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晚年的书学思想与草书创作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6 15:26

研究东晋·王羲之的书学思想(有称“书法美学”、“书法理论”、“书法批评理论”等等),严格来说,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的,一开始就遇到传世的王羲之书学文献的真伪问题。

今存唐宋书学丛辑、类书及文集所著录的王羲之书学文献,篇目比较多,包括后来窜改为卫夫人的《笔阵图》,皆为后人依托。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余绍宋《书画书录解题》首次对王羲之书学文献进行考证,但其“语气证伪”受到某些研究者的质疑。平心而论,“语气”、“文风”的证伪是传统考据学中的一种重要方法,也应该是有效的。用现代学术眼光看,其不足之处不在于没有证据,而在于材料、证据与结论之间的具体逻辑论证比较麻烦,因为对“语气”、“文风”的把握归根结底还是靠研究者的阅读感受。此后,四十年代末唐耕余《<笔阵图>蜉化段及其内容》一文,对王羲之、卫夫人之《笔阵图》的证伪作出了重要贡献,遗憾的是这篇文稿在本世纪初才公开发表。上世纪九十年代,笔者曾就传世的王羲之书学文献作出了全面而细致的考证,发表了《王羲之书学论著考辨》等文章,与唐先生的结论不谋而合,同样可以看作是对余先生的“语气证伪”的补充和扩展。

还有一篇特殊的王羲之书学文献,即《法书要录》卷一王羲之《自论书》(一作《论书》),余、唐二先生均未论及,今研究皆以为可信,其实该篇也是伪托。最可疑的是最后一句“平南、李式论君不谢。”意思是说:王廙、李式对你书艺的赞许,你不用谦让。这种表述说明,这篇写给“君”的信札应该成于王廙、李式健在之时。王廙是王羲之叔父,官至平南将军,卒于晋元帝永昌元年(322),李式是卫夫人夫君李矩的侄子,卒于晋成帝成和三年(328),王廙在世时,王羲之(303—361)不到二十岁,怎么可能在与“君”的书信中狂言“吾书比之钟、张”呢?此《自论书》当然也是伪托,王羲之不可能写这样的书信,不过篇中的具体内容是部分伪而部分不伪,不伪者则是抄袭世传的王羲之自论书的只言片语。

至此,如果余、唐及笔者的证伪能够成立的话,那么传世的王羲之书学文献,成篇的全是伪托,而可信的只剩下他人文章中引用的若干零碎语句,如虞龢《论书表》,唐修《晋书》本传,孙过庭《书谱》等。这零碎语句,不详出自何处,也无法从中窥探出王羲之的书学思想,哪怕只是一个粗略的梗概。有学者从传世的王羲之手札著录中寻出若干以“意”论书的语句,想探究他的书学思想,可是这些语句过于简奥,释读困难,所谓“书意”的内涵仍然不清楚。可能是对文献缺失的无奈,有研究者只好从传世的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中窥探其书学思想。可是书法艺术形象是抽象而模糊的,看不出什么具体的思想,而且艺术风格、艺术特性之类往往是见仁见智的。

王羲之被誉为中国古代的“书圣”,对书法艺术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可现在竟然说不清楚他的书学思想,这对我们书学研究来说无疑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

使问题出现转机的是,日本学者池田温先生从敦煌遗书中发现了王羲之《尚想黄绮帖》的抄本,并考证此抄本是晚唐吐蕃占领时期的旧物。不过由于文本释读等方面的原因,池田温先生最终认为该帖是南朝人拼合而成,不可信。笔者又重新对该帖进行考证,译读,撰写了《论王羲之<尚想黄绮帖>及其相关问题》一文,推论该帖是王羲之与人书信中的一段,是今存的唯一可信的王羲之书学文献。

《尚想黄绮帖》在伦敦英国图书馆、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所藏的敦煌遗书中有多种抄本,其中以英国图书馆藏编号为斯3287卷子上的文本较好,池田温先生判为晚唐旧物的即是这一件,其原文是: 

尚想黄绮,意想疾于繇,年在襄。吾书(原文无“书”,据斯214本补)比之钟、张,钟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然张精熟,池水尽墨,假令寡人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后之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也。临池学书,池水尽黑,好之绝伦,吾弗及也。 

这段文字的意思是:我仰慕汉代隐士夏黄公、绮里季而辞官归隐,想在书艺上超过钟繇,然而年岁已高了。我的书艺与钟繇、张芝相比,钟繇则不分上下,有的人说我已超过了他;张芝草书则应分先后。张芝的草书精熟,在池塘边学书练字,洗笔将池水都染黑了,如果我像张芝那样专心致志下功夫,未必不如他。后来的明白人,知道这种评论不是虚妄的。张芝临池学书,池水都染黑了,他的草书无以伦比,我赶不上他。

从这意思上看,《尚想黄绮帖》应是王羲之永和十一年(355)辞官隐居后与人书信中专讲书艺的一段,原信已失传了。王羲之辞官归隐时已五十三岁,是在永和九年兰亭雅集后两年。

发现《尚想黄绮帖》太重要了,至少有两个方面的特殊意义。其一,能补史传之阙。王羲之辞官隐居后做些什么?唐修《晋书·王羲之传》说他隐居会稽后,一是与东土名士游玩山水,以泛舟垂钓为乐,二是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遍游浙东名山采药。三是修植桑果,教养子孙,享天伦之乐。四是偶尔也关心一下时政,如给豫州都督谢万写信,劝诫他不可一意孤行,应处理好人际关系,尤其希望他注重安抚将士等。唐修本传对王羲之的书艺追求,则一字未提。《尚想黄绮帖》明白地告诉我们,再攀书艺高峰是王羲之辞官隐居后的重要的人生追求。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