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秀润丽,韵味独具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19 17:47

二十世纪以来的巴蜀书法界,从前清进士赵熙到刘咸忻、谢无量、郭沫若、易均室等等,学者书法占据主流。我的老师岳池秦效侃先生也是这样一位诗人、学者型书家。

秦效侃先生,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硕士生导师。1925年生于一个书香之家,少时生活在成都著名文人学者名流如公孙长子、谢无量、颜楷、潘文华等常相往返的家庭环境里,幼承庭训,喜为古文、骈文、诗、词,好临池。于诗词古文之外,先生幼年从蜀中名流胡春田、李宏锟学习书法,稍长,得同窗余逊之父蜀中著名书家余沙园指点,摹沙园字,高中毕业之前,无一日不临池。少年时已于诗词书法方面表现出过人才智。至今可见的先生最早诗作有14岁所作数首,其一云:“窗外风声细,清幽独我知。虚心涵劲骨,当有出云时。”已见不凡胸襟。30年代末,张大千先生滞留成都,见到少年秦效侃先生所书《滕王阁序》四条屏,大为赞赏,亲自为其作品手书朱文、白文印各一方,并表示愿意收为弟子。直到今天,先生仍然耽于诗词书法,虽年届耄耋,犹壮心不已,佳作叠出。先生之书,得益于其古典文学修养,相通于其诗词创作。先生书法,常书自作诗词,读其诗、观其书、想其人,常觉诗、书、人三者同一,浑然无隔。

著名学者谭优学教授对秦先生诗词作出了很高评价:“秦诗多含蓄蕴藉,似平和之音,而阳刚之气内敛也。概而言之,古风视近体笔力遒劲,五七律对仗工稳,工夫深厚,有少陵遗风。”“秦词如北宋词,不隔。宜可称为倚声高手。”1已故著名书法家徐无闻先生生前常以“诗人”相呼,而且互有酬答。徐无闻先生60岁生日,秦先生作诗四首以贺,中有“桃李门前尊笔虎,文章四海识先生”句,用来比况秦先生,也是恰如其分。著名书法家吴丈蜀先生与秦先生也互有酬唱之诗作,秦诗《赠吴丈蜀先生》之一云:“相见闻名俱未迟,孤城阁址忆宏辞。蜀中自古多奇士,诗想其人字想诗。”吴丈蜀先生次韵一首为:“此日瞻韩已叹迟,高情重感赠新辞。缙云学府同评卷,书论欣聆并及诗。”2学者、书家之间互相倾慕互相怜惜之情可见一般。诗词创作之外,秦效侃先生还有《繁荣的唐诗和唐诗的繁荣》为代表的研究文章足可见出其理论研究水平。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历届学生中,有相当数量学生于古典文学修养方面受先生沾溉,其中在美术评论界较有名气的林木等人便是其中之佼佼。

与诗词研究相比,秦先生没有专门的书法理论著述,但他主讲书法研究生《书法理论》课的讲稿、语录体式的评点,往往见解独到,直达肯綮。如他论及南北方文风与书风关系:“南北朝时期,南方喜老庄,尚清淡,注重抽象的名理论辩(三玄、四本);北方流布汉儒之经学,注重人的行为规范道德准则。南方文风华靡,北方文风质朴,反映在中国书法艺术上而为南帖飘逸、北碑凝重。”3将社会思潮与文学、书法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辨析纷扰的现象中最本质的东西在于:文艺与人的思想有某种对应关系,一切文艺都离不开人的思想。书法中的南帖北碑论的核心实际就在于此。在《东坡诗文选注》中提到苏东坡黄庭坚相戏谑时说,“字之结体汉唐即有横纵二种。黄纵苏横,不必是病。”4这里,秦先生指出了这样两层意思:1、书法风格不必拘执于一;2、汉代以来,书法结体有纵势与横势两种,这是书法结体的两种主要方式。前者以一种开放而不是保守、理性而不是感性的对待艺术不同风格的态度,提示了一种思维方式。后者分析了苏黄二人书法结体的区别,与沙孟海先生观点相接近:横者,沙孟海先生归纳为“横划宽结”,认为其“继承隶法,保留隶意”,褚遂良、颜真卿属于此;纵者,沙先生概括为“斜划紧结”,认为是“由于写字用右手执笔关系,自然形成”,欧阳询、黄庭坚属于此类。略有不同的是,秦先生认为,两种方法,汉以来便有;沙先生认为,“南北朝是其起点”。5从现在出土的大量汉代简牍——被郭绍虞称为隶书之“草体”——看来,“斜划紧结”在汉代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关于苏东坡“守骏莫如跛”一句,评价到:“骏与跛是矛盾的,以跛守骏,喻以静涵动,以拙藏巧,以浑朴完锋锐。意谓二者必须相兼,甚至后者还是前者所必需,二者依倚错综,始能构成完整的线条、布白美。”“东坡诗句本谓拙书无害,甚且此种拙书在蓄势运笔上,或字里行间,大有助于佳书。要之,论书须论气韵,论全体,不是孤立地看一字一点画。更不能死守一法。”6这正与苏东坡所谓“前身相马九方皋,意足不求颜色似”同一旨趣。气韵在中国书法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一般认为,东晋书法以韵取胜。黄庭坚论书也重视韵的作用,“韵”是他书法美学思想的核心,他认为“凡书画当观韵”,“论人物要是韵胜为尤难得。蓄书者能以韵观之,当得仿佛。”韵之含义,有绝俗、传神、含蓄、味外之旨等多重语义。7秦先生所谓气韵,当与山谷相仿佛。

不仅理论如此,在书法创作中,秦先生也强调气韵的贯注,韵味的追求。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