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铁石风骨俊  方能书画翰墨香艺术评论

/ 2013-04-22 09:57
座落在历史文化名城天水西南角的天水师范学院,依山临水,远离市嚣,独守一方清静。在这个风景优美的校园里,恬淡于名利同时专注于事业地生活着一些优秀的学者、教师和艺...

 座落在历史文化名城天水西南角的天水师范学院,依山临水,远离市嚣,独守一方清静。在这个风景优美的校园里,恬淡于名利同时专注于事业地生活着一些优秀的学者、教师和艺术家。行走在校园里,他们是那么朴素、谦和、平凡,有许多人名扬省内外甚至国内外,著名的人物画家张玉璧就是其中之一。

水墨人生

     1956年,张玉璧出生于天水市秦城区玉泉乡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自幼孝敬父母,关爱兄弟姐妹,同时发乎天性地喜欢绘画。从小学到中学,他一直都是学校黑板报的主办人,能写会画,很受同学们羡慕。但是高中毕业后,那条回家的路却让他走得内心荒凉而又苍白:城市户口的同学要么下乡做知青了,要么去某个工厂就业了,而自己却只有回家务农,这种对于前途的迷茫,让一个少年的心情陷入了巨大的难过。好在当时的大队干部发现了他,让他担任生产队的会计,做一些称称、开票、收钱、维修之类比较文化的活计。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张玉璧接触并观察到了形形色色千姿百态的人物造型,这些各具神情的人间群相,不断激活着他身上的艺术细胞,让他饶有兴趣地反复摹写。当时,纸张缺少,他就想尽办法找来各种各样的废旧纸张,在其背面如饥似渴地勾画着对于世界人生的最初印象。
     多少年过去了,现在的张玉璧已成为全国知名的人物画家,但是,他对自己当年那些只是觉得好。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的,没有任何条条框框的绘画,仍然非常怀念。直到现在,他还念念不忘自己的《铁肩担起半边天》、《关怀》、《春暖花开》等处女作
     1977年,我国恢复了高考制度,历史把一个美好的机遇还给了早已渴望进入高等学府学习的广大学子,按理说,少年的张玉璧自然也如久旱的禾苗,适逢甘露,可是,若非当年他一次偶然的兰州之行,这位绘画的天才少年,就有可能与人生的机遇擦肩而过。在兰州,他偶然接触到时在兰石厂的画家李葆竹,他告诉张玉璧:你画得这样好,你就应该考学。正好今年国家有招生的计划。直到这时,张玉璧才知道原来画画也是可以考学的。回来到天水市群众艺术馆向尊敬的画家老师们一问,人家告诉他:是的,我们都是上过学的,要画好画,就要系统地上学深造。张玉璧眼前一亮,如梦初醒,连忙开始复习。由于他基础扎实,聪明颖悟,当年即以专业成绩全省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了天水师院美术教育专业。
     张玉璧的人生揭开了新的一页。
     在大学期间,他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勤奋画画,刻苦学习,虚心求教。天道酬勤,1980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天水师院毕业并留校任教。
     这一个阶段的创作,应该是张玉璧艺术道路的发韧期。当时,他不断审视中国美术发展的历史,审视中国美术发展的现状,同时也审视和关注中国人物画发展的方向和前景,以便确立和调整自己的艺术坐标。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真挚朴素的情感、坚韧不拔的精神、豪放雄壮的气质,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优良品质的代表。基于这种深刻的认识,当时,张玉璧把对农村生活和农民生活的表现,作为他艺术创作的主要目标。他的组画《土地》、《农闲》等系列作品,便是他对农民的喜悦与悲怆、渴望与希冀等思想情感最生动、最完美的表现。他那丝丝入扣、匠心独具的作品,使观众能从感情深处产生共鸣,在观众心灵上掀起一道道情感的狂澜。
     1985年和1993年,他先后两次进入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专攻水墨人物画。在此期间,他受到全国著名画家姚有多、顾生岳、吴山明、刘国辉等人的指导,艺术视野和艺术境界得到很大的拓展与提高,尤其是首都北京得天独厚的文化艺术氛围,使他接触到大量国内外一流的专家学者。在相互的交流中,他进一步认识到:作为一名人物画家,除了必须具备过硬的造型能力以外,决定作品是否成功的关键还在于对人性美的揭示与表现。也就是说,对人的同情、热爱和尊重,对生命原初状态的关注和歌颂,才是人物画创作的终极目的。为了实现这一崇高的追求,他将自己的表现领域从敦厚朴实的黄土高坡拓展到了苍茫雄浑的雪域高原。
