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止水 书画互融——刘庆渝书画艺术浅说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03

近百年的中国艺术,受到来自于内外思潮的多方面影响而呈现出其独特之处。西方文化的冲击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解构所形成的矛盾体,不断地改变着人们对于传统艺术的观念。在这些艺术观念影响下,中国书画一体的传统观念一度被淡化。而在中国传统艺术中,书法介入绘画、绘画借鉴书法是中国绘画的重要特点,书画兼擅是中国文人书画家的优秀传统。以书入画或以画入书,或为技法两端。善用者化腐朽为神奇,不善用者堕入魔道而不自知。近年来,在民族文化复兴的大潮中,将书画艺术与诗词结合的道路又不断地被人提及,许多艺术家努力地恢复着书画一体的传统。

刘庆渝先生就是在这样一种书画互融的观念之中稳健地行走在艺术之路上。

庆渝先生的书画情结源于少小,而习惯养成于工作之余,创作灵感迸发于花甲前后。他常常说,如果一个人选择了书画,那就是选择了幸福。在职工作期间,他常常以书画之娱而拒绝许多应酬,少去许多烦扰,也得到不少清静。这种在喧嚣中寻求宁静的方法使他的心性在多年的政务工作之后,繁华去尽,静如止水。这种人生平淡之境,是在绚烂之极的复归。在书画的研习过程中,这样的平淡之境又必将使书画艺术创作更为专注、纯净。近年来,他将很多精力用于书画研修与创作,异军突起,卓有成就。夏昌谦先生认为:“近来庆渝先生的山水画受到了人们普遍关注,他以丰富的学识和阅历,敏锐而独到的眼光,淳朴素雅的水墨韵味吸引了观者,实是他的画里所体现的在形迹之外的诗境,让人叹服!他有坚实的书法根底,线条的锤炼自显魅力,又加上他善于构象,象乃生生不穷矣!所以能厚积薄发在此矣!”信然!

庆渝先生的山水画一则得益于书法,一则得益于武陵山区的山水滋养。

作为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庆渝先生,孜孜于书法的追求。近年来,他以每天晨练几小时书法为日课,不分寒暑,从不间断。书法取法上,从汉隶入手,以《兰亭序》《祭侄稿》《黄州寒食诗》筑基,杂糅沈周、黄山谷、怀素、王铎等各家行草,进而用之于创作,以行草书法为主。这种在书法经典中浸淫不已的习练方法不仅使其书法创作常练常新,也使他的绘画艺术得以具备精进的基础。

中国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就是重视“笔墨”、强调书法用笔。虽然近年来有很多人追求形式构成至上,认为笔墨等于零,但我们也必须看到,还有不少的书画家以为书画的基础与最高表现都离不开笔墨而孜孜于笔墨情趣的传统表现。以书入画,在20世纪画家中主要有两类:精研笔法,以篆隶北碑法入画,以画法参碑法,追求力与势的结合,成为许多画家的追求,代表者如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潘天寿等;许多取法帖学传统的画家以迥异于碑派取法的面目出现,书画风格均突出韵致,如张大千、吴湖帆、傅抱石等。庆渝先生的以书入画倾向于后者,但更强调以书法随机生变的用笔方法融入绘画之中。他常常讲,石涛《一画论》所谓“一画者,众有之本, 万象之根”,乃是书画相通之大法。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生生不息之理与笔墨的随机生发异曲同工。山水画中的笔墨就是以一笔生二笔、三笔而生万千变化的典型。这种超乎书体技法而以其笔法的随机性打通书画界限的方法,在以书入画的优秀书家那里,大都可以找到印证。因此,可以说,庆渝先生的以书入画论以其哲思的高度而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而这种理解又在相当程度上契合了书画相通的真谛。

数十年工作生活于巴山渝水之中尤其中青年时期在武陵山区的经历,是他的山水画的重要的物象基础。与山水画家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写生不同,庆渝先生对于山水的熟悉在前,而其将对山水的感情诉诸笔墨则是最近几年的事情。长期工作在武陵山区,使他对当地的山山水水有着很深的感情。各种山石树木之形、各种水草藤蔓之状早已烂熟于胸,而有着鲜活的生命力。正如一位朋友所讲,庆渝先生这种超乎山水之形的写意,可以看到他对于武陵山水的情感所系。自古以来,山水画艺术的地域性特征就是理解整个山水画史的一个规律。黄公望的富春山、张大千的蜀中山水、黄宾虹的皖南山水等等,莫不如此。从目前创作来看,武陵山区山水是庆渝先生山水画的主要对象。虽然除此之外的边塞风光也偶尔入其画,但我们可以想见,武陵山区山水或许仍然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成为其山水画的主要对象。可以说,武陵山区山水滋养着庆渝先生的绘画,而其绘画又反过来为武陵山区山水树碑立传。专一于武陵山区的山水画家并不太多的现状,或许也是人们对于其山水回味无穷的原因。

起于兴趣,养于磨砺,成于不辍,进于不懈,发于笔墨,资于武陵,或可至于至善。

从庆渝先生几近五年,闻其言,思其思,观其书画,草成此文。然,所言而能合乎其书画者,十之二三欤?

 

曹建2012年12月31日子夜于嘉轩灯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