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帖》研究躍上嶄新境界艺术评论

柳斋的擘窠 / 祁小春 / 2013-05-10 17:45

作者 白銳

長久以來,一個問題盤亙於腦海,難以回答。無論中西,何以在文化的濫觴都產生了不朽的經典:一如哲學史上,中國有孔孟老莊的《論語》《孟子》《道德經》《莊子》;西方有柏拉圖《理想國》、亞裏士多德《詩學》。抑或是文學史上《詩經》、《楚辭》開中國“詩騷精神”之傳統,而西方以《聖經》和《希臘神話》為源頭,“兩希文明”從此肇始(注1)。同樣,在中國書法史上,不乏先導之作為經典力作的範例。“今草”之源《十七帖》,實乃“除繁就省,創立制度”佳作,集原創性與經典性於一身。因此,關於《十七帖》的研究,古今煙波浩渺、汗牛充棟。在眾多著述中,我以為祁小春博士的新著《〈十七帖〉匯考》(以下簡稱《匯考》)應是當下《十七帖》研究進入嶄新境界的標誌性著作。之所以這樣說,原因如下:

一、《匯考》作者介紹

《匯考》作者為祁小春教授。說到祁小春教授,書法史學界的方家一定會讚不絕口。其實,不僅在書法史學界,只要是對王羲之書法感興趣的書法人,就一定應該知曉並關注祁教授,因為他是當今“王學”研究的著名專家。

祁小春博士,早年在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東渡日本留學、工作長達18年,是日本書法史論家杉村邦彥先生的高足。2007年,小春博士作為廣東省人事廳認定的國外高層次留學人員引進回國。現任廣州美術學院藝術與人文學院教授、中國畫學院書法工作室主任;書法理論與創作專業方向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他的主要學術著作日文有《中國書法史を學ぶ人のために》、《中國古籍の板刻書法》、《王羲之論考》;中文有《邁世之風——有關王羲之資料與人物的綜合研究》(臺灣石頭出版社)、《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劄》等。

如果認真研讀過上述著作,一定可以感受到日本學界善作細讀研究、以小見大的學風對祁教授的深厚影響。作為王羲之的研究專家,祁教授把王羲之的有關資料收羅殆盡、“涸澤而漁”,並能在學術眼光的指導下認真研讀整理、勘察具體而瑣碎的資料,在細小精微之處推導出重大的學術問題。值得稱道的是,他善於尋找文獻記載裏容易被人疏忽的“漏洞”,敢於質疑學界的所謂“定說”,並在反證辯難中使自己的觀點逐漸站住腳,尤其在《蘭亭序》真偽問題研究中,主要精力放在摳細節、抓漏洞上,結果還真找出了許多問題。在對王羲之尺牘的考察上,祁教授的觀點更是別出新裁。比如,“試解晉人尺牘首行字跡偏大現象”、“‘佳想安善’,未必‘安善’”、 “‘力不次’究竟為何意”等系列文章,“聞別人所未聞,發別人所未發”。

二、《匯考》編寫的特點:體例完整、內容廣博、亮點突出

據祁教授介紹,近一年在主編《歷代名家法帖萃編》時,撰寫了王羲之楷書、行書、草書以及《十七帖》各卷 (湖北美術出版社,2010年)。尤其是撰寫《十七帖》一卷時,搜集整理了大量資料,以致書成之後字數達五、六萬之多,大大超出了出版社單冊不超過一萬五千字之規定。很多對於研究《十七帖》具有重要參考價值的內容不得不刪掉,非常可惜。於是,把手頭所有《十七帖》的資料全面地展現給讀者便是《匯考》一書的初衷。