     这一题材领域的转换耐人寻味。
     熟悉张玉璧的人都知道,他读书爱读历史,看戏爱看悲剧,看电影爱看史诗巨片,一句话,他喜欢内涵厚重的事物——而不喜欢柔弱纤巧的事物。在张玉璧的眼中,甘肃南部藏民地区那些心地淳朴的牧民们粗犷豪放的性格、剽悍健壮的体魄更具阳刚之气,而藏族妇女心地的纯真与善良在回眸顾盼中则更加迷人。他们朴素、坚毅、自信、深沉、博大的内在气质与信仰坚定的崇高精神以及顽强的生命力,使他如醉如痴,心往神迷,肃然起敬。他隐隐地感知到自己的使命,那就是用自己的画笔,把他们画下来!
     从哲学上讲,所有主体对客体的观照,最终都观照的是主体自己,所谓仁者见仁的同时,也体现出了仁者之仁。事实上,张玉璧是从那些藏民形象之中,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一种铁石风骨般的生命理解与人生追求。张玉璧这样深情灌注主体投射的创作,使他的艺术创作迅速跃上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他的《风》和《高原》便是这一艺术跃进期的代表作。这两幅作品均采用了大幅面、满构图和垂直结构的处理方式,使巨大的人物形象与苍茫的高原大漠在一片水墨渲淡中幻化为一种天人合一的深层境界。许多专家同行都认为:在表达藏胞深沉、浑厚的内在精神气质方面,这两幅作品无疑是最成功的。
     此后,张玉璧进入创作的丰收期,先后在《美术》、《中国书画》、《 国画家》、《江苏画刊》、《中国美术》、《中国书画报》、《美术耕耘》、《甘肃画报》、《甘肃日报》等几十种报刊杂志上发表国画和速写作品近百幅,并多次获得国家级及省级大奖。对他的艺术成就,甘肃电视台等新闻媒体都进行过专题报道。他现在成了社会名流,头衔众多,如天水师范学院艺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省美协理事、天水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天水市政协常委、天水市民盟常委、天水市艺术类职评委副主任等。有人问:张老师,在这所有的头衔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他毫不犹豫地说:中国美协会员
     是的,张玉璧首先是一位画家,而且是一位执守着自己艺术信念的画家。即使在艺术观念瞬息万变的当下,他对待艺术的态度和他的性格一样坚定而朴素,他认为,中国传统人物画之所以在近代走向衰退,其原因主要是艺术家失去了对现实生活的热情关注。于是他始终坚守着艺术与生活中真、善、美的原则,坚守着自己多年来不断完善和提高着的水墨写实风格。
     下面的罗列也许枯燥得像流水帐,但却最能说明一个画家的成就。1991年,《在延安》获省委宣传部、省美协建党7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二等奖。1994年,《老人像》获第一届甘肃省美术新人新作展优秀奖。1996年,《荒原行》、《老者》获甘肃省首届美术新人新作展优秀奖。1997年,国画人物《风》,获全国首届中国人物画大展铜奖。1998年,《朝圣》获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心奖一等奖。1999年,《高原五月》获第二届世界华人艺术大赛国际荣誉金奖。2000年,《高原》获甘肃省第三届敦煌文艺奖一等奖。2000年,《藏女》入编《今日中国美术》。2000年,《风》获天水市首届五个一工程奖。2001年,《乡长》入选甘肃省首届写生画作品展2001年,《远方》入选中国美协新时代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06年,国画作品入选甘肃省美术作品晋京展。他的作品及传略还先后被编入《96全国首届美术教师优秀作品集》、《当代速写艺术》、《中国书画家大辞典》、《中国美术家论文集》、《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美术书法名人名作博览》、《全国高校美术教育专业教师作品集》、《世界华人当代名人大辞典》、《中国书画市场博览》、《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中日美术通鉴》、《甘肃省美术作品选集》、《中国西部实力派书画家精品集》、《中国当代速写艺术》、《甘肃当代文艺五十年》、《中国画构图艺术》等二十余部辞书和画集。

