首四字,可看作是帖名。陶的结论是,“后人所学”右军书,没有判为他人书或伪迹,这说明其书迹多少有一点右军书风的意思,其文本没提出疑问,当出自右军。既然是“基(甚)拙恶”,多半是民间学书者所为。临仿“尚想黄绮”以下文字,可能是书信原本已被裁割,或者仅临写其中论书的一段。这是书学文献中首次见到《尚想黄绮帖》之名,但没有著录帖中文字。梁末西魏兵攻陷江陵,梁元帝将秘府图籍付之一炬,不知此帖的命运如何。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