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书法审美范畴的对立与共生(5)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曹建 / 2013-04-25 18:20
晚清碑学大潮改变了书法惯有的发展方向。与此同时,以宗法“二王”为旨归的传统帖学也在碑学大潮中潜流暗涌。碑学、帖学之间的斗争、碰撞、互渗、交融,是晚清书坛的重要话...

结  论 

碑学与帖学的最大差异是在取法对象的选择上,这又反映在书法风格的追求上,论其实质是审美思想上的区别。自阮元提出“南北书派论”和“北碑南帖论”以来,随着碑学理论的发展、成熟,较为系统的书学理论得以形成,碑派的审美观念逐渐确立并形成了区别于传统审美观念的完整体系,处处显示出与传统帖派的差异性。

就不同审美风格类型的选择而言,碑派更为强调偏于阳刚一路的风格类型,而帖派多侧重于阴柔一类的风格类型。就具体的审美范畴来说,碑派对茂密、方整、丰实有着更多的偏好,而帖派对疏朗、圆美、虚和则更侧重一些。虽然丰实、茂密、方整与疏朗、圆美、虚和有着相当程度的对立,但也在同一时间共生于晚清书家的审美之中。

因为碑学本身是依托传统帖学而分支的,一本两枝,自然在审美观念上有许多共通之处。此前的研究多注意碑帖之别。在本文选取的审美语词中,“虚和”一词受到两派的重视程度几乎相差无几。究其原因,这是因为无论是碑派还是帖派,其审美思想必然受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和文艺思潮的左右。金石学的鼎盛、去弱图强的时代追求都是晚清书法审美偏于阳刚的时代背景。不过,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无论是碑派还是帖派书家,都是晚清知识分子的代表,长期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无疑是两派书家审美思想的共同根源。从这个角度看,两派审美范畴的共生与审美理想的相通,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文学院 云南大理学院)



[1] “不宜伤密,密则似病瘵缠身;复不宜伤疏,疏则似溺水之禽。”

[2] (清)刘熙载《艺概》,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年版,165页。

[3]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98页。

[4]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78页。

[5]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17页。

[6]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7页。

[7]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48页。

[8](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55页。

[9]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23页。

[10]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 体系十三》:“《始兴忠武王碑》与《刁遵》同体,茂密出元常。”

[11]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 本汉第七》:“吾尝爱《郙阁颂》体法茂密,汉末已渺,后世无知之者,惟平原章法结体独有遗意。”

[12]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 说分第六》:“近人多为完白之书,然得其姿媚靡靡之态,鲜有学其茂密古朴之神。然则学完白者虽多,能为完白者其谁哉!”

[13] 姜夔《续书谱》:“当疏则疏,当密则密。若当疏不疏,反成寒乞;当密不密,必至彫疏。”

[14] (清)周星莲《临池管见》,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初集第六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26页。

[15] (清)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初集第二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6页。

[16] (清)周星莲《临池管见》,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初集第六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20页。

[17] 《二十五史·南史》卷二十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69页。

[18] 周波《圆美论》,载夏之放孙书文主编《文艺学元问题的多维审视》,齐鲁书社,2005年版,395-397页。

[19] 项穆《书法雅言》,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二集第四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8页。

[20] (清)阮元《揅经室集》下,中华书局, 1993年5月第一版,593页。

[21](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7页。

[22](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61页。

[23](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54页。

[24](清)王澍《论书剩语》,载崔尔平 选编 点校《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版,596页。

[25](清)翁方纲著,沈津辑《翁方纲题跋手札辑录》,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357页。

[26] (清)郭尚先《芳坚馆题跋》,卷上,同治十年刻本,49页。

[27] (宋)姜夔《续书谱》,《四库全书》子部八,艺术类一,书画之属。

[28] (清)朱履贞《书学捷要》,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三集第二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30页。

[29] (清)钱泳撰《履园丛话》(清代史料笔记丛刊),中华书局, 1979年12月第一版,292页。

[30] (清)朱履贞《书学捷要》,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三集第二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30页。

[31] (清)杨守敬著,陈上岷注《学书迩言》北京:文物出版社, 1982年版,15-16页。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2007年度青年项目(编号:07CZX024)研究成果之一。

[32]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79页。

[33]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气满由于中实,中实由于指劲,此诣甚难至,然不可不知也。”

[34]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82页。

[35](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2-33页。

[36]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仆学裹笔廿年而后得继,求之古,悟其用意伤浅,力克除之。”

[37]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82页。

[38]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110页。

[39]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110页。

[40]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53页。

[41]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学书宜用九宫格摹之,当长肥加倍,尽其笔势而纵之。盖凡书经刻石摹拓,必有瘦损,加倍临之,乃仅得古人原书之意也。”

[42] 卫恒《四体书势》,载《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13页。

[43] 项穆在《书法雅言》中曾专列“中和”一章,并以具有“中和”美的书法为正宗,列于书品第一。

[44] (清)周星莲《临池管见》,载杨家骆主编《清人书学论著》,台北:世界书局出版社,1972年版,22页。

[45] (清)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初集第二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11页。

[46] (清)郭尚先《芳坚馆题跋》,卷中,同治十年刻本,89页。

[47] (清)朱和羹《临池心解》,黄宾虹、邓实主编,《美术丛书》初集第七辑,神州国光社刊,1936年第3版,25页。

[48] (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28-29页。

[49](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14页。

[50](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2页。

[51](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4页。

[52](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30页。

[53](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北京:中国书店,1983年艺林名著丛刊版,42页。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2013/0417/1366181853391.jpg

曹建

曹建,1968年生,别署曹健,字尚游,号嘉轩,四川仁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重庆市...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