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着灵动 自探妙境——孙克利书法艺术观感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13

孙克利先生以武警军官而颇擅书法,人常以为怪,殊不知其书法的爱好来源于其作为山东人的基因使然。学书之风,北方以山东、河南、甘肃等地为盛。这种地域性的书风必然使生长于其中的子弟们多有熏染。孙克利先生虽年轻时期即赴军营,但书法的爱好却是与生俱来的。虽然在军营的许多年里,他并没有机会将书法作为主业,但这种爱好在更为合适的时间与空间环境里自然会得以重拾。在首都军营的多年历练,除了练就其果敢、干练的作风外,对于书画的爱好也在耳濡目染中日积月累为动笔的能量。终于有一天,在仍然繁重的工作之余,他重拾毛笔,开始了为期十余年的书法学习。

孙克利书法曾经师从刘艺先生。刘先生曾为中国书协副主席,颇善章草。他称赞孙克利书法“扎实厚重,恪尊传统”,认为勤奋是成就其书法的重要原因。孙克利先生成熟的书法作品,朴厚其外,灵动其中,以取法章草为主。这种取法,自然有来自乃师的影响,也有时代书法审美的原因。

20世纪,一批不愿意完全接受碑学,又不能完全脱离碑学的书家,尝试用章草来改造帖学、呼应碑学。这种风气正是碑帖结合者所倡导的,也正与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所主张的师法章草相呼应,并且与李文田等人所提出王羲之书法的理想模型——隶书笔意——相呼应。推崇章草的主张,避开了与碑派的直接对抗,又与北碑、篆隶书风拉开了距离,因而用章草替代王羲之、颜真卿等行草经典,推进碑帖融合,一时间成为时尚。沈曾植为其代表。这股思潮还催生了20世纪上半叶为数不少的章草书家,如王世镗、卓定谋、王蘧常、郑诵先、高二适、吕洪年等。至今的章草书风与此种风气不无关联。

从审美类型来说,章草书家多半有着融合雄强与秀美风格的审美追求。或许,孙克利先生的书法取法,在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观念审美观念影响下的书风选择。北碑雄强之风,在晚清以来不断被碑学家们加以改造。从于右任开始的在碑版中加进行草笔意的办法,在近30年的碑派、流行书风、今楷等等风格流派中得以充分运用。这种既有沉着又有着灵动意味的风格追求,某种程度上与章草审美暗合。不过,需要明白的是,兼有雄强、秀美或者沉稳与灵动同时具备的书法选择,早在沈曾植那里就已用章草代替。选用章草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从书体审美选择上就已经超越了碑帖之争的狭隘的两分的思维。从书法发展而言,章草书风一直在碑帖之争的漩涡中,较为自在而又较为克制地发展着。其中的部分章草书法家,在章草中糅进今草,“章今结合”,又在书法审美上有所拓展。孙克利先生的书法,就其审美风格而言,也在取法章草的同时而有着章今结合的意味。

当然,对于成熟的书法家而言,书风的选择,有着阶段性选择与终极目标的区分。回首其书法学习,孙克利先生也有着章草以外的多种书体的选择过程。在多种选择之后基本固定于章草的学习,使其书风展示出其个人面貌。常与变相较而言,常易而变难。在平常的日子里习惯恒常的表现手法以后,如何在技法较为熟练、动作较为固定的基础之上,熟而后生,常常成为困扰书法家们继续前进的难题。章草作为其近来一段时间的主要书体的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其书风的变数或许有着两种可能性:一则继续沿着章草之路,由精熟之极而生变化之机,正如诸多前辈章草书法家的成功之路一样;一则以章草的熟练为基础,杂以今草、狂草,而统以性情,自出胸臆,以至于一片神行的草书大家之境。

壬辰秋冬之际,得观孙克利先生书法而有感,随手所记,克利先生以为然否?有缘得观其书法作品者,抑或有同感耶?

壬辰冬夜子时曹建于嘉轩灯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