《匯考》的體例分匯考編與研究編兩大類。匯考編分圖版和考訂兩部分,體例極為完整。其中,圖版選用帖文完整的明末祁豸佳舊藏本,即現藏日本的三井本,以便讀者與釋文對照比較。考訂分校訂、考評、資料三個部分,校訂分為校勘和注釋兩種情況。考評主要概述法帖的著錄、流傳、真偽及其相關情況,盡可能參考和反映今人的研究成果。資料的內容非常廣博,引錄歷代較有代表性的論點,如(唐)張彥遠《右軍書記》、(清)王弘撰《十七帖述》、清王澍《淳化秘閣法帖考正》、(清)包世臣《十七帖疏證》、 (日)津田鳳卿《新訂十七帖說鈴》、應成一《〈十七帖〉文義釋》、(日)藤原楚水《十七帖通解》、(日)中田勇次郎《十七帖》考釋部分、(日)藤原有仁《十七帖解題》、澤田雅弘等《淳化閣帖解題》、阿濤《十七帖作品考釋》、(日)福原啟郎《關於王羲之十七帖》、王玉池《王羲之〈十七帖〉譯注》等,真可謂包羅古今中外一應俱全,非常適於讀者全面地學習。

《匯考》的研究篇是該書的亮點所在。收錄了八篇重要的《十七帖》學術研究文章。分別是中田勇次郎文:《十七帖》序說、松井如流文:《十七帖》小考、西林昭一文:《十七帖》、王玉池文:《十七帖》在王羲之書跡中的地位和重要版本述評、祁小春文:《十七帖》為何闕“月日名白”、中田勇次郎編:《十七帖》鑒賞記、編者編:十七帖研究文獻目、中田勇次郎編:唐張彥遠右軍書記帖目表。尤其是五篇日本學者對《十七帖》的研究文章,如果不是因為祁教授的推介和翻譯,國內讀者鮮有機緣一飽眼福,讀它個痛快淋漓。

三、《匯考》較《十七帖》同類研究的特色所在

無疑,《十七帖》不枉為進入今草的“不二法門”,同類研究因而不勝枚舉。之所以撰寫《匯考》,祁教授自有考慮。他如是說:“在研究《十七帖》過程中注意到,在現有的研究論著中,儘管其中不乏獨到的見解,但畢竟多為一家之言,很少參考借鑒先人、國外學者的研究成果。有鑒於此,在本著中除了獻上我的一得之愚外,還增加了具有代表性的先行研究成果,以反映本領域研究的實際狀況,供學者參考借鑒。”

可以說,在《匯考》中,作者向讀者展示其研究成果的同時,還為同行提供大量第一手的資料、最新研究成果資訊和研究方法,開拓了後之研究的視野和思路,為他們的研究提供了極大的方便,讓他們沿此途徑儘快找到課題進行研究。其實,這種研究特色在作者的《邁世之風——有關王羲之資料與人物的綜合研究》中就已經體現出來了。有不少學者就是憑藉此書開始做王羲之的研究,並且撰寫了不少相關論著問世,速成了王羲之研究專家。真可謂功莫大焉!相信《匯考》的問世,也會促成許多《十七帖》的研究專家。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個體的研究成果雖然是有限的,但服務性的學術研究卻能超越個體的有限性,對整個學術界起到重要的影響和推動作用,實乃嘉惠學林、功德無量!然而當我們在享受這豐厚的“資料大餐”的同時,請不要忘記作者在“冷板凳”上進行資料爬梳的艱辛和不易。無論春光明媚、秋色迷人、酷暑寒冬,他始終伏案於書桌前,在故紙堆中探寶,在資料庫裏尋珍。一個對學術飽含敬畏之心和強烈責任感的學者,對自己的要求之高是常人無法預料的。他對學術嚴謹而認真的態度、他為學術獻身的精神,卻是那些善於照搬別人觀點,又以注釋形式開脫的偽專家、偽學者所無法想像的。因此,我們有責任、有義務捍衛學術的尊嚴,我們也從心底裏敬佩真正的學者,一如祁小春教授。

注1:儘管德國思想家卡爾·雅斯貝爾斯關於“軸心時代”的理論可以對上述現象做出詮釋。但筆者的關注點在於偉大作品的原創性與經典性的統一。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