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章先生书法的意趣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祁小春 / 2013-05-10 17:34

章祖安先生是我最尊敬的当今书法家之一。他的书法有一个特点,就是总让人感受到有一种意趣存在,这是常人书法中鲜见的。也许这种意趣并不好懂。因为意趣这东西本来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它是用来感受的,而不是拿来表述的。那么怎么去感受它呢?我觉得仅靠眼睛看是不够的,至少是不全面的,还应对章先生的思想、学问、修养以及生活情趣等都有所了解,那时再回头来看他的书作的话,或许就会变得好懂得多。

章先生的书法很典雅很文气,看他的书法,可能有人会觉得他首先是学者文人,然后才是书法家,并很容易把他置于学者型书家之列。这也难怪,因为从他曾师从姜亮夫、夏承焘等一代国学大师的学术背景来看,已足以说明问题。是的,章先生有令人羡慕的学术背景和艺术经历。他毕业于杭州大学中文系,师从姜亮夫、夏承焘、陆维钊诸先生,后陆维钊先生调任浙江美院,章先生作为助教亦随之前往。1963年他跟随陆先生参与浙江美院首创的书法专业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后又任浙江美院(中国美术学院)首届书法硕士研究生班指导小组成员,一直参与历届书法硕士生、本科生、留学生的书法教育工作,同时从事书法理论研究与创作,为中国美术学院首届书法博士生导师。所以,章先生能有今天的艺术素养与学术造诣,一点也不奇怪。

这里我所关心的当然不单是他作为一位学者的书法,而是在这一学术背景下其书法所呈现出来的一种什么样的意趣?我注意到,章先生书法中不时会流露出一种“俏皮”的趣味来,这种趣味显然不同于诸如雄强遒媚、雅致秀逸等书风特征,而是游离于其范畴之外的另一种东西,我以为那是一种洋溢着书写者人生感悟的意趣,无足够的学术涵养与艺术自信者,断难有此大境界。先生的高足牛子兄论其师书法时,曾有以下论述:“章先生于书法提出清、厚、奇、古四个要求。骨主清,筋主厚,奇非装腔作势之奇,贵于常态中出人意表,古则需要知识的积累和典雅的风度,非此无以通达古雅。”我觉得“清、厚、奇、古”这些意趣都能从先生的书法中感受到,但我甚至还感受到了章先生的书法中多学养之气、少学究之气。提升到国学层面,其学有如心性之学,而非汉儒章句、清儒考据之学……就是这种感觉。

章先生的书法笔苍墨润、气足神完,气势恢弘,内功甚深,这大约与先生习武有关。尝亲闻先生自我评说其书法墨迹细微处“发毛”,即可隐见毛丝状,丝丝入扣。我初闻不得其解,以为先生脱口随意一说而已。后读清人包世臣论书有云:“纸墨相接之处,仿佛有毛,画内之墨,中边相等,而幽光若水纹徐漾于波发之间,乃为得之。”乃悟先生语出有据,学有所传,令我这个晚辈着实汗颜。其实,王羲之早就说过:“每作一点画,皆悬管掉之,令其锋开,自然劲健。”对这些经典技法都是一脉相承的。至于章先生书法的传承与取法,我以为主要是书卷气又加金石味。他在碑学的基础上又掺入朱熹、马一浮等学者书的趣味,基本功底在《石门颂》,受其师陆维钊先生的影响也不少。

总之,章祖安先生是带着人生的体验与感悟去写书法,故其字里行间渗透出来的那种意趣自然不同凡响。记得陆维钊先生在赠沙孟海先生的一诗中有这样的一种自我叹息:“书一纸、无他技。”沙先生和陆先生的胸襟和学识,无疑也影响了章祖安先生,他同样也视道德文章为安身立命之首要,他于书法不沉迷、不执著,总能以一种轻松快乐的心态淡然处之,或许这就是孔子所谓“游于艺”的那种境界吧。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