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求美和完美——秦理斌访谈录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2013-05-02 12:23

秦理斌,笔名文杉,号陇南子,1955年生,甘肃礼县人,现供职于兰州大学艺术学院,任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文联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协常务理事。多年来,因其对传统的个性解读和创作引人关注,并以其理想化坚守诠释了"书如其人"的内涵。

本次访谈是2005年9月17日在秦理斌家里进行的。

冯国伟(以下简称为冯):你的作品有种强烈的唯美倾向,这是不是你一种自觉的艺术追求?

秦理斌(以下简称为秦):是的,我追求美和完美。

冯:这是否是说你对传统情有独钟?

秦:书法离不开传统,甚至与其它艺术门类相比,对传统的继承性更为偏重,这是一种自然而理性的选择,对我而言,我只是觉得必须对传统下很大功夫,你不能不了解它,就说它的好,或者说它的不好。     

冯:从传统之路要走出来,我觉得它的艰难程度并不逊色于现代派的探索。因为毕竟有那么多前辈大师像大山一样矗立着。

秦:从创作好的作品而言,走传统之路更艰辛一点。首先他要有特别扎实的功底,前辈大师走过的路你必须走完,你走不过去,你就达不到那种古人的高度。我有一个基本观点,不论你如何创新,你首先要在水平上能跟古人接近、拉平,这是种基本能力,这种基本能力如果你不具备,你就不可能有高度。要具备这种能力,要经过一个非常枯燥和艰难的过程。走传统之路,我也认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真走,一种是假走。后一种情况现在比较多,他好像在走,但是却游离于传统之外,并没有真正钻进去。

冯: 是一种伪传统?

秦:是,有些人的东西标榜是传统,其实却跟传统格格不入。要真正的把传统吃透,融入进去,这是非常艰难的。但是仅仅融入进去,并不是目标,这也只是一个过程,它的目标是通过掌握前人的一些信息,为创作服务,为当代服务。要把现代社会的信息,现代人对艺术的解读融入进去,体现出来,我觉得这是学习传统应有的态度。另外,从创作方面来说,说困难也很困难,说容易也容易,这是两种偏向。真正的沉入到艺术中的人,他要创新,他也很苦恼。要创作出一种新面貌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这里也隐藏着一部分人打着创新的旗号,说搞传统的人是守旧,搞现代的人是创新,但是他连书法这个行当最基本的素质都不具备,因此只有走捷径,随心所欲,按自己的要求去搞一些花样,然后标榜自己的个性、特色,这是一种虚假的东西,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冯:人们常说书法的变化不大,你思考过这一问题吗?

秦:这种现象确实存在。其它艺术在时代的变化中呈现着鲜明的时代特点,而书法在这一点上,变化不大。很多人对此提出疑义,认为书法太保守,没有取得根本性的变化。从人类求新求变的角度和艺术的创新角度来讲,这种现状确实值得思考。但是书法有其特殊性,一是汉字作为书法的载体,它的稳定性使书法变化的空间不大,二是书法的传承性更大些,这种历史的惯性使创作和评论都面临着很大的难度。当然,书法要发展必须要有新变化,这是不可改变的趋势。当代有很多书法家也作出了很多尝试。

冯:那么你对当代的书法试验或前卫书法如何评价?

秦:我非常关注他们的创作和动态。我也很敬佩那些搞现代书法的人。内心里讲,我很希望他们能走出一条路,能有新的成果。实事求是的说,现代书法也产生了一些很有影响的的作品,但他们走得这条路很艰难。因为他们要冲破人们对传统书法的认识非常不容易,而且他们创作的成果要拿出来接受大众和社会的评价。如果得不到肯定,这对于他们的打击是非常大的,甚至会影响到他们的生存环境,动摇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心。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