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尽绚烂:许雄志篆书辛稼轩词赏读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11

许雄志先生以书法篆刻著称于世,然其雅玩金石的爱好、收藏之丰硕实为其重要支撑。韩天衡先生称其“精于书法篆刻,富收藏,对玺印收藏情有独钟。他精力弥满,目光如炬,立足于中原,常奔走于陕、甘、京、沪间,积20年之功,所获甚丰。”其《鉴印山房藏古玺印精华》《鉴印山房藏古封泥精华》等编著足见其收藏之富,而其《新见秦汉魏唐铭刻精选》《中国历代印风 秦代印风》《秦印创作技法解析》等著述更见其好古之深。当代书法家中,以技法骄于世人者所在多有,而像许雄志这样好古敏求之士却并不常见。与古为徒,或许正是许雄志艺术之路坚实的基础所在。

不过,历史上金石学家或者金石收藏大家并非都是书法篆刻家。从金石之收藏到外显于书法篆刻,其中的必备条件就是其创作才能。清之赵之谦、老一辈中之钱君匋洵为典型。许雄志以其金石之雅好显于书法篆刻,在当代书法家中无疑也是具有典型意义的。就其篆书辛稼轩《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一作可探消息。

筑基于古文字。篆书家的创作,为人诟病者多为其字形的准确性。因此,历代篆书家都特别强调《说文解字》的基础地位。清代以来,随着历朝各类青铜器物的出土以及印章、铜镜等古文字的面世,更多的篆书家注意到官定字体以外的篆书的意趣。许雄志篆书字形的夸张变形,多与这类文字有关。为帮助读者理解其作品,许雄志在篆书《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作品款识中特别标注“取楚竹之意”“三晋鉨文之趣”云云,将藏于其篆书之内的秘密公诸于人,为我们赏读其作品提供了很多方便。取法《说文》以外的古文字,是以赵之谦、黄士陵等为代表的许多篆刻家成功之处。篆刻与篆书的相互生发,使篆刻家在“印外求印”而印风别具新意,同时又使其篆书别有金石意趣。可以说,筑基于收藏及秦代文字研究的许雄志篆书,正是其区别于当代许多篆书家的标志。

就其笔法而言,内擫法的使用以及斜画的大量运用、折笔的强调为其主要特点。篆书笔法中,中锋用笔为基本笔法。许雄志篆书的基本用笔还是中锋。稍有区别的是,其中锋不全是较为紧张的内聚笔毫,有一些点画用笔介于内擫与外拓之间。换句话说,就是在以中锋为主的用笔过程中,偶尔荡开两笔,轻松出之。其次,在运笔方向上,大量使用斜笔。这种方法使其篆书区别于平直相安的精劲类小篆,而有黄士陵、赵之谦等印章意趣。其中,类似于赵之谦“灵寿花馆”一类的古玺印章、铜器铭文或许是其灵感之源。其三,折笔的突出也是其篆书的特点之一。印章之外的篆书往往强调“婉而通”的境界,而许雄志篆书更多地舍弃婉转流丽而选取印章用字的基本形为其篆书雏形。大量使用斜笔与方折所激发的矛盾冲突,在其单字中较为突出。不过,他选择了两种基本的化解矛盾之方:单字内弧线运用;篆书字组的大量运用。前者在斜笔与方折挑起的矛盾冲突中,巧妙地穿插弧线,以圆破方,方圆兼有;后者打破单字独立的篆书结构,缩紧字距,使三、五字成为一组,进而形成数组成行的章法形式。

在单字的结字过程中,强调“计白当黑”的有意识收放所形成的黑白对比效果,以较为突出的视觉效果构成“有意味的”单字形体。这种注重黑白对比的办法在当代曾经风靡一时。如何在突出黑白效果的同时保有书写的自然是这种结字法的难度所在。就这一点而言,其作品中部分字形的夸张似乎还可商讨。也许,在结体与用笔的老练程度上相比,许雄志篆书用笔的老练似乎更胜一筹。

不过,需要理解的是,其结字之收放,目的还在于写意精神的表达。用笔、结字、字的组合乃至章法的随意,包括上下阙之间的朱书行草题款,给人以技法丰富之印象。这种极力追求技法丰富性的创作,容易在视觉上给观者形成茂密之感。由茂密而生绚烂之想,则是题中应有之义。

行文至此,通篇再读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一词,顿觉许雄志在选取这些技法的同时,也是深味稼轩词妙谛的。稼轩此词,我极为喜欢,其中的“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几句经常成为我抒情写意的“酒杯”。人生的绚烂与平淡之思在稼轩词中有着极为艺术化的表达。

绚烂之极,复归平淡。可以想见,许雄志以知天命之年而有如此成就,其复归平淡之日,或将以饱识沃购之士,拈花微笑也。

此或为其作品绚烂之意耶?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