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发展与国家文化战略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25

书法作为美术学学科的分支,是20世纪以来学科分类的产物。在美术学学科建设本身就显得边缘化的100年来,书法的边缘化就显得更为突出。值得欣喜的是,近年来,随着国力日升,中国传统文化逐渐得到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及国人的重视,书法艺术也在文化复兴的大潮中逐渐有着回归本位的迹象。这对于书法从业者而言,是大快人心的好事。不过,如果将当代书法艺术置于整个书法史,疑问与担心又接踵而至:当代书法的艺术水准与历史上的哪些时代可以并论?当代书法艺术风格又在多大程度上完成了历史的使命?许多学者对此有讨论。乐观论者认为,中国当代艺术以多样化的艺术风格,显示出其具有创新性的历史地位;相反,悲观论者则认为,书法艺术传统文化精神的缺失使其徒有书法之形,而罕见书法精神的传承。我们认为,忽视书法历史的自我陶醉近乎狂妄,而类似“九斤老太”似的哀叹也于事无补。如何更好地研究、传承书法艺术无疑才是落在当代文化管理者以及书法艺术从业者身上的重任。
国家层面的书法艺术发展战略应该重视以下几点:

一、重视舆论引导,大力弘扬优秀书法文化传统

20世纪的书法发展,经历了许多波折。汉字废除论、毛笔废止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改变着人们的思维,包括《兰亭序》在内的书法经典的非经典化使许多人迷失了书法的判断标准。曾几何时,以标准草书为代表的“标准书法”一度成为竞相模拟的对象。不过,影响力更为强大的以“穷乡儿女造像”为根基的碑派书法,改变着人们对于书法的审美意识;美术创作西化倾向的影响又改变着书法家们的创作观念。在“存在”还是“灭亡”、“写字”还是“艺术”、“艺术”还是“科学"之争响犹在耳的时候,“书法艺术”抑或“艺术书法”、“书法文化”抑或“文化书法”、传承还是维新等等论争又次第展开。穷乡儿女造像与王羲之《兰亭序》的并列,正好说明经典已经在20世纪泛化。这种泛化,使书法界一度迷失与彷徨,书法标准问题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有识之士提出并摆在书法家面前。标准的迷失容易导致观念的混乱,而混乱的观念又导致创作的多元乱象。因此,如何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大前提下,重视舆论引导,通过论争,廓清书法艺术发展中的理论问题,就显得具有时代紧迫性与必要性。 

二、加强基础书法教育,改革高等书法教育

书法教育的传统除开其工具性之外,人文性不容低估。汉代扬雄就有所谓“书为心画”的论断,而书法教育磨砺意志、清心去噪的功能历代都为人所称道。近代以降,学校教育的勃兴打乱了中国传统教育链条中的书法教育。传统师徒授受式的私塾书法教育在遭遇现代教育体系的时候,几乎被蚕食瓦解掉了。解放后的高等学校书法教育,文革前只有1所学校有两届招生,文革以后才逐步恢复,许多学校甚至在1995年以后才陆续招生。书法作为学科晚了接近一个世纪。正因为此,时至今日的书法教育仍然处在边缘化状态。全国范围内开设书法专业的高校不到120所,将书法纳入义务教育阶段必修课程的仅有少数的几个省市。不过,好在教育部又已经颁布关于加强中小学书法教学的意见。从政策及试点情况而言,全国范围内书法专业教育从无到有的过程已经完成,从有到好的有序发展或许是今后书法教育所应关心的问题。如何在其他学科教学都已蓬勃发展的前提下,研究包括书法艺术在内的国学传统教育在学校教育中的实施,似乎应是今后一段时间内有必要推进的工作。具体而言,如何加强中小学书法教育,推进高校书法教育的改革,就成为极为重要的工作。

三、重视书法文化遗产的保护

书法申遗成功之后的文化遗产保护应该得到相关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而不能仅仅局限于社会团体或个人行为。书法文化遗产主要应重视与书法有关的文化技艺传承及遗址、遗迹保护。
以文房四宝制作工艺为代表的书法工具与材料制作技艺传承是书法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如何利用地利优势与现有技术人才,在国家层面培育一批重点文化产业,研究、恢复、创新传统工艺,推进文房四宝为代表的传承体制机制形成,当为具有政府职能的文化管理部门的职责之一。
同样,书法家对于书法技艺的传承也是应该加以保护。书法家书写技艺的传承,在师徒授受方式上的变革,应该引起重视。如何通过一系列研究课题,研究书法技法传承与创新体系,研究书法技法与传统文化的关系等等,确为不应忽视的话题。

当然,对于物质化的书法文化遗迹遗址的保护,也是应该下大力气做好的事情。历代著名书法家的旧居、遗址保护,书法作品、碑刻等遗迹的购藏、保护等力度的加强,或许也是相关职能部门所应关注的问题。

四、完善书法组织架构,推进运行机制改革

书法事业的管理组织应该有一个较好的架构。目前,书法发展主要依靠文联系统的书法家协会,而在政府部门的文化行政系统没有严密的组织架构,在教育主管部门也没有包括书法在内的国学传承任务。在此情形下,各地文化、教育主管单位领导的书法喜好直接影响着当地书法事业的发展。如何在发挥文联系统的书法家协会之外,在政府部门完善组织架构,加强对书法文化事业发展的引领,或许也是书法发展必须研究的具有可操作性的课题。

综合而论,如果能够切实以舆论引导为方向,人才培养为关键,遗产保护为基础,组织架构为保障,书法作为国家文化代言的形象或许就指日可待。在此意义上说,中国书法文化的伟大复兴将是题中应有之意。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
               

 ——《美术观察》2012年6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