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面目,真性情 ——秦理斌书法赏评(3)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克锋 / 2013-05-02 12:27

三、余论

综上所论,秦理斌强调书法家首先要具备扎实、深厚的写字功夫,强调在深入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认为个人风格的形成是性情自然流露的结果,不应过于有意地去追求。这种书法观念无疑是传统的。他的书法作品的面目当然也是传统的。他用旧的酒瓶盛装着性情的醇酿,有几分古典,有几分醉人。必须要强调指出的是,受两极对立思维的影响,许多人一看到“传统”,“旧”等字眼,就理所当然地把他们和保守落后联系在一起,置于“现代”、“创新”的对立面。而实际上,“传统”与“现代”,“守旧”与“创新”有时是相反相成,难以截然割裂的。我说秦理斌的书法是“旧面目”,是一种事实判断而非价值判断。同时,“旧面目”也并非是对传统的重复,他的一些成功的作品,每一幅都有独特之处,或用笔,或结体,或章法,“旧”中有“新”。我觉得一个人的作品如果不是在内容、形式上完全照搬、模仿古人,而是借用、组合、增减、微调等,都应看做是创新,虽然这样的创新很容易被粗心的观赏者所忽略。在近三十年轰轰烈烈的书法创新运动和花样翻新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的冲击和映衬下,这种对传统的坚守显得难能可贵。回过头来看,对“创新”的过分追求和对个人风格的迷狂,恰恰是书法艺术表面繁荣而实则衰落的根本原因。我们再拿建筑来打个比方:经过风雨的侵凌和时光的冲刷,那些炫赫一时而材质低劣的建筑很快就轰然倒塌了,而那些面目古旧但材质过硬的建筑,却依然屹立在大地之上。当然,那些材料一流、建造坚固而造型又新颖别致的建筑,将是真正留存人间的精品。

尽管如此,也还应指出秦理斌书法创作中的确存在着创新意识不强所带来的一些不足。比如在用笔和结构上有一些习惯性的写法。有些字在每一幅字里的写法都基本相同,缺少变化,如“心”字及心字底、四点底、“水”字、“雲”字、反文旁等。“江”与“红”、“虹”,“樹”与“謝”、“溯”、“封”,“開”与“閑”、“闗”、“聞”等结体的办法也是雷同的。造型雷同或用同一方法写结构大致相同的字,显然是缺乏自觉创新所导致的。又如章法布局,如前文所说,他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并有一些成功的尝试,但变化仍然嫌少,固守传统程式较多,对近年来一些书法家在形式上的创新经验几乎没有借鉴,这不能不归因于他相对保守的观念。由于对运笔、结体等技巧的偏重而一定程度上压抑了情感的表现,也或许是因为个性的原因,秦理斌很少有那种大起大落、痛快淋漓、惊心动魄的的作品。似乎还应该指出,秦理斌的取法范围有点偏窄,自从由颜真卿转入王羲之以来,十多年过去了,他似乎一直沉醉于其中而无暇旁顾。临习的深入与专一是需要的,但以一家为主而兼采百家之长也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一直囿于一家园地,则营养的缺乏和面目的单一在所难免。以秦理斌目前所具备的“写字功夫”,临习吸纳二王帖学以外的东西应该不成问题。在广泛取法的基础上强化自己的个人风格,应该是秦理斌书法更上层楼的必由之路。
作者简介:

张克锋(1970—),男,甘肃通渭人,集美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现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书法创作与研究。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