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无闻兰亭序集聨导读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1 17:27

20年前,在追随徐无闻先生攻读硕士学位的时候,我就知道他集《兰亭序》为联的事情。壬辰中,得见其《兰亭序集联》全本,不禁深为先生好古之心与用功之专一而感佩莫名。先生以书法名天下,而其所擅长,又何止于书法?其集联之事,足见其承继先辈的好古之心;其集联之多,又足见其用心学习进而超越古人的发扬之意;其集联之妙,更见其所阅之广,文学功底之深厚。

徐无闻先生一生,其好古之心尚古之情贯穿其日常生活与艺术活动。集字为联就是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几十年不辍而成最终之规模。1991年,他曾带领弟子选辑出版《殷墟甲骨书法选》。在该书前言中,有一段关于甲骨文集联的评论:“集甲骨文字为对联,是书法创作的一种较为普遍的方式。集联时,应以已有公认识读的字为限,不宜以同音字随意通假,更不宜用偏旁去拼凑出‘新’甲骨文。”“古文字是历史的产物,不乱写乱造古文字,才是尊重历史。”“集字为联,正因为有字的限制,才能见出作者的文学水平。”由此可知,一方面,他以集联为书法创作的重要形式;另一方面,他又以集联作为文学创作的一种尝试。在该书之后,附录有先生自撰对联41副。 “诗书一体”的传统,在这里得到了较为充分的体现。

书法与文学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在所谓文人自觉的魏晋以后。钱钟书认为:“中国诗文常与书画有密切联系,是‘姐妹艺术’。书法艺术也从观察自然界万物姿态而得到启发。”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悟草书,怀素观夏云奇峰、惊蛇入草而悟草书,雷太简闻江声而笔法大进,黄庭坚观长年荡桨而大悟。这些书法界津津乐道的故事与文学家的体察自然并无二致。

不过,需要明白的是,一方面,书法与文学的相得益彰,并非可以混淆两种艺术之间的界限。如果把诗文内容的识读完全等同于书法的解读,则有些本末倒置了。从历史上看,商周甲骨文内容多为占卜记事,青铜器铭文也多为记事记功,没有多少文学性可言。即使是汉碑,也多是生者对于死者的褒赞之词。可以说,东晋以前的书法作品内容的文学性大都不强。换句话说,东晋以前的文学作品罕有有依靠书法来流传的。孔孟语录没有这样,先秦诸子散文、两汉大赋都没有如此。这种情况在东晋以后有所改变,如王羲之《兰亭序》、苏东坡《前后赤壁赋》等。不过这类作品的数量还是极为有限。拿唐诗宋词来说,许多诗词原件已经荡然无存了,然而其文字内容却以刻本而流传千古。比如说李白,他的诗歌水平毋庸置疑,但是,他的诗稿墨迹早已不见,其在书法上的名声仅仅依靠唯一的一件《上阳台帖》;杜甫在书法史上几乎没有多少地位,因为现在所知的老杜墨迹已经没有了,仅有的几个碑刻也难见到拓片,更不用说实物了。反过来,书法史上有许多作品内容的文学性不值一提,但其书法水平却堪称优秀。如怀素《苦笋帖》:“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迳来。”一句大白话,居然成为书法巨迹流传至今。这不能不说是其书法水平较高的原因。

另一方面,作为艺术的书法与文学也自然有着共性。两者的相互补益,如《兰亭序》的书、文并茂,在书法史上也自有地位。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