授业解惑

     当张玉璧以优异的成绩被留校任教时起,年轻的他就深深地意识到自己肩负的重任:不仅要画好画,搞好创作,同时还要教好画,搞好教学。要给别人一滴水,自己要先有一桶水,张玉璧深知其中的道理。为了让自己的教学能够真正地有益于莘莘学子,他十分注意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也十分注意铸造自己为人师表的教师形象。画如其人,教也如其人,张玉璧始终保持着一颗恬淡自然的心态对待生活、创作和教学。
     作为一名高校老师,他几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在三尺讲台之上,虚心向老教师请教,在缺乏教材和设备的情况下,他翻阅了大量的资料,自己动手编写教材,并利用节假日画了近千幅国画、素描和速写等方面的教学示范作品。在教学过程中,他从备课、讲授、分析、示范、作业等每一个环节都做得细致入微,没有一丝的懈怠。尤其是面对着接踵而至的种种成就,他没有就此满足于自我的荣耀感,而是把自己多年来进行创作的实践经验运用到教学中去,根据自己深入生活的种种感受与体验,教育和引导学生热爱生活、表现生活。他尊重学生的艺术个性,无论在课堂内外,他都善于发现每个学生各自的艺术视野与艺术个性,及时加以正确地指导,设法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学生获得最多的知识,取得最好的教学效果,并根据反馈信息,及时适当地进行教学改革。他也善于吸收、借鉴其他老师和高校的教学方法和经验,更好地促进教学质量的提高。作为教师,他用自己的行动激励和感染着周围的莘莘学子,真正做到了言传身教。他为人谦虚、和善、待人诚恳,受到了历届学生的尊重和爱戴。
     正是由于他的这种敬业精神、职业道德和过硬的专业素质,他被评为学校首届优秀教师、天水市劳动模范、学校学科骨干、并获得了甘肃省高校中青年教师成材奖。
     近几年来,张玉璧先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研究陇右文化艺术,充分利用地域优势,并与艺术学院的教学实际相结合,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他在搞好教学和创作的同时,也潜心于学术研究,1999年,《论水墨人物画的教学》录入《中国美术论文集》,并获优秀论文奖(中国文联)。去年,他主持的研究课题《甘肃武山水帘洞壁画研究前瞻》获得国家级项目立项。

登高望远

     正当张玉璧在艺术创作的黄金阶段奋力前行时,一个让他不得不深思熟虑并且做出明确选择的问题摆在了他的眼前:由于工作的需要,学校拟让他担任艺术学院院长之职。
     对别人,这也许不是一个什么难题,但是,对于像张玉璧这样唯美是求的艺术家,这却是一个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最后,他决定走马上任。他并不是一个只为自己的成就和荣誉而活着的前沿画家,他深知一个艺术家所造型所描绘的一切,其终级的关怀,仍然是为丰富全社会的文化艺术事业,繁荣人们的文化生命。在这一点上,做一个纯粹的画家,和做一个身兼行政领导职务的画家,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从此以后,在繁重的教学和创作之余,他开始履行一个艺术学院的院长职责,开始为艺术学院的发展付出巨大的心血。学院的发展,办学的规模,专业的建设、学科的建设、教师队伍的建设、教学梯队的形成……这些原来还比较陌生的词语和概念,开始出现在张玉璧的思维世界,他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来思考这事关艺术学院也事关自己学校的一连串事务。好在张玉璧对于行政领导这一种工作,和他对于绘画一样,颇具直觉的悟性与朴素的灵感。他知道,大学者大师之谓也,虽然艺术学院拥有一座11000平方米的教学大楼,但是,没有强大的教师队伍,就没有真正的大学教育,于是他特别注重于教师队伍的建设,想尽办法提高教师的业务素质。他鼓励教师们前往一流艺术院校深造进修;他也多方设法邀请知名的艺术教授前来指导示范。在多渠道丰富性的师资培养行动中,艺术学院教师的整体业务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根据美术学、音乐学、艺术设计学三个本科专业的发展需求,张玉璧多方争取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的建设中,目前已建成雕塑和板画两大工作室,为将来学院的进一步扩大与发展准备了良好的基础性条件。
     在教学管理、学术研究、学生培养等方面,张玉璧都做了大量的策划设计与组织领导工作,健全了规章制度,优化了教学秩序,改变了教风学风,营造了科研氛围,加强了学术交流,几年来,培养了一大批品学兼优的人才,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
     此外,他还担任着天水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的职务。在此任上,他健全了机构,设立了展览部、对外联络交流部、理论部等,明确了分工与职责;规定美协每年定期召开理事会,商讨天水的美术活动;在经费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他策划和组织了多次天水市美展和综合性文化艺术大展以及天水市第一至第六届青年美展、 天水九人画展等,发现和培养了一大批青年美术新秀如范宏亚、王雄熙、康云海等;邀请了诸如袁运生、田黎明、姚有多等全国著名的画家和教授来天水讲学,指导天水的美术创作……在他的努力下,天水美协的工作开展得顺利且又成绩骄人,近几年,天水画家的作品在全国性的大展与大奖赛频频亮相,在全省同类城市中,成就十分突出,这一切,深刻地促进和影响着天水画家们深入生活、积极创作的积极性,为繁荣陇原大地的精神文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不经一番寒窗苦,那得梅花扑鼻香,从幼年时在窗户上的信手涂鸦到成为一名当代中国水墨人物画领域颇具实力的画家,张玉璧先生正在用手中的翰墨谱写着自己辉煌的人生乐章。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