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王羲之《丧乱帖》中的“字组”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3-04-16 15:48

《丧乱帖》(摹本)是东晋王羲之(公元303—361年)晚年的佳作(1),在其书法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今年3月该帖回国在上海博物馆展出,引起了书坛的广泛关注。本文不是对《丧乱帖》的艺术特性作全面的分析,只是着重探讨其中的一种特殊形态,即“字组”。

“字组”是分析书法作品形态的一种新概念和新方法,笔者去年撰写《论“字组”》长文(载《“岳安杯第一届国际书法作品展暨国际书法论坛”获奖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版),对“字组”概念的缘起、背景、性质、功用及理论意义作过专门的论述。它主要是指行书、草书作品中的上下字迹之间具有紧密关系的形象整体,一种是连笔字组,另一种是造型字组。按照这种界定,《丧乱帖》共62个字,能纳入“字组”范围的应有45个字,(2)约占总字数的73%,可见“字组”分析对于把握《丧乱帖》艺术特征的特殊重要性。

既然“字组”是一个新概念,本文拟采用以“字组”概念去分析作品的形态,以形态的实例去论证“字组”概念这种“互相印证”的方法。这是一种新尝试,恳请识者指正。

一、《丧乱帖》中“字组”的概况

认识书法作品的艺术特征,应该从形态入手。中国古代书论关于书法作品的认识,就是从形态开始的。而用现代思维去认识书法形态,首先是划分书法作品的层次与探究层次之间的关系。怎样划分层次,可以讨论。笔者依据古代书论的相关论述,对照书法作品的形态特性,初步提出四个基本层次的理论模式,即点画的层次,字的层次,字行的层次和整幅的层次,另外还有两个特殊的“中介”,即点画与字之间的“部件(偏旁、部首)”,字与字行之间的“字组”。(见张天弓《简论书法作品的层次与结构》(一)(二)(三),载《书法报》2005年10月17、24、31日)篆书、隶书、楷书作品,字行是由“字”组成的,而部分行书、草书作品,字行是由“字”和“字组”组成的。《丧乱帖》即是这种情况。

《丧乱帖》是写给友人的一封书信,书信内容是:“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虽即修复,未获奔驰,哀毒盖深,奈何奈河!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是表达自己在获知重修祖墓后,追思“丧乱”时祖墓屡遭毁坏的悲痛感情。书写时间约在永和七年(315)至永和十二年(356)之间。全篇八行,是比较典型的晋人尺牍的样式。

从书法形态看,全帖“字组”分布的情况大体是:

第一字行:羲之 顿首丧 乱之极

第二字行:先 墓 再离 荼毒 追

第三字行:惟 酷甚 号 慕 摧绝

第四字行:痛贯心 肝 痛当奈何

第五字行:奈何虽 即 修复 未 获

第六字行:奔 驰 哀 毒盖 深奈何

第七字行:奈河临 纸 感 哽不知

第八字行:何言 羲之 顿首 顿首

其中,多字相连的为字组,前后不相连的为字。可以看出,第一行和第八行全是由字组构成,第二行至第七行,皆为字与字组的组合,也就是说,全篇八个字行,每行都有字组。字组在整幅中的分布,大体上是均衡的,或在行首,或在行中,或在行尾,错落有致。还有一个特点,前四行以造型字组居多,整幅的第一个连笔字组出现在第三行;后四行则连笔字组居多,这显示出由行入草的整体面貌。(见图1)该帖可能是尺牍的草稿,写信过程中的情感变化对于文字书写有显著的影响。我们是通过书信的内容来推测王羲之当时写信过程中的情感变化,但语言的情感表现与书法的情感表现具有不同的特性,二者的情感表现并不是同步的、一一对应的。将上面该帖的书信言语的句读与书法形态的“字组”构成稍作对照,就能看出这一点。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须作具体分析二,关于“字组”起源的推测《丧乱帖》62个字之中,有两个“羲之”,三个“顿首”,四个“奈何”,全都是字组,而四个“奈何”全是连笔字组,这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羲之”是书者自己的名号,“顿首”是当时书仪中的敬语,“奈何”是常用的感叹语,都是王羲之尺牍中经常出现的词组。汉晋时,汉语尤其是书面语,单音词仍占有绝对的优势。也就是说,一个字就是一个词。而某些常用的双音词组,如“顿首”、“奈何”,上字与下字的关系相对固定,反复书写则熟能生巧,容易形成“字组”。敦煌遗书中就有写手反复练习“顿首”二字书写的例证。常用词组的书写,恐是“字组”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

本来“字组”的起源是一个专门的课题。据现存的文字资料看,“字组”产生于汉晋间的草书、行书的便捷书写之中,先是连笔字组,后是造型字组,王羲之、王献之的“今体”使“字组”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平。从历史起源看,现在无法推断字组产生于何时何处,但从理论上推测,可以认为常用词组的便捷书写是字组产生的直接动因。

有趣的是,近年来汉语语言学中的“字本位”说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它认为源于现代西方结构语言学的“词组”概念不能准确反映汉语的特点,应采用“字组”概念(参见张天弓《“字组”概念》,待刊)。这样一来,上述推测可表述为,汉晋时书面语中的常用“字组”的便捷书写,直接推动书法形态的“字组”的产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