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李健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09

以“静观李健”作为本文标题,其原因在于:其一,欣赏其书法篆刻创作,需要静而观之;其二,李健老家就在重庆北碚静观镇。或许,源自“静观”这两个字的意识始终贯穿于李健创作过程,其印作突出地表现出一种浓烈的自我意识。这种自我意识与写意篆刻家相当外露的表现不同,李健的印章总给人一种相当内收的规矩意识,或者说一种正在发展的理性意识。在研究方介堪先生篆刻艺术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偏于精工的篆刻创作往往需要篆刻家具有很强的理性控制意识。而对于刚至而立之年的李健来说,这种控制又是其前期篆刻学习所必须的。两相结合,自然诞生了其精工、典雅,得乎规矩又充分显示其聪明才智的一批印作。也正因此,静观李健也才得以在渝州乃至全国篆刻界崭露头角。

与当代许多成才者一样,李健的书法篆刻得益于其师友所形成的书法篆刻文化圈。1991年,李健书法篆刻得益于吴云斌先生启蒙。1998年,李健来学于西南师范大学书法专业。师从周永健、张一农先生为多。其时余受命筹办此书法班,也得以忝列教席,完整地观察其学习过程。其间由张一农先生执教的篆刻学,集中了李健、刘海峰、洪钧等数位爱好篆刻的学友,师友之间的切磋与研究无疑是李健篆刻得以提高的重要的外部环境。三年学习结束的时候,李健的篆刻赢得了同学与老师们的一致好评。当然,外因只能说是催化剂,与许多青年学习者一样,李健的聪明无疑才是其艺术成就的决定性因素。

聪明人爱用巧。善于用巧为李健篆刻的一大特点。李健的巧,突出地表现在其风格的选择。我们知道,汉印与元朱文为印章艺术之大宗。李健篆刻得益于汉铸印、元朱文与近代名家。这一部分直接来源于张一农先生所推举的印章风格,往上追溯,不难见到徐无闻先生的影子。首先看其白文印。其白文“吕昌平印”、“流年暗中偷换”、“夔府”等为典型的汉铸印风格,浅冲的刀法、平正的字法与毫不残破的章法构成为其特点;“泽君”则为汉玉印风格,线条爽劲、平直而得玉印藏而不露、含蓄蕴藉之美;自用印“李健”及其图案的装饰性为其汉印风格印章的又一类型。再看其朱文印。朱文“云山千叠”、“巫山云雨”直接陈巨来风格;“依南窗以寄傲”、“家书千载称兰亭”等杂糅王福庵、陈巨来字法;“映日荷花别样红”取法黄牧甫典型;“巴郡人氏”则兼有赵松雪况味。如果说汉印风格与上举流派印为其印内求印的努力的话,那么,以战国时期中山文字入印则是其以书入印、印外求印的另外一种尝试。我们知道,以书入印、印外求印是清代以来篆刻艺术流派发达的一个主要原因。赵之谦、徐三庚乃至吴昌硕、齐白石,无不如此。徐无闻先生也是当代以书入印、印外求印的典型。其典雅的小篆固然为人称道,其著称于世的中山王器书法更是为人所宝爱。当代篆刻大家韩天衡先生在《徐无闻印存序》中说:“(徐无闻)从河南省平山县战国时期中山王墓出土的《中山王厝鼎》等铜器文字里,得到冲动、得到灵感、也得到启示,不失时机地将这种面目独特、前所未见的文字风格引到了篆刻中来,从而在印坛里开出了一株谲诡绮丽的新葩。”遗憾的是,天不假年,徐无闻先生没有留下更多的中山王文字印章。十年过去了,值得庆幸的是,同受业于无闻先师的陈道义兄有一些中山王风格的印章尝试;生在北碚、长在北碚的李健,也近水楼台,受到启发,不仅于中山王器书法练习数年,而且大量以中山文字入印,刻之于石。其较为成功者如“长年”、“吉羊”、“庶民”、“学人言语”等。其中,尤以“庶民”一印大获我心。因此,可以说,汉印、晚清名家朱文、中山王器文字印章,是李健印章的主要风格类型。

行文到此,头脑里浮现出李健活泼、好辨的形象,其冷峻、清雅的风格与其最终追求是否同调呢?或许,正因为许多变因,李健书法篆刻风格也才具有无限发展的空间和可能。祝愿其书法篆刻创作更上层楼!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