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美学与传统书论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6 10:22

刚刚跨入新世纪,《书法报》为了繁荣书法美学的学术研究,辟专栏开展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改革开放二十年来,书法美学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是初步形成了书法美学这门学科的整体架构,二是为书法步入艺术殿堂并为全社会所认同奠定了学理的基础。近年来书法美学渐趋沉寂,遇到一些困境,但这是前进中的调整。我想,这次《书法报》开展讨论的目的,主要是探讨在新世纪书法美学如何进一步发展。

笔者从事书学研究,开始是搞书法美学,发表的研究成果都属于这个领域。1990年笔者的兴趣转移到中国古代书论史的研究,一个重要的动因也是为了书法美学。初步计划是,一方面力求准确地描述中国古代书论史的原貌,另一方面将古代书论中的精华转换到书法美学的学科建设中。当时本人有一个想法,书法美学中最核心的东西,是不可能从其他艺术门类的美学理论中引进的,也不可能从一般文艺美学中派生出来,更不用说现代西方美学。现在笔者仍坚持这种看法。十年过去了,本人书学研究的主要精力仍限于前一方面,尤其是古代书学文献的考辨,这项工作太困难了,比当初设想不知困难多少倍,但是笔者没有停止对后一方面的思考。这里拟结合本人书学研究的心得体会,谈一谈书法美学与传统书论的关系问题。

在当代中国艺术文化中,书法艺术有一独特的景观;作为理论批评核心部分的书法美学,其形态是现代的,而作为艺术现象核心部分的书法作品,其形态是古典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1998年在青岛召开的“全国青年书法理论家座谈会”上,笔者提出古代书论的“现代转换”问题时曾谈到这种独特的景观(见《中国书法》1998年第3期载谈座谈会“发言”)。现在看来,这种景观是当代中国书法在上一世纪最后二十年逐渐成形成。这种反差蕴藏着一系列书法美学必须解答与认真反思的重要问题。按照黑格尔的大小《逻辑学》中的说法,哲学思维可以思考对象,思考对象与自身的关系,还可以反思自身。书法美学研究也应如此。

问题之一:从多数研究者所认同的东汉后期书法艺术步入自觉算起,至今将近一千九百年,书法艺术的发展为什么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所面对的这样一种形态?说她是“古典形态”并不确切,因为书法艺术没有“现代形态”,也就无所谓“古典”、“现代”。“古典形态”是与其他姐妹艺术门类相比较而言的。这一千九百年间,我国的社会形态经历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如果按照某些史学家的“魏晋封建说”,那应该还有奴隶社会。书法“形态”为什么没有像其他艺术门类,如文学、美术、音乐、舞蹈、戏剧、建筑那样,随着社会形态的变化而变化?

问题之二:现在能不能再创造出一种新的书法艺术的“现代形态”?能不能用这已创造出的“现代形态”去取代“古典形态”?这个“取代”意思不是说去“消灭”,而是说“现代形态”处于当今书法艺术文化的中心地位,或者说主流地位,从而使传统的“古典形态”退于边缘地位,或者说非主流地位。就像我们的现代诗歌处于主流地位一样,这并不妨碍有些作者去创作古典诗词,只是这种创作在当今诗坛上处于边缘地位,其作品在当代诗歌发展史以及文学史上无足轻重。这个问题也是将书法艺术与其他门类艺术相比较而言的。

这两个问题存在着内在联系。它们是实践问题,也是理论问题。从实践方面看,群众性的书法热潮持续升温,书法创作繁荣,这是一种回答。还有另一种回答,这就是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形形色色“现代书法”的创新。他们的口号、宣言、主义非常明确地表达“破”与“立”两个方面的意思。“破”的意思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归结到一点,就是认为传统书法在当代生活中没有生命力了,应该进历史博物馆了。“立”的意思全部指向构建书法艺术的“现代形态”。当然每一次“现代书法”冲击波都激起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这种“现代书法”能不能算作是书法。

再看理论形态的书法美学。当代中国严格意义的书法美学研究是从改革开放新时期开始的。其兴起的直接动因是“美学热”与“书法热”。其学科建设基本上是按照现代人文学科规范进行的,确实是另起炉灶,与中国古代书论没有传承关系。一种新学科初创的时候,往往会尽量利用邻近学科的方法与知识的资源。书法美学兴起也是如此。二十年来的书法美学研究,由形上到形下的多,由一般到特殊的多,由外到内的多。这大量的涌入逐渐形成了一种书法美学的思维定势。这就是其他门类艺术的理想状态能做到的事,要求书法艺术也应该做到。或者说参照其他门类艺术的标准、一般艺术的标准,来强求书法。在我们的书法美学论著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话语:艺术要反映时代精神,艺术要反映当代人的精神生活,艺术要解答当代人所面临的困惑与问题,艺术要在塑造的人的精神灵魂上发挥重要作用,艺术要表达社会先进的思想观念,艺术要干预生活,等等。这些要求本身都是合理的,但在书法美学的思想定势之中却成书法必须遵循的“大前提”。用这种“大前提”去推断书法艺术,轻者冠之以保守、僵化、自我封闭之类的罪名,重者宣判死刑,进历史博物馆。所以,新创书法艺术的“现代形态”就合乎逻辑地演绎出来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