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从容 简约通透――苏大椿书法篆刻艺术浅说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15

与大椿师兄相识已经十五、六年了。也许因为他比我年长一轮,我们有着相同的属相,脾气相投,也许因为同出一门,许多问题的认识与事情的处理多能达成共识,加之多年来的笔墨探讨与诗酒贪欢,令我常常有知音之感。大椿兄为人所佩者,在于其务实的入世精神与其以书法篆刻艺术所诠释的通透的人生状态。

大椿兄的入世态度,或许可用勤勉务实四字简括。在与他的交往中,几乎所有事情都能体现其勤勉务实的风格。在其参与策划或操办的展赛、活动中,他的这一风格可以说得到充分的展现。1990年,先师徐无闻在世的时候主持“西南师范大学书法点师生书法篆刻展”,大椿兄参与其事,多所筹划并承担许多具体工作;工作于科技杂志社筹划全国书法篆刻展览,主持展务工作……。近年来,无论是世纪之交重庆市的相关展览,还是重庆与贵州书法交流展、西南大学(原西南师范大学)书法专业师生的相关展览等都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与精力。每当这些活动得到好评的时候,他总是淡淡一笑:“还需努力!” 近年来,他还成功策划了《中国当代书法家作品系列》的编撰工作,参与许伯建书风与文集的策划、编辑,为重庆书家的推介与许伯建先生遗迹的整理做了许多务实的工作。也许正因为其一直务实的作风,近年来他又受聘于重庆正大软件学院,任美术系主任、副教授,从事于包括动画在内的美术专业教学工作。他的务实作风近二年又得到了美术教育与出版界的关注,目前他正承担科学出版社有关动漫教材主编任务。教学、行政工作,足以让人难以抽身了,但大椿兄却能够保持其一贯简约干练的作风,处乎其内而又能出乎其外,简淡从容,不为事务所迫。恰是这种简淡从容的真实,使他的书法、诗词等一如其人,平平淡淡,从从容容。这种平淡从容,也许显出几分闲散,但更多的却是不紧不慢的真性情。正如何绍基所说:“凡学诗者,无不知要有真性情,却不知真性情者,非到做诗时方去打算也。平日明理养气,于孝弟忠信大节,从日用起居及外间应务,平平实实,自家体贴得真性情。”

可以说,勤勉务实的作风是大椿兄的真性情,而简约通透的风格却正是其真性情在书法篆刻艺术的反映。

大椿兄的书法学习,转益多师。先后师从许伯建、李天马, 1988年进入西南大学(原西南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点从学于徐无闻、荀运昌、秦效侃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委员、重庆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大椿书法,根基在于三代,书体以篆书为擅长,而辅之以行草、隶书。他的篆书,上探甲骨,大篆从西周至春秋战国金文获益不少,而小篆则取法秦汉金文权量以及李斯刻石。具体而微,他的甲骨直接取自殷商,受到罗振玉、徐无闻先生影响,用笔爽直简劲,作品多以临摹或集联形式出现,清秀简约,书卷气十足。他的甲骨集联,文句多雅,如有联称“喜今朝大好风月对尊酒、见此日小有林泉集众宾” ,足可见出其文学修养。以大篆而言,他涉猎较广。无论是工稳类的《墙盘》《虢季子白盘》,还是较为写意的《大盂鼎》《散氏盘》,他都用功不少。在所有大篆作品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当数具有装饰意味的《王孙遗者钟》了。《王孙遗者钟》,铸造于楚康王八年至九年,光绪年间出土于湖北宜都,现存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馆。从书法而言,《王孙遗者钟》并不是孤立的一件作品,而是与《王子午鼎》、《王孙告钟》等楚国青铜器铭文风格一致,共为为典型的楚金文。与西周金文的质朴不同,也与吴越金文的繁复有别,楚金文图案装饰意味增强,正处于质朴与新巧之间,而《王孙遗者钟》正是其代表。大胆揣测,大椿兄之所以选择《王孙遗者钟》,一则因为这种风格或许正触动了他作为书家敏锐的神经,再则,在取法上多有徐无闻先生选择中山王诸器的意味。与中山王诸器风格相比,以《王孙遗者钟》为代表的楚金文作为范本的意义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可以说,以《王孙遗者钟》为代表的楚金文风格,正可以成为篆书的重要取法而有所突破。大椿兄的篆书正找到了这座足资取法的宝矿,而其创作也多基于此而有所发挥。就小篆而言,他取法多在秦篆与汉金文。对于用笔的熟练和线条的把握,多使其篆书呈现出书写的自由与轻松,而不是鼓努为力。因此,他的篆书多有那种看似不经意的风格,爽爽有一种风流气骨。由于有了篆书的底子,大椿兄的隶书与行草也呈现出简劲清爽的风格。

同样,也因为篆书的底子,大椿兄于篆刻也多所创获。一般而言,篆刻的创造有印内求印与印外求印两途,大椿兄于此两途多有心得。从印内求印而言,他的篆刻取法先秦两汉:白文印深得汉铸印与玉印精神,如“许双应印”、“黄德曦印”、“秦长生印”等足为代表;而其朱文多自古玺得法,从其“嘉季”、“庆渝”等印不难探出消息。从印外求印来说,他的印章多得“印从书出”之法,如“广纳贤才”、“紫气东来”诸印。曾自作诗曰:“篆刻须知篆是根,雕秦镂汉自临深。胸中不尚古人法,日日操刀枉费心。”说明了篆书与篆刻的重要关系,就此而论,大椿兄的篆刻创作与其篆书创作是一脉相通的。

审视大椿兄的创作,再思其为人行事,其间关联清清楚楚。如果说篆书是其书法篆刻创造之本,那么,不唯篆书所使而随机应变,有所超越,也正是其书法篆刻立身之由。如果说勤勉务实是大椿兄的为事为艺态度,那么,简约通透可说是其为事为艺而不为艺事所囿的超越。这在许多为事为艺者可说是一大难点,而同时又是许多自命超然者难以梦见之境。(曹建于晋云嘉轩)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