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瑞:越是提倡创新越要尊重传统书画动态

京华时报 / 2013-05-10 10:13

 

画家龙瑞聊起创作侃侃而谈。京华时报记者任峰涛摄

著名山水画家龙瑞日前结束了在书画频道举行的为期十二天的书画讲座,该讲座系统地从教学角度传授绘画的理念和技法。前天,龙瑞在其中国国家画院的工作室接受《京华时报·艺术品投资周刊》专访时表示,中国画是中国五千年历史延伸下来的瑰宝,但如今原本绵延在画作中的传统文化已经严重断裂,“由此,我一直在呼吁中国画要‘正本清源,贴近文脉’。”

记者: 杨菁

>>谈讲座

为研究者提供影像

龙瑞日前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的书画讲座,该讲座系统地从教学角度传授绘画的理念和技法。龙瑞很乐意参加这样的电视讲座,“除了完整地将自己的绘画理念梳理一遍外,还可以与听讲座的青年学生们进行深入交流,相互切磋。期间还有临摹、创作、辅导、点评等教学环节。”在龙瑞看来,关于书画创作的影像资料比较少,早些年像老师李可染那辈画家现在就很难找到拍摄质量较好的影像,实在可惜。现在拍摄技术越来越成熟,将自己的讲座全程拍摄下来,也可以为后人研究提供方便。除讲座以外,龙瑞还带着学生进行写生。

>>谈写生

写生注入自身情感

对于写生,龙瑞尤为重视。他谈到,从西洋画的角度来看,写生比较重视再现自然,写生的过程往往只是对一个地方局部的再现。但从中国画的角度来看,首先要“饱游沃看”,对地方环境有整体的观察和了解,对这个地方了然于胸,然后选择一个点,带有主观地安排进行创作。其次,龙瑞认为“格物”是中国画一个很重要准则,用“格物”的眼光了解要描绘的对象,“格”拿尺子去量,了解、衡量、比较、感悟,尺子就是我们观察事物的审美标准。中国画要把自然界的东西转换为心中的东西,在转换的过程中,加上了个人对这个地方文化的一种认知。“比如创作太行山,很多景色很美,在欣赏的时候,对它有一个综合的了解,例如外在,它的结构、形态、地域特点等,内在,它具有北方什么审美特征、它的历史等,所以太行山就具有一种浑厚的特性,要把它提炼出来。”

在龙瑞的心中,写生不是单纯、简单的模写,写生是个很大的概念,“只看不画”也是一种写生。“写”中国画面已经把自然界的形象转成我们的心象,不是完全自然的景象,心象既是个人的但又是有共识的,此外写“书写”之意,表述,叙述,所以写生不是对一个地方的再现,而是要再加上主观性,从而得以升华。

>>谈恩师

铭记恩师“两本书”

龙瑞曾师从李可染,因此恩师李可染对龙瑞的艺术之路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龙瑞对恩师李可染有着深深的敬意,“李先生经常教导我们熟读两本书,一本是传统,一本是生活,不把这两本书读好,这门艺术是进不去的。李先生也是身体力行,践行着他的理念,要为祖国河山立传。”龙瑞认为李可染有一种悲天悯人、爱国之心。他的作品有一种博大、沉郁气息,有对中国整个河山的审视,“李先生对山水画的追求,表现的是上个世纪上半叶中国文化精英眼中的河山。但是这种情怀和认知,我们这代人已经没有了,因为不在一个语境之中,社会不一样了,那种味道是很深沉的、极有内涵的情怀。”龙瑞认为李可染的绘画有他自己独特的中国文化味道,比如描绘江南水乡,他能把江南的韵味体现得淋漓尽致,或许现代人画得更具体、细致,但是没有宏观的概括力和凝聚力。李可染曾经教导龙瑞,“要比自然界的山大,画的时候以大观小,要进得去,观察细微的东西,同时也要出得来,观察一个更高的高度,俯视这个地方。”龙瑞在创作的时候经常思考李可染的教导。

虽然龙瑞师从李可染,但是有人认为他的画作更具有黄宾虹的风格。黄宾虹曾是建国以后最早成立的美术机构——中国民族美术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后来合并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龙瑞是第六任所长,所以龙瑞称他与黄宾虹有着一定的渊源。在龙瑞的心中,黄宾虹也对他影响极深,“黄宾虹是尽其平生所有的能力和智慧,用中国画解读中国文化,他处在一个中国与西方文化交汇的时期,所以作品又极具现代性。所以龙瑞逐渐从外在的形式个性转向内蕴丰厚的笔墨个性,展现出传统山水画那种虚实结合、笔墨交错的水墨意蕴。

>>谈创作

传统坐标指引前进

龙瑞认为艺术创作是一面镜子,是对自己的一种观照,“自我认识、自我修为有多高,镜子就会把你照出来有多高。”对于龙瑞来说,文化核心就是艺术的功能,但是对于现代来说,艺术功能太简单化,“应该让人生转化为艺术,让艺术伴随人生,但是现在艺术的功利性、目的性太强了。”

对于创作,龙瑞认为前人已经披荆斩棘,有了一定的轨迹,但是还有好多未尽的地方,所以要在这个基础上细心观察现在文化价值的取向、当下社会发展动态,把握当下文化追求。“要像象牙塔一样,下面有坚实的地基,才能建盖高层。”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延伸五千年,有它的层次,但是现在大家都还不了解,研究得不透彻,他在“构成山水”的现代性研究中,深感中国传统文化的流失与断裂。“传统就是我们的坐标,我们应该对我们传统的东西、我们文化中最精华的东西再认识,我们才能知道下一步往哪走。”

>>谈创新

当代水墨学术缺失

“正本清源,贴近文脉”是龙瑞在多年前提出的学术主张,他针对的是中国画因强化现代艺术语言与观念而弱化了传统艺术精神的普遍现象。在80年代中期创新思潮的推动下,他用构成法创作的山水画,努力摆脱写生山水图式、大胆探索新法的尝试,得到人们的认可与积极评价。在龙瑞看来,越提倡创新,就越要尊重传统,没有对传统的深刻了解,创新就会大打折扣,只有深刻地了解,创新的改变才有价值。

龙瑞对待创新秉着严肃的态度,“所谓创新,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无非搞点特技,比如加点牛奶,或者把画泡在澡盆子里再拿出来,这些都是形而下的东西,我们需要有所突破。”龙瑞认为当代水墨的价值体系建构做得还不够,文化理念严重缺失。“表象上是当代水墨,它的当代精神是什么、文化内涵是什么、文化机制是什么,如果只是从技艺上改变,是非常浅薄的。”

>>记者手记

少年宫走出大画家

初春时节,中国国家画院的小花园里草木葱茏,生机盎然。当步伐矫健、精神矍铄的龙瑞老师走近我们时,天色已昏暗,暮色从四围合拢过来。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与龙瑞老师的交流,让我充分领略到一位艺术大家的风范,他博古通今,将知识融会贯通,从绘画谈到书法、诗歌、戏剧,从艺术谈到当下社会热点。风趣幽默的言语中,饱含哲思,发人深省。

龙瑞老师自称从小就在少年宫学习美术,成长到今天靠的全是勤奋与天分,“我似乎从小就对绘画有点小天赋。”说到这里,已是耳顺之年的龙老师,骄傲的神情颇似作文获“优”的小学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