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通自然 技道双修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19 17:50

炎炎夏日,再读周永健的《风幡琴指辨》,常得阵阵清凉:或如禅家棒喝醍醐灌顶,或如凉生脚下直入心肺。掩卷沉思,顿觉今生有永健为师为友,幸莫大焉!在当今书法界,与周永健一样受过磨难的中年书法家为数不少,与他一样积极向上的人也比比皆是,但面对世俗的种种诱惑,能有相当定力。保持良好心态通达乐观者却不那么多见了。他常常以通融的智慧获得人生的关怀,在当前眼下之纷繁芜杂的困绕总能理清头绪,遇难处难办之大小事总能举重若轻善处善待。发而为艺为学,他也能优游从容,令人向往不已。其乐观向上之心,善于调整之法、技道双修之境均显示出他的独特。这种独特作用于书法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书法理论研究

迄今为止,他的书法研究著作主要有《隶书概览》、《中国书法全集·八大山人、石涛、龚贤、龚晴皋卷》中有关龚晴皋的专论以及散见于各种刊物的书画评论。他研究的思想基础在于他对佛学的参悟。他认为,舍佛学而为艺、论艺,虽可以世间聪辨成一规模.但到底无法表里观照.还是小家偏局。所以,读他的文章,常常有清凉之感、禅机之出。如果说书法总要一门学问做根基的话,那么,在永健先生这里,就是39岁以后涉足的佛学。在《风幡琴指辨》自序中,他写道:“39岁后一改以前对佛学只言片语的猎奇,开始相对系统地学习佛学的主要架构和典籍,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嗣后我的人生观、艺术观发生重要转变”。另一方面,当知青时开始的古典文学钻研使他的理论文章文采飞扬,与一般研究文章学究气十足迥然有别。他擅于文言。子曰:“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我常常钦佩于他的文言文的言简意丰与文采。如《风幡琴指辨》:“尽人力,合因缘,因势成事.而成专善,世之小才,悟止于此;握枢机,达万物,循道而图,以就大业,世之大才,驻能于斯。然心无所累,才无所羁,廓然虚空,内外无别,概起大慧,化人通域,虽东坡之才不必仰视,佛佗之慧可以齐观。如斯,则人天化一,殊异同归.天地之动可以共振,日月之明可以同辉。盖朽与不朽,在慧与不慧;力巨微,在通与不通;高与不高,不必齐肩衡嵩;清与不清,何须幽林净泉。一瞬可证永恒,一物可通大千,秋毫之末,与泰山同形,寸心之微,可接广宇。”他谈到文言文时说:“我于文言除个人的喜爱外,也有对便捷表意以及炼句炼意功用的认同。”在这两点基础上,行文了无挂碍,一片神行,天机流荡。读其文,味其理,慕其紧结,羡其从容。

有了佛学与古典文学的坚实基础,他进行书法艺术领域的理论探讨,往往矢发而的中,颇具真知灼见。如《与黄惇论董其昌书》中论到“宋以降、书者和晋人笔法相违太久,笔法上的‘隔’也使一些人看不到董氏书法在笔法、墨法上所具的深度,以及以精为径、以通为归的特殊性。”他重视董其昌技法与其境界的关系。同时他又写道:“人们太执著于新旧艺术形成的表层判断,太执著于不同前人的观念开发,太执著于艺术因心欲所驱的功利目的,太执著于一个小视点对艺术的观照。”对于当代书坛存在的短视与急功近利现象进行了针砭。更值得一提的是,他认为:“董其昌以禅学为其艺的基点,于是通会禅学便成为解读董其昌书艺的关键。”在对龚晴皋的研究中,他首先进行了龚晴皋生卒考辨,考出龚氏生于1755年,卒于1831年,至今被书法学术界引为确论。其次,他将龚晴皋的综合文化修养与心性修为作为考察对象,把龚晴皋的书法创作与其为人为学为诗为画相钩连,还龚晴皋的历史真面,在研究方法的融通性与研究的包容性上都有胜常之处。在论到赵之谦书法时,他认为:“赵之谦书法以北碑为宗,以篆隶为宾,以帖派为友。”寥寥数字,道出了笔者数年前曾用一章来表述的赵之谦书法学习历程。这与一般人认为赵之谦“颜底魏面”显然有别。而赵氏对予黄庭坚,对于“二王”的学习,实际上也贯穿于他的一生,所以用“以帖派为友”数字概括,极为准确。对于细节的重视与对于诸种材料的融合,惟识中观的思辨方法,使他的理论显示出思维的活跃性、论证的缜密性与结论的融通性。如果说从早期的《隶书概论》中还可见出其端倪的话,那么到了《风幡琴指辨》则几乎篇篇如此了。

书法创作

周永健的书法创作,实则以简牍汉隶为宗,以今草为宾,以宋元为友。笔者前些年曾撰文谈到,他的草书为诸种书体中第一。今天看来,他的行草实际与其隶书密不可分。其善于化解隶书用笔入于他书,同时以其他书体入于隶书。在最近的一大批汉简、隶书、行楷以及草书作品中,足可见出他的通会之才。在他的笔下,草、隶、楷互为表里,隶中兼草,草通于隶,楷中见隶草笔意,气息古雅。其用笔熟练,结体随意而安,无故作姿态、挟技邀宠的肤浅,有意到笔行左右逢源之从容。其行楷书,点画精到细微,笔意飞动处颇显隶、草笔意,大有宋元气象,其中有的作品与元代张雨甚至如出一辙。在隶书书写中,笔势颇得汉人“气厚”之妙,然偶出以简牍隶草,顿使生气活现。草书之有隶楷,尤高楼之有基础,稳而不流,雅而不俗。孙过庭《书谱》所谓“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强调书法之间的融通。

周永健以其隶、楷、行草三者之间通会为当下创作之主调。对于书家来说,“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实为一大目标,而周永健以其未老之年,通会隶、楷、草书之三味,实其努力之结果。而在他自己,则常以此为阶段性成果,其所望者远,其所达处或可更高。然较之某些习书者,胶柱鼓瑟,以非为是,心力废尽,未能臻于高境,更相信徐渭所谓“有学而不能,未有不学而能者也”的经典论断。周永健之书法学习,从未间断,与人不同的是,其学习过程中心手均能双到,游心于艺,所以他能以极少的时间用于书法而取得较多成绩。 

书法教学方面

周永健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最理想的职业是教师,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如今他的这一理想有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他目前担任西南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生导师.已招收了两届研究生和进修生。在教学中,他强调,关注人的精神状态与深入的对经典作品的解读、学习,是书法研究生应该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前者关乎心性修为,后者关乎技法。关注前者,解决心障;关注后者,破除法障。书法研究生应在理论与技法两方面达到相当高度。在书法专科的教学中,他强调技法学习阶段性与目的性,重视艺术感觉的发掘,突出书法经典的地位。在教学中。他还注重因材施教,注意个人技能的培养与心性的修为。

观照周永健的书法艺术世界,其丰富与通透、其勇猛精进与心性淡泊均令人向往不已。从他的书法世界里,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人生的终极关怀,若定位在真智大慧的全面获得上,智慧通透,才能通达。那么,其人生一定会发掘出无穷的潜能,焕发出灿烂的光彩。

 

(原载《书法导报》 2001年9月 第4版)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