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贤重古 人艺双清——刘庆渝的书法艺术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6:58

在许多熟悉刘庆渝同志的朋友们中,大家都知道他是领导干部;而对重庆书协工作较为熟悉的同志,也都知道,重庆书法近年来的发展也离不开刘庆渝同志的领导。不过,对于他的书法的了解,或许并不如对其人领导艺术的认知。

周永健先生在评价刘庆渝同志的书法时说:“ 庆渝同志其“学”其“养”作用于书法创作,即见合于艺术进取的共通规律,又有鲜明而不与他人为类的个性特点。”又说“铸就庆渝同志今日书法风貌的主因在“学”,亦在“养”。庆渝同志书艺之“养”主要反映在三个方面:其一,丰富的人生履迹形成丰富的人生阅历,育成他艰苦耐劳、勤奋坚韧的性格,以及富于思辨的理性思维能力;其二,学生时代养成的读书习惯,长随其后的人生旅途,使他在书籍的海洋中获得了丰富的精神、文化营养,从而兼具了政治、文化、艺术的多种岂止;其三,广泛的艺术爱好,作用于艺术修养,形成触类旁通的艺术能力。庆渝同志书艺所“学”体现了锲而不舍、溯源辨流、由博及约的学书特点;庆渝同志书艺之“养”依托于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宽泛的书外之功,依托于读书有得助人以慧的文化修养。故他的书法创作蕴涵着多种人生信息和文化内容,这是很多沾沾于技术的书家所不及的。”

确实如此。自古以来,艺术之成功道路大致分为二途:一则技近乎道,由技而艺而道,技高进而艺成,艺成而道通,道通而人成;一则道先而技后,成人在先,由道而艺而技。当今书法界,重技轻文一度成为主流;与此同时,另有有识之士重文轻技,试图以文纠偏。二者之间的关系论争,近年来成为了书法界不少唇舌之战的主要内容。其中,关于书法文化还是文化书法,艺术书法还是书法艺术等等范畴的讨论,似乎也涵盖了技术与艺术、艺术与人生的诸多关系论争。不过,就书法家的成功之路来看,技近乎道与由道而技孰先孰后似乎并无轩轾。刘庆渝同志的书法之路,就是由兴趣而一以贯之的由道而艺而技再回乎道的道而艺、艺而道之路。

在数十年的行政生涯中,无论生活、工作环境如何变化,刘庆渝同志对于文化的那份热爱,对于书画的那份执着始终未变,甚而至于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历久弥新。他常讲,文化传统是很宝贵的,特色文化应该予以保护。有特色的文化不要走世界大同之路,而是有着个性方显特色。就文化而言,地方的,就越是中国的;越是中国的,就越是重庆的。他特别强调对于传统经典的挖掘与学习。今年,在他倡导之下,重庆书协编辑出版的《重庆书学》杂志就贯穿了他对于书法文化的这种态度。在技法探究上,其行书多以王羲之《兰亭序》为代表的帖学一脉为日课,进而对历代行书作品进行深入研究;至于隶书,他关注东汉庙堂之碑的经典性,又欣赏民间题刻的自由度,进而形成其自由又不失法度的隶书风格。这样的兼收并蓄,或许来自于刘庆渝同志多年领导工作中养成的兼听不同意见、品赏不同风格的基本思维方式。与一般书法家相比,他善于在不同风格的书法作品与书法家那里找到共同点,进而取其长处,补益自身创作。综观其书,有正大阳刚之气而绝无扭捏寒俭之态,有自然大方之形而无局促做作之意,有平和温雅之势而无狂怪怒张之姿。

前人云:人成而艺成。验之于庆渝先生,或可得欤?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