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书法审美范畴的对立与共生(3)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5 18:20
晚清碑学大潮改变了书法惯有的发展方向。与此同时,以宗法“二王”为旨归的传统帖学也在碑学大潮中潜流暗涌。碑学、帖学之间的斗争、碰撞、互渗、交融,是晚清书坛的重要话...

三、丰实与虚和:碑帖两派的笔法审美范畴 

笔法的丰富性是书法难度与魅力之所在。晚清书家在用笔虚实问题上的讨论显示出其时代特色。

1.丰实:碑派笔法审美的偏向

晚清碑学家包世臣把点画用笔是否“丰实”看作品评书法优劣的试金石。他在《艺舟双楫》中说:

更有以两端雄肆而弥使中截空怯者,试取古帖横直画,蒙其两端而玩其中截,则人人共见矣。中实之妙,武德以后,遂难言之。近人邓石如书,中截无不圆满遒丽;其次刘文清,中截近左处亦能洁净充足。此外则并未梦见在也。古今书诀,俱未及此。惟思白笔画中须直、不得轻易偏软之说,虽非道出真际,知识故自不同。其跋杜牧之《张好好诗》云“大有六朝风韵”者,盖亦赏其中截有丰实处在也。[32]

包氏论书,强调“中实”、“气满”,在技法上主要体现为“指劲”[33],分别是点画形态、审美效果、用笔技巧三个方面的不同表现,其所指之“中实”,其实就是“丰实”。他认为,字的烂漫、凋疏来源于力弱、气怯,要去此二病,在技法上做到“中实”才是关键:

书之澜漫,由于力弱“凋疏由于气怯”汰之、避之,唯在练笔,笔中实则积成字,累成行、缀成幅,而气皆满,气满则二弊去矣。宝晋斋《辞中令书》,画瘦行宽,而不凋疏者,气满也。戏鸿堂摘句《兰亭诗》、《张好好诗》,结法率易,格致散乱,而不烂漫者,气满也。[34]

与包世臣相似,康有为也认为“古人用笔必丰,毫铺纸上”[35]。在包、康看来,“丰实”实乃古法,所以学书者应极力追求点画之“丰实”以去帖派之靡弱凋疏。二人不但在理论上大肆鼓吹“丰实”的种种好处,更在自己的技法实践中孜孜以求。

包世臣一生习惯“指运”,早年常用裹绞的方法写字[36]。后来,听从朋友吴育建议,转而改用铺毫的运笔方法,以期通过“万毫齐力”达到中实气满的效果:

锋能将副毫,则水受摄;副毫不裹锋,则墨受运。而其要归于运指,大指能揭管,则锋自开;名指能拒管,则副毫自平。锋开毫平,而墨自不溢出笔外,水行墨中,书势无不遒润矣。王侍中传右军之诀云“万毫齐力”,予尝申之曰“五指齐力”,盖指力有偏重,则毫力必不能齐也。柳诚悬、杨景度两少师,皆神明于指法,故一变江左书势,而江左书意反赖以传,但知之者罕矣。[37] 

从包世臣的论述可见,丰实的效果依赖于万毫齐力的铺毫用笔,而五指齐力更是其中之秘诀。五指齐力,对于常人而言,有着相当的难度,这与人的生理相背。所以,包氏时常感叹自己“作书时少不留意,则五指之力,互有轻重,而万毫之力,亦从之而有参差”了[38]。为达到五指齐力,包世臣有意为之,反复练习多年,而最后能够让无名指与中指力量相当[39]

和包世臣在技法上的执著追求相似,康有为也认为“万毫齐力”、“用墨厚重”是达到丰实的审美效果的不二法门[40]。此外,他认为,学书应“长肥加倍”才能得原书的笔意[41]。这与他尚“丰实”的观念或许也有一定关系。

由此可见,从中实到气满,到万毫齐力,到铺毫,到五指齐力,这是一个前后承接、环环相扣的关系。“中实”实质上就是点画中截的“丰实”。无论是“五指齐力”还是“万毫齐力”、“ 铺毫”,都是碑学家对“中实”“气满”说所做的注解。这几个词的内涵有着同义复指的意味。从审美追求角度讲,都无疑是碑派追求的“丰实”“厚重”的审美观念在技法上的外在显现。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2013/0417/1366181853391.jpg

曹建

曹建,1968年生,别署曹健,字尚游,号嘉轩,四川仁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重庆市...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