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书论的肇始:从班固到崔瑗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1 16:50

中国古代书论始于公元1世纪下半叶。本文以思想文化为背景去探讨古代书论的发轫之作,班固的草书评论与崔瑗的辞赋《草书势》及其二者的关系,着重探讨“势”、“工”、“法象”等概念,班、崔书论对后世书论发展的深远影响。

一 

中国古代书论,是伴随着古代书法艺术的自觉而产生的。古代书法艺术的自觉,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渐进的历史过程,其起始大概是两汉之际的草书。古代书论的发轫,即是东汉前期士人关于草书的议论。

东汉·班固《与弟超书》:“得伯张(徐幹)字,藁势殊工,知识读之,莫不叹息。实亦艺由已立,名由(自)人成。”这是今存古代最早的书论文字,惜其不是完篇。唐·张怀瓘《书断下·能品》引录此段之前记载:“徐幹,字伯张,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官至班超军司马,善章草书。”(1)所谓“官至军司马”,不确。考《后汉书·班超传》,徐幹与班固同郡,又志同道合,于章帝建初三年(78)上疏,愿辅佐班超北击匈奴;建初五年为假司马。建初八年(83)班超为将兵长史,徐幹为军司马。和帝永元三年(91),班超为西域都护,徐幹为西域长史,相当于班超的副手。可知徐幹的最终官衔不是“军司马”,应是“西域长史”。张怀瓘所谓“军司马”,可能是依据《与弟超书》所言而作出的推断。若是,该篇应作于建初八年以后。

另考《后汉书·班彪传附班固传》,建初八年班固为玄武司马,曾上书言北匈奴之事。约章和元年(87)因母丧去官。章和二年随车骑将军窦宪出征北匈奴,为中护军。因此,该篇可能作于建初八年至章和元年之间,即公元85年前后,也就是章帝后期。当时,班固在朝中得到远在西域的徐幹的书作(很可能是奏章、书启),又见到同僚、亲友的称许,于是在给弟班超的书启中,对这位同郡老乡、班超的至友及属下的书艺倍加赞誉。

班固(32-92)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人,官至中护军。著名史学家、文学家,也善篆书。文学代表作有《两都赋》、《通幽赋》等。史学著述《汉书》(82),是在其父班彪《史记后传》数十篇的基础上撰写而成的。该书《艺文志》中《易》十三家和“小学”十家之后“小序”,叙述先秦至新莽时期文字及书法的发展过程,这主要是删录刘歆《七略》中《辑略》的相关内容,也包含有班固自己的一些看法。此“小序”对于研究文字及书法的发展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还不是真正的具有文艺理论意义的书论。班固是从学者的视角来谈论文艺,文论有《两都赋序》、《离骚序》及《汉书》中相关议论,乐论有《琴道》(已佚),书论即《与弟超书》。

受家学熏染,班固的文学思想比较复杂,基本倾向是儒家教化说,但对文论发展也作出了具有进步意义的新贡献。其一,《艺文志》专设“诗赋略”,开始将诗赋等文学作品与六经、诸子等学术著作分别论述,加强了对文学艺术特性的认识。其二,分析文学与现实生活的关系更加深入、具体,如肯定民间歌谣是“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等。其三,正面评价和研究新兴的文学样式汉赋。(2)这种进步的文艺思想,是班固开创古代书论先河的思想基础。当时草书不在官方课吏的“八体”之列,原本出于民间,后来才成为文士赏玩的书体,把它纳入理论思考的视野,确实需要过人的见识。

东汉章帝崇尚经学,建初四年(79)诏诸儒会集白虎观,议论五经异同,命班固撰定其文,今存《白虎通义》一书。皇上“称制临决”,钦定“国宪”,当然是为了巩固儒家思想统治,但客观上“议经的风气引起批评的风气”,如王充撰作《论衡》(87),批评各种学术与时政。(3)章帝还雅好文章、书艺,其窦皇后善“史书”,也是扶风平陵人。当时齐相杜操(一名“度”,生卒年不详),以草书见称于章帝,特诏许草书上奏。因此,至晚在章帝时期(76-88),士人谈论草书已形成风气。书论像其他知识学科一样,先是基于实际经验的口头谈论,口头谈论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形诸文字。班固所谓“知识读之,莫不叹息”,可以想见当时士人口头谈论草书的情状。

从书启语气看,“势”、“工”恐是当时士人谈论草书所习见的用语,不过在书学文献中则是首见。“势”,周秦文献中皆为“势”,基本义是指一切事物运动的力量趋向。《孙子·势篇》:“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何氏注:“水能动石,高下之势也。” (4)此“势”即为力量与趋向。其义源于植物播种,“势”在甲骨文中像种植草木之状,《说文解字》中“势”与“种”可互训。周秦诸子百家都有关于“势”的论述,道家、阴阳家侧重于自然之势,法家、儒家侧重于人为之势,兵家兼综二者。(5)班固所言“势”,是称谓草书的形态,无法追溯它的理论渊源,不过意义应该是清楚的,指草书的动势,包括结体与用笔两方面的动势。

“工”,在甲骨文中像曲尺之状,初义为曲尺。在周秦文献中基本义为工匠,如善治玉者,善纺织者,善刻镂者,乃至乐师均可称为“工”。(6)又可引伸为技能、精巧、工夫等。王充(27-101?)《论衡·自纪》:“或曰:……文不与前相似,安得名佳好、称工巧?”此“佳好”对“工巧”,“工”与“巧”可互训。《说文解字》:“工,巧饰也。”段玉裁注:“惟孰(同“熟”)于规矩乃能如是。引伸之,凡善其事曰工。” (7)可见,在草书艺术自觉的初期,班固用“工”来称誉徐幹草书的“势”,与现在偏重个性、偏重创新的艺术观念颇有差异,更强调的是规范,这反映出当时士人关于草书的审美意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