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美学与传统书论(3)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6 10:22

(4)书作中的汉字意象,“象”则“状貌显而易明”,“意”则“风神隐而难辨”。而“一字已见(现)其心”,“得简易之道”云云,已经涉及到今人常说的“抽象性”、“模糊性”的问题。

(5)书作中的汉字意象,最妙者是蕴含深意,“久视弥珍”,耐人寻味,难以忘怀。按照《文字论》前文所谓“以筋骨立形”的说法,“筋骨”应该是“象”的妙者。

(6)书作中书法意象的深意、“神气”、“神彩”,来源于书家的“灵台”(心灵)、“性情”。这实际上说的是书法创作的“写意论”。《文字论》前文提到书法创作应“索万物之元精”、“志出云霄”等等,可见这种“写意论”的思维方法基本上属于“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主客统一论,不过更重视精神性与超越性而已。

(7)书法鉴赏的“冥心玄照”,实际上说的是书法的艺术直觉。这种直觉可以直指书法意象的深意,把握住书法意象的深意。换句话说,这深意尽管是“抽象的”、“模糊的”,但不是不可理解的。按照《文字论》本意,“深识书者”的直觉需要经验积累,或许还需要一点悟性与天赋。

(8)书法鉴赏尽管可以做到“心契”,但很难用语言传达鉴赏的确切感受。

(9)《文字论》开头一段首先讨论了文字(书写)记载经典、促进教化的重要作用,然后提出了书法意象的起源:“其后能者,加之玄妙,故有翰墨之道生焉。”这是一种先实用后艺术的起源说。

以上(1)是书法本体论中的方法论。(9)是书法意象的起源论。(2)、(3)、(4)、(5)是作品论。(6)是创作论。(7)、(8)是鉴赏论。这些论述,言简意赅,点明了书法本体论整体逻辑结构中的关键“网结”。这个书法本体论的纲领,如此系统、严谨、深刻、准确,令人感到惊叹!尤其令人感到惊叹的是,她的基本思路与理论架构,与前面引述《西方现代美学史》中关于西方现代美学中艺术本体论研究的概括相比,竟然那么相似,那么具有“现代感”!如果把这个纲领放在我们现在的书法美学的诸多论著之中,仍然可以见出理论的份量与睿智的光彩!

张怀瓘的《文字论》是关于自己创作《书赋》经过的一篇理论文章。他的《书赋》已经亡佚,其主要内容应该反映在《文字论》中。《文字论》大概写于开元十五年(727)《书断》定稿的同时或稍后。《书断》这部书法史的巨著,据朱关田先生考证,开元十四年春已经完成了初稿,并作为应试科举的行状呈送给吏部侍郎苏晋,兵部侍郎王翰审阅,请作“后序”。(见《唐代书法考评》,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第287页)自此一年多时间,张怀瓘一边修改《书断》,一边创作《书赋》,一边与苏晋、王翰等人讨论文论、书论等问题。不(张怀)瓘当然其间还要准备参加科举考试,而次年九月举“沉论草泽科”,擢为翰林学士。这些具体情况的考证,笔者将另文详叙。这里仅说明一下与张怀瓘的书法本体论相关的几个问题:

(1)张怀瓘研究书法史与研究书法理论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至少研究成果的最后完善成形是如此。《书断》与《书赋》、《文字论》都完成于开元十五年(727)。没有关于书法史的翔实研究,张怀瓘是不可能提出“意象论”的书论的。

(2)南朝齐武帝永明年间(483—493)的书学研究,以永明五年为界,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笔者将前期称为“美学化”倾向,后期为“小学化”倾向。前期的重要成果,是王僧虔的书法创作理论专著《书赋》与批评理论专著《答竟陵王子良书》。后期的集大成者,是王愔书法史专著《文字志》三卷。拙文《永明书学研究》指出,“永明书学”标志着中国古代书学研究达到了真正自觉,她存在着一种“美学化”与“小学化”相综合的发展趋向,但这种趋向被齐梁的改朝换代所中断,但“综合是必然的,却迟了二百五十年,在张怀瓘那里才得以实现”。(见《书法研究》2001年第1期)拙文结尾处的这个推断还不够准确、具体。笔者在考察了张怀瓘书学研究的具体过程后,现在可以断定,开元十五年,张怀瓘基本完成了这“美学化”与“小学化”两种研究倾向的综合。其标志是并峙的书论双峰:书法史《书断》三卷,书法理论《书赋》、《文字论》。后者的理论贡献就是书法本体论的纲领。需要说明一点:旧友刘涛曾对笔者说,“美学化”与“小学化”的提法不相匹配,“美学化”是一个现代的提法。这个意见非常中肯。笔者对“美学化”也颇费斟酌,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概念来称呼这种倾向。王僧虔代表的“美学化” 倾向,实际上更多受到晋宋间玄学的影响,用“玄学化”或许更贴切一些,但考虑到唐代书论的综合,“玄学化”就不合时宜了。不过描述永明书学,还是“玄学化”好。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