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坛呼唤孙晓云这样的书法家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祁小春 / 2013-05-10 17:33

值孙晓云先生书展之际,我想说两句话。其实关于孙先生的为人为艺,不是一两句话能了的,限于篇幅,在此只谈一个问题,即在书法创作与书法研究日益分离的当今书坛,更需要孙晓云先生这样的书法家。

孙先生是当今著名书法家,她的书法在继承魏晋“二王”传统书法正脉的基础之上,凭借其自身的悟性与长期努力探索追求,逐渐形成了一种典雅醇静、遒媚灵动的书法风格。孙先生的书法艺术成就举世共睹,且高评如云,自不必赘言。在此我只想说的是,她在书法创作实践领域所做出的“理论”贡献。是的,孙先生是一位偏重创作实践的书法家,但我认为,孙先生在“理论”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绝不逊于其创作。

孙先生的大著《书法有法》可称得上是近十年来罕见的、对中国当代书坛影响甚巨的一部书学理论著作。此书一印再印,无论在书法理论界还是创作界都产生了极大影响,尤其受到从事创作的书法家们的欢迎,他们在讨论古人笔法、执笔、以及书写姿势等许多具体问题时,《书法有法》几乎成了无法绕开的话题。如果说理论研究的终极目的是用以指导实践的话,那么《书法有法》无愧是一部最优秀的理论著作。试问近十年来,有哪部书学理论著述的影响力堪与《书法有法》比肩呢?从此意义讲,孙先生才是当今书坛真正的理论家!

众所周知,孙先生的人品书艺俱臻一流,被誉为“德艺双馨”的文艺工作者,但若从理论与创造并重的角度评价,她应该还是一位当今书坛并不多见的“学艺双馨”式的书家。为何要推崇“学艺双馨”呢?此与我所担忧的书法的创作与研究之分离现象有关。其实纵观古今书史,这种分离现象早已存在。晋卫夫人尝言:“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应该指的就是这个现象。比如,唐代书法理论大家张怀瓘那么能说会道,却没有一件书作(或复制品)传世,这并非偶发现象,因为在书史上“善鉴者不写”的理论家太多了,至今非但未有改变,反而越演越烈,书法家不做研究,研究者不善书的现象普遍存在。其原因何在?

我曾经观察日本的书坛,强烈地感受到这种分离现象正在日益成为现实,曾撰文《现代日本书法创作与书法研究分离现象之考察》,讨论产生的原因后果。明治维新(1868)以来,各个领域日趋分业化与专业化,书法方面开始出现创作与研究的“分离”趋势。为此著名汉学家神田喜一郎先生曾有如下感慨:“进入大正时期,学者诗人殆不善书,而书家则只是书技层面的专家而已,二者之间出现了巨大断层,这也是在日本书道史上发生的最显著变化。这样一来,日本的书法只能越来越技工化,朝着近于一种曲艺化的方向突飞猛进。这就是日本书法的现状。”“分离”现象的结果直接导致人们对书法和学问价值观念的改变。书法家不关心研究,研究者不善书法,这一情况早在日本书坛出现了,那么在现今的中国有没有呢?我觉得包括港台在内,其实早已呈露出类似迹象。我曾想,至少在书法这门古老的传统国粹领域里,可否减少或避免这种工业文明所带来的负面冲击呢?通过孙先生的不懈努力证明,我这种担忧其实是多余的。孙先生以大著《书法有法》向世人昭示作为一位书法家对理论是如何关怀与重视的,不仅如此,还在南京主办了“请循其本:古代书法创作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其主旨亦在于呼吁书法理论家重视创作,埋头于创作的书法家关注理论。大会举办得非常成功。孙先生的一片苦心于此可见,令人敬服!孙先生无论是其人品还是学艺,可圈可点之处实在太多,而我尤其推崇她的“学艺双馨”,目的是为了呼唤书坛涌现出更多的孙晓云这样的书法家!

书法与学问本来就不可分离,艺舟需要摇起双楫,才能不偏不倚常在水中行,就如同孙先生的书艺,因为植根于深厚的传统土壤,才能达到从心所欲不踰矩的境界